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训野计划
    ♂

    接下来日子,萧皓在小山寨中进行了严格的“训野”计划,更加准确的说,是鸡蛋里挑骨头,不断的找毛病,哪怕有一丁点让他感到不满意,或者不顺眼,就会换来,劈头盖脸的痛骂。

    起初,众人还有些抵触情绪,私下底有着各种抱怨,悲哀的是也不知道是谁走漏了消息竟然传进了萧皓耳朵里面,而这样的结果犹如点燃了导火线,“训野”计划瞬间升级。

    “啪啪啪”

    “啊”

    “七当家的,我冤枉啊。”

    拳脚犹如雨点般落在身上,冯庸惨叫连连。

    “他奶奶的,欺负我年轻没脾气是不是,从今天起,老子就和你耗上了,只要让我知道兄弟们私下底说坏话,心怀不满,我就找你算账。”萧皓怒骂道。

    “这样对我不公平,我要去大当家那里告状去。”

    “好啊,我绝不阻拦,但我要提醒你一句,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死在执行任务的途中。”

    “呃,什么意思?”

    “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你自己去想吧。”

    萧皓语气很平淡,但却透着母庸置疑的阴狠意味。

    冯庸是个聪明人,他最擅长的就是拉拢人心,煽动是非,以此来弥补实力上的缺陷,他原本打算暗中耍些手段将萧皓挤兑走,然后名正言顺的坐上七当家的位置。

    然而,萧皓的手段完全出乎预料,把一场温文尔雅的暗斗,直接推向明斗的极端,这就相当于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冯庸出去后,萧皓又把另外两名爱搞事的家伙叫进大厅,不由分说,又是狠狠教训一顿,直到打的他们爬不起来,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去。

    渐渐的,众人从心怀不满转变成恐惧,敬畏,哪怕只是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个微笑,一个问候总之只要是萧皓出现在面前,他们立即就会惶恐不安,坐卧不宁。

    聚义大厅

    “大哥,我可不是挑拨离间,这才几天功夫,小山寨那边就跟炸锅似的,在这么搞下去,可是不利于山寨啊。”许术道。

    皱了皱眉,大当家枫,淡淡的道:“老七尚且年轻,心高气傲也属于正常,与小山寨兄弟们磨合一段时间也就好了,没有必要把这么点小事情搞得这么严重。”

    “大哥,老七坐上这把交椅后,可是寸功未建啊,我觉得有必要敲打敲打。”许术建议道。

    闻言,坐在下方的吴塔顿时火冒三丈站了起来,满脸不悦的道:“二哥,听你的意思是埋怨我没有出去扫盘子吧?你可别忘了,我和老七刚刚洗劫了将军府,这个时候,要是在有动作,搞不好就得引来官方清剿。”

    许术轻摇着羽扇,微笑道:“老五多心了,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既然吴皓坐上了这个位置,我们自然要以诚相对,只是吴皓的做法,稍有些不妥。”

    冷哼一声,吴塔撇嘴道:“二哥是智多星,这么点小事岂会被难住,依我看,不如你去敲打下老七,这样既能安抚兄弟们,又能平息此事。”

    “嘿嘿,老五言之有理啊!”

    “我也赞成。”

    老三,老四不怕事大,跟着附和起来。

    这么一激,顿时让许术有些下不来台,尴尬的笑了笑:“既然大家都有此意,那我就勉为其难与老七沟通沟通。”

    “这就对了嘛,我相信二哥的能力,哇哈哈”

    吴塔仰面大笑,眼中闪过幸灾乐祸的神色。

    ……

    小山寨

    萧皓牵着小天在寨中巡查,哪里看着不顺眼的地方,都会停下来大骂一顿。

    这时,冯庸猫着腰屁颠屁颠跑了过来,堆满笑容,恭敬的道:“七当家的,二当家过来了。”

    “他过来干个屁,是不是谁在背后说什么了,妈的咧,最好别让老子查出来,否则绝不轻饶。”

    话毕,萧皓板着脸,向寨门口行去。

    “七弟,近来可好啊?”

    许术打扮的像个书生似的,温文尔雅的摇着羽扇,面带微笑。

    “二哥,里面请!”萧皓做了个请的手势,随即转身照着冯庸屁股狠狠踢了脚,横眉立目:“你挺尸呢,没看见二当家过来做客嘛,还不赶紧去准备酒宴。”

    “好嘞!”

    冯庸揉了揉屁股,连个屁都不敢放,调头就往回跑。

    见此情景,许术笑而不语,实则心中也是暗气暗憋,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私下底与冯庸关系颇好,老七当着自己面前羞辱冯庸,显然有着杀鸡儆猴的意思。

    “二哥,愣着干嘛,里面请啊。”

    萧皓嘿嘿笑了笑,牵着许术的手,进入山寨中。

    宴席上

    两人推杯换盏,交谈甚欢。

    “七弟,二哥有件事情,不知能说,还是不能说?”放下酒杯,许术微笑道。

    萧皓斜靠在椅子上,翘着双腿,撇嘴道:“你是二哥,有什么不能说的。”

    淡然一笑,许术试探的问道:“七弟,以前是做什么的?”

    “驯兽的!”

    话毕,萧皓吹了声口哨,时间不大,小天从外面风驰电掣般跑了过来,乖巧的蹲坐在地上。

    “七弟,这头畜生可是罕见品种,难得,难得啊。”

    许术下意识将椅子挪了挪,生怕小天兽性大发,伤到自己。

    揉了揉小天脑袋,萧皓头不抬眼不睁的道:“二哥,是在夸他,还是在夸我?”

    “呵呵,七弟是聪明人,既然什么道理都懂,为何要反其道而行呢?”许术笑问道。

    顿了顿,萧皓目光平静的注视着许术,苦笑不得:“二哥,假如自己养的狗想要咬你,你会怎么做?”

    “这”

    许术何等聪明,顿时明白萧皓的意思,稍稍犹豫,继续道:“能做人,谁想做狗,冯庸即使有不对的地方,再怎么说也是老人,为山寨贡献很多,于情于理,也应该得到应有的尊重。”

    耸了耸肩,萧皓嗤之以鼻:“二哥不妨养条狗试试看,到时候你就会认同我的做法,并非我狠毒,而是不得已而为之,至于你说的贡献,我会做给大家看的。”

    轻摇着羽扇,许术若有所思,片刻后,依旧保持着如沐春风般的笑容:“大哥对你很是器重,希望七弟不要辜负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