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阴沟翻船
    四目相对,萧皓尴尬笑了笑,紧忙将目光转移开,生怕眼尖的人看出端倪。

    另外,洪荒三老的出现,让萧皓感到很意外,红人馆向来神秘莫测,今天赶在义父寿辰同时现身,看样子是必有所图。

    转眼到了晌午,宾客都已聚齐,盛宴终于开始,女仆们端着丰盛的佳肴进入大厅中摆放在宾客们的桌子上。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宾客们依旧推杯换盏,激情澎湃,然而龙驹却是勉强挤出笑容与众人谈笑着,时不时目光扫向混在宾客中间的萧皓,那种未知的不祥,让他心中忐忑不安。

    片刻后,四位家主借故纷纷离去,龙驹紧忙相送,等回到大厅的时候,萧皓早已消失不见。

    “龙将军,老夫敬你一杯。”秋木风端起酒杯,皮笑肉不笑的道。

    “前辈,请!”

    收回心绪,龙驹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龙将军,有件事情,老夫不知能不能说?”

    “但说无妨!”

    “红人馆药材生意刚刚起步,就变得举步维艰,我希望能够顺利拿到军营药材供给的批准,以助我们渡过难关,当然...赠予将军的报酬会更加丰厚。”

    闻听此言,龙驹愣了愣,苦笑道:“实不相瞒,军药材供给始终是由萧家负责的,而且我们在合作期间并没有发生不愉快的事情,现在若是换人,实在是说不过去呀。”

    秋木风不动声色:“将军大可以放心,我们会去和萧家交涉此事,老夫保证绝不会给你带来麻烦。”

    “这...”

    “这是城主大人的意思!”

    龙驹没等说完话,一旁秋木天语气冰冷的插口道。

    颓废的坐在椅子上,龙驹沉默不语,眼中隐隐闪烁着怒火,自从红人馆崛起以来,他游走在城主与五大势力中间,仿佛丧家犬般被人呼来喝去,失去了男人的尊严,但又无可奈何。

    “按照目前形势,红人馆取代四大家族是必然的,对于将军来说,只有利,没有弊,你又何乐而不为呢。”

    “容我考...”

    话没说完,就见管家从厅外连滚带爬的跑了进来。

    “将将将...将军,出大事了,金...金库被人洗劫了。”管家惊恐的道。

    龙驹拍案而起,刚要询问具体情况,忽然想起萧皓所言,顿时心中一凛,然后将怒火压了下去,沉声道:“放肆,你没看见我正与宾客喝酒么,有什么事情,稍后再说,退出去吧。”

    “呃...”

    管家瞠目结舌,感觉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还是将军没有听清楚,那可是金库啊。

    “滚出去!”眼睛一瞪,龙驹呵斥道。

    洪荒三老面面相窥,彼此都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么简单的道理他们岂会不懂,于是老三秋木风借故离开了大厅。

    ……

    众人得手后,从后墙翻了出去,随即按照吴塔事先的计划分散而出,然后再城南汇合。

    一路上出奇的平静,半点精铁卫的影子都没看见,这反倒是让众人摸不清头脑,直到顺利的逃出城,这才相信是事实。

    “五哥,这是什么情况啊?”一名悍匪难以置信的道。

    “嘿嘿,这叫吉人自有天佑!”

    吴塔背着沉甸甸的包裹,甚是得意。

    看着众人有说有笑,时不时拿出胜利品炫耀下,萧皓苦涩无比,这回自己可是欠义父一个天大人情,以后都不知道该如何报答。

    拍了拍萧皓肩膀,吴塔语重心长:“有了这个投名状,你算是正式加入到山寨了,我就知道你小子天生就是个干悍匪的料,哇哈哈...”

    “哒哒...”

    这时,在城外接应的悍匪们快马加鞭的赶了过来,众人聚到一起,都是满脸的兴奋。

    “把东西都套在马鞍上,在没有回到山寨之前,谁也别掉以轻心,要是给老子阴沟里翻船,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距离麒麟山还有半日路程,吴塔不敢大意,紧忙催促起兄弟们。

    “哼,好大的胆子,光天化日之下,就敢洗劫将军府。”

    就在众人准备动身时,秋木风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场中,拦住了去路。

    “一起上,干掉他!”

    众人都是从刀口舔血的日子爬过来的,身上更多的是暴戾,此时见到老者拦路,怒不可遏,纷纷抽刀冲了上去。

    秋木风站在原地,面无表情,一双干枯的手掌隐隐泛着微蓝,当一名魁梧悍匪挥刀砍来时,身形一晃,瞬间消失在原地。

    “嘭”

    “啊...”

    一刀落空后,那名悍匪还没来得及反应,便是感觉到似乎什么东西扣在了脑袋上,下一刻,犹如五把利剑般直插脑中。

    秋木风冷笑着,抓碎那名悍匪的天灵盖,随即犹如丢垃圾般扔飞出去,紧接着冲进人群中展开了杀戮。

    “噗”

    “啊...”

    秋木风仿佛鬼魅般穿梭在众匪中,一道道血线从悍匪们身体上飙升而出,随即接三连三的轰然倒地。

    “妈了个巴子的,老子剁了你!”

    吴塔双脚重踏地面,高高跃起,手中双斧夹杂着尖锐的破风声力劈而下。

    感受到头顶上方压迫下来的强大力量,秋木风脚下如风,迅速闪退,紧接着拔出巨剑,再次迎了上去。

    “叮当”

    电光火石间,巨剑与巨斧撞在一起,顿时火花四溅,震耳欲聋,强大的劲气在空气中形成气流,直接将两人弹出三丈开外。

    吴塔抖了抖发酸的双臂,脸色凝重无比,能在力量上与他不分上下,足见老者强悍的实力。

    同样,秋木风也是感到很惊讶,以他后天巅峰实力可以说罕有对手,方才的全力一击,可是丝毫没有留手,即便如此,居然没有占到半点上风,不由得上下打量起吴塔。

    “你们快走!”

    趁着吴塔将秋木风拖住的机会,萧皓紧忙让众人撤离。

    “那五哥怎么办?”

    “放心,我俩有办法逃走的。”

    闻言,众人不在犹豫,将伤者搀扶到战马上后,一挥马鞭,风驰电掣般迅速离去。

    “你怎么还不走?”

    见萧皓来到身边,吴塔面带怒色。

    “我倒是想走,可我担心你死老鬼手中,那样的话,投名状岂不是化为泡影了。”

    萧皓从背后摘下诛天宝刀,扣住机关,“锵”的幻化成七尺长枪,随即扛在肩上,饶有兴致的看向秋木风。

    “好古怪的兵器。”

    秋木风目光锁定在这把三尖两刃枪上,心中赞叹不已,不用猜都知道,眼前少年这把兵器必然出自某位锻造大师的手笔。

    “战是不战,不战便滚,像个木头疙瘩似的杵在那里,吓唬爷爷呢。”吴塔怒骂道。

    秋木风自恃身份,不愿意逞口舌之争,沉声道:“我从来不斩无名之鬼,你们可敢报出身份?”

    “有何不敢,麒麟山吴皓!”

    萧皓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呃,啥意思,当我不存在啊,还是准备拉仇恨,他让你说,你就说啊,能不能矜持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