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记住教训
    走出密林后,萧皓忽然觉得思路渐渐变得清晰,他有种强烈的感觉,似乎萧家矿山惨遭屠杀与东日人有着关联。

    这不是自己在找借口,而是东日人丧心病狂的性格,让他不得不把整个事件强加在他们身上。

    另外,还有一件事情让萧皓感觉担忧,那就是诛天宝刀的秘密,显然除了自己以外,那个所谓的泉养世家也知道宝刀的存在。

    这样以来,那些来到天眼山脉寻宝的人迟迟不归,泉养世家必然会派人不远万里前来调查此事,当他们发现所有人都葬身在山洞中,诛天宝刀又不翼而飞,最后肯定会把线索锁定在萧家村。

    按照这样推断,泉养世家必然顺藤摸瓜寻找到风华城萧家,那么整个事件的真正起因,十有**是自己引来的。

    想到这里,萧皓倒吸口气,顿时压力倍增,他不知道将来还会有多少无辜的人冤死在这场杀戮中,更不知道东日人除此之外,是否还有更大的阴谋。

    这时,吴塔从密林中跟了上来,萧皓回头看了眼,淡淡的道:“都搞定了?”

    “放心吧,都让我清理了,不会留下蛛丝马迹的。”吴塔咧嘴道。

    闻言,萧皓表情没有一丝动容与怜悯,或许从东日人出现的那一刻起,他的心就已经被冰封住,无法融化。

    “对了,方才那个家伙所说的那群怪人,我怎么感觉你好像认识似的?”吴塔好奇的问道。

    “你我之间,还达不到交心,所以我也没必要向你说那么多。”

    “呃,你这个家伙真是提裤子就不认人,那三个人可是我帮你干掉的。”

    “那又说明什么,难道我们是兄弟?”

    “至少说明,我们在同一条船上啊。”

    萧皓笑了笑,没有继续在争辩。

    ……

    萧家后山,祭奠仪式

    萧敬山看着长案上摆放的三百七十个灵位,沉默不语,眉宇间那摸哀伤仿佛间让他好像老了很多岁。

    拜了几拜,萧敬山缓步上前,将香笔直的插在香炉中,随即目光变得凌厉起来,郑重的道:“敬山在此立誓,只要还有一口气在,我必定用仇人的头颅祭奠你们的在天之灵!”

    这时,下方三千多名族人中传来断断续续的哭泣声,那是对亲人的思念,对敌人的痛恨,当哭声响起的时候,所有人眼睛都变得红润。

    转身看向众人,萧敬山声音沙哑的道:“诸位,我身为家主,没有保护好大家,是我的失职,即日起我将辞去家主一职,全力调查此事,直到手刃仇人让躺在这里的英灵得以安息。”话毕,向着族人们弯身鞠躬,深表歉意。

    这一举动,瞬间让场中掀起一片哗然,族人们面面相窥,感到难以置信。

    大长老萧奇烈来到近前,面向族人们压了压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表情沉重的道:“事出突然,我们不能把责任全部推给家主独自承担,萧家之所以屹立百年不倒,那是靠着大家的团结与彼此信任,血海深仇要报,家主的尊严更需要维护!”

    “维护家主,团结一致!”

    族人们眼含热泪,举着拳头,齐声喊道。

    萧皓举着拳头,麻木的站在原地,逝者为大,他也十分难过,但是萧敬山在这种场合说出这些话,显然是欲盖拟彰的逃避责任,这让他感到极为的反感。

    突然,一道凌厉的目光投来,萧皓愣了愣,随即扭头看去,只见左侧不远处萧星正怒目而视。

    四目相对,两人都没有逃避的意思,彼此间都能真切感受到对方的不屑与讥讽。

    “逝者为大,还是算了吧。”

    一旁,萧飞眼尖立即看出情况不对,随即轻轻拉了下萧皓衣角,低声提醒着。

    收回目光,萧皓阴沉着脸,没有说话,但是这种态度,让萧飞看起来更加担忧。

    “既然大家如此爱戴,敬山就义不容辞了,还是那句话,萧家是不会让任何势力击垮的,也不会向任何人屈服,族人们的血更加不会白流!”萧敬山激动的道。

    “不屈服,不白流!”

    庄重的祭奠在这一刻,终于进入了**阶段,所有族人们涨红着脸,声嘶底里的咆哮着。

    半晌后,仪式结束,族人们渐渐散去,这时,萧星与萧誉并肩走来。

    萧星看了眼萧飞与吴塔后,冷哼了声,随即目光移向萧皓,冰冷的道:“方才大家都在支持我父亲,唯有你板着脸,默不作声,你是什么意思?”

    “支不支持,他依然是家主,你大言不惭的质问我,你算是什么身份?”

    萧皓本不想惹事,可是偏偏萧星要找麻烦,顿时心中升起怒火。

    “好,好,好!”一连说了三个好,萧星眸子渐渐燃起火焰,转身看了眼高层离去的背影,随即扭头再次看向萧皓,阴森森:“你要是个男人就别走,我会让你知道,我算什么,你又算什么。”

    此话一出,无疑是在宣战,吴塔笑呵呵看着家族中这颗璀璨的天才,温室里的花朵,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萧星,有话好好说,今天是祭奠的大日子,在这里动手,可是很不吉利的。”

    见状,萧非顾不上许多,急忙上前劝阻。

    “闭嘴,你个废物!”

    萧星怒不可遏,抖手抽了过去。

    萧皓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即将打在萧非脸颊上的手掌,似笑非笑:“这里环境不错,我奉陪就是了。”话毕,用力将手掌甩开。

    “萧皓,劝你最好把眼睛擦亮,他可是大公子。”萧誉警告道。

    “恬燥!”

    话毕,萧皓转身向深处偏僻地带行去。

    微风掠过山林,墓群显然凄凉无比,那些曾经活在世上的逝者仿佛化作四周的青草,随风摇曳,倾诉着对世间的留恋。

    半晌后,萧皓,萧非以及吴塔走出后山。

    “你有些过火了。”萧非埋怨道。

    耸了耸肩,萧皓不以为然:“对付这种人,就应该拿出一个态度,打疼他,才会让他记住教训,不然的话,他就会像个癞蛤蟆,不咬人,讨厌人。”

    “打败萧星也就算了,你何必连萧誉也不放过,家主与大长老,但凡有一个人怪罪下来,你都承担不起的。”

    萧非极为担忧,不过萧皓能同时打败家族两位天才,光是这份变态的实力,更是让他感到不可思议,曾几何时,他依稀记得,萧皓实力可是垫底的存在。

    停下脚步,萧皓淡淡的道:“该做的事不需要计较后果,我不想化为枯骨躺在墓碑里,到时候想后悔都来不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