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矿山屠杀
    少女正要说些什么,可是当她抬起头时,眼前少年早已消失不见。

    疑惑的向四周张望半天,少女低声呢喃了几句,那张脏兮兮的脸颊露出如释重负般的微笑,随即悻悻而去。

    路上,萧皓脑袋空白一片,布满血丝的双眼死死盯着前方那道身影,仅存的理智让他没有立即动手,而是选择继续跟踪下去...

    两人之间保持着适当的距离穿梭过几条街道,前方那名东日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脚步略微停顿了下,随即一头扎进附近的胡同中。

    半年多的历练已经让萧皓学会了沉稳,然而就在东日人出现的刹那间,属于少年不计后果的热血终于被点燃,这一刻,他没有停顿,毅然决然跟了进去。

    胡同中数丈外,那名东日人抱着双臂,平静的注视着走进来的少年,那张灰白的脸颊充斥着阴冷。

    萧皓停下脚步,看了眼站在他们中间一群正在玩耍的孩童,眼角微微抽搐,那种恨不得立即撕碎东日人的冲动,渐渐冷却下来。

    两人没有说话,隔着数丈距离,四目相对。

    东日人皱了皱眉,感到茫然不解,他敢肯定不认识眼前少年,但是为何却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滔天般的怒火。

    这时,那些懵懂无知的孩童们围着萧皓身边藏起猫猫来,欢声笑语,天真无邪。

    萧皓揉了揉孩童的小脑袋,随即目光凌厉的看向东日人,右手缓缓抬起放在脖子上横划而过,做了个抹杀的手势,紧接着转身离开胡同。

    “八嘎!”

    受到挑衅与不屑,东日人气的胡子直翘,隐藏在长袍中的战刀险些呼之欲出,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最终还是选择忍了下来。

    不过,那张犹如刀削般的脸颊却是让东日人铭记在心,或许在适当的时候,再次相遇,他会让少年记住挑衅一名优秀的武士,是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

    密林中

    “撕拉...”

    木屑四溅,萧皓双手犹如钢铁巨勾般,将坚硬无比的树皮一块块撕扯下来,片刻后,大树与胸口平行的位置,整整一圈露出了泛白的树干。

    “嗖”

    萧皓双脚点地,身体陡然跃起,凌空翻转在半空中划出一个完美的弧度,几乎在同时间,一道白光闪电般掠来...

    小天瞳孔红芒闪烁,张开血喷大口,“吭哧”咬在树干上,脑袋左右摇摆,硬生生撕扯下碗口般大小的树皮。

    小天刚刚退回,萧皓悄然落地,双膝微屈,整个身体摆出一个“弓”字形,右手横握刀把,对着大树暴射而出...

    “唰”

    寒光闪过,大树轰然而倒。

    萧皓麻木的站在原地,双手不断的颤抖着,脑海中又浮现出一幕幕血腥的场景。

    这时,吴塔从外面走了进来,瞅了眼倒在地上的大树,随即目光移向萧皓,沉声道:“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害得我瞎找了半天。”

    收回心绪,萧皓淡淡的问道:“出什么事了?”

    “萧家城外二十里的一座矿山,被人偷袭了,无一生还,现在家族乱成一锅粥,家主命令执法堂火速赶过去调查此事。”吴塔表情凝重的道。

    “怎么会这样?”

    矿山可是家族重中之重,坐镇强者都不在少数,萧皓实在难以相信,局势会突然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这还用说,摆明就是报复!”吴塔沉声道。

    点了点头,萧皓不在拖沓,带着吴塔与小天,火速出城,赶往矿山。

    半晌后,执法堂成员全部赶到矿山,当看见矿洞内外遍地都是死尸,都是倒吸口冷气,表情极为凝重。

    “大家仔细检查,看看有没有幸存下来的族人。”执法堂长老沉声道。

    “这是矿山名册,一共三百七十人,刚才我们清点了人数,正好全部对上。”

    萧剑将矿山名册递给长老,然后看了眼不远处的萧皓,随即又收了回来。

    “混蛋,红人馆这是在灭族,灭族!”

    执法堂长老暴跳如雷。

    “长老息怒,目前我们没有证据能够指认是红人馆所为,依属下之意,还是先把事情调查清楚,在做定论。”萧剑道。

    “一个活口都没有,调查取证谈何容易。”执法堂长老无奈的道。

    扫了眼,摆放到一起的死尸,萧剑略微沉吟片刻,淡淡的道:“死人同样也会说话。”话毕,缓步走到近前,蹲下身来,开始仔细检查起尸体。

    大不会,萧剑目光停留在一具尸体紧攥的右手上,稍稍犹豫,随即伸手将拳头掰开,只见掌心中出现一块玉佩。

    “长老,有发现!”

    萧剑激动的将玉佩递给长老。

    执法堂长老拿在手中端详起来,片刻后,老脸变得惨白无比,颤抖的道:“这是夜家核心成员佩戴之物!”

    长老声音不是很大,但是众人听的很清楚,不由得掀起一片哗然。

    “这怎么可能,萧家已经与其他三家暂时结成盟友,他们这么做,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面。”执法堂长老喃喃自语。

    “死人是不会说假话的,本族强者必然是在生死搏斗中,偷着抢下来的,其目的就是为了给我们留下重要线索。”萧剑苦涩的道。

    “你们留下保护好现场,我这就返回族中如实禀报。”

    话毕,执法堂长老身形一闪,极速向山下掠去。

    长老走后,萧皓总觉得有些异样,缓步走到尸体旁,重新检查起来。

    “我都检查过了,除了那块玉佩有些价值外,根本没发现任何线索。”萧剑淡漠的道。

    一连检查几具尸体后,萧皓皱着眉头,疑惑的道:“你没发现这些族人都是一刀毙命么?”

    “发现了,这只能说明,偷袭之人实力很强。”萧剑解释道。

    萧皓指着方才那具攥着玉佩的尸体,沉声道:“他的致命伤在脖颈上,那他是如何做到在生死刹那间从敌人身上抢夺下玉佩的,另外敌人手中有刀,就算近身搏斗,也有一定距离,这根本不符合常理。”

    萧剑吃惊的道:“你说的这些都是设想,但事实的确如此,难道那块玉佩会有假?”

    萧皓目光移向身边吴塔,四目相对,吴塔打了个哆嗦,满脸无辜的表情。

    萧皓沉吟半晌,深吸口气,淡淡的道:“或许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敌人故意制造出假象,用来迷惑我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