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官方抉择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将军府

    夏月吩咐丫鬟退下后,美眸移向站在大厅中央的萧皓,原本端庄的脸颊露出甜美的笑容。

    “皓儿,今天怎么有空过来看我?”

    其实夏月比萧皓年长不了几岁,但是碍于身份,只能故作长辈模样,言谈举止间,尽显大家风范。

    “最近城里发生很多大事情,皓儿身为萧家执法堂成员,自然身先士卒,所以迟迟没能抽出时间看望义父义母,还望见谅。”

    话毕,萧皓双手托着木盒,缓步走到近前,然后将木盒轻轻放在桌子上,随即规规矩矩退了回去。

    夏月好奇的打开木盒,只见里面摆放着几颗成色极佳的灵芝,人参,地黄,微微愣了愣,惊讶的道:“这些都不是凡品,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义母喜欢就好。”

    萧皓把这个话题婉转的绕过,然后又不瘟不火的溜须了几句,逗的夏月笑逐颜开,见火候差不多了,话锋一转:“义父不在府中么?”

    “他去城主府了。”话毕,夏月似乎想起什么,收起笑容,继续道:“红人馆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些,他们背景强大,你自己小心点,切记,若是遇见危险,立即亮出身份。”

    “义母不必担心,红人馆就像潮水般,来的快,退的也快,我相信以四大家族的实力,还是有能力掌握住局势的。”

    萧皓故作不以为然,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有些话,我本不应该说,但是关起门来,咱们是一家人,我私底下还是得提醒你一句,红人馆的崛起并非偶然,即便是城主和你义父也要忌惮几分,风华城大乱之势,已经无法避免,唯有重新洗牌才能彻底恢复平静。”夏月提醒道。

    皱了皱眉,萧皓不解的道:“怎么个重新洗牌法?”

    “一家独大!”夏月道。

    “义母的意思是,红人馆势在必得要将四大家族吞并掉?”萧皓试探的问道。

    摇了摇头,夏月若有所思:“我听将军说,红人馆只是个导火索,至于是赢是输,都是未知数,但经过这次洗礼,你们五家中,必然会有一家才是最后的胜利者,至于想恢复到以往那种四足鼎立的时期,已经是不可能了。”

    夏月所言代表着官方的意思,萧皓坚信无疑,坐山观虎斗永远都是官方的拿手好戏,也是制衡江湖势力的最佳手段,不过从另外一点,也能看出城主多多少少偏向于红人馆,而偏向的原因,便是来自于那几分忌惮。

    “义母可知,红人馆馆主是何方神圣?”萧皓问道。

    “我没听将军提起过,不过以我对将军的了解,能让他如此忌惮的必然是大人物。”

    “大人物?”

    “嗯,将军的那种忧虑与忌惮,只有在见到官方大人物的时候,才会表现出来。”夏月猜测道。

    闻言,萧皓眉头紧锁,如果红人馆幕后主人是官方的,那么此人在大罗帝国中绝对是位高权重的大人物,这样一来,四大家族的胜算将会非常渺茫。

    “这些话都是我的猜测,千万不要泄露出去,否则麻烦就大了。”夏月感觉自己有些失言,紧忙提醒道。

    “义母放心,皓儿懂得事情严重性。”

    “

    那就好,其实我和你说这么多,本意是想让你尽早做决定,虽然脱离家族很不光彩,但若能保住性命也不为上上策。”

    对于这位义母,萧皓说不出是个什么感觉,毕竟当初自己只是单纯的想利用她,但是两次交往下来,渐渐发现她的确是个有情有义的人,想到这里,心存感激的同时,内心深处还带着几分歉意。

    离开将军府后,萧皓不疾不徐的行走在街道上,偶尔停下脚步,凑到小商贩摊位前看看那些琳琅满目的小商品,渐渐的心情随着好转。

    就在这时,萧皓感觉腰部传来轻微的异样,低头瞅去,只见钱袋不翼而飞,与此同时,身后一个瘦小的身影调头迅速离去

    萧皓满脸黑线,指着前方那名逃窜的小偷,怒骂道:“妈的咧,给老子站住!”

    闻言,那名小偷更是犹如泥鳅般飞快的穿梭在人群中,不大会,脚下似乎被什么东西绊了下,“噗通”摔倒在地上。

    那名小偷来不及喊疼,翻身便欲站起,就在这时,一只脚不偏不倚踩在了胸口上。

    “他奶奶滴,老子的钱也”

    萧皓俯视着脚下那名小偷,骂着骂着,噶然止住,他感觉右脚似乎踩在一团软绵绵的东西上,皱了皱眉,仔细端详那名小偷脸颊时,这才发现居然是个女扮男装的少女,顿时整个人懵逼的石化在原地。

    “啊”

    那名少女惊呼了声,用力推开右脚,迅速站了起来,那张脏兮兮的精致脸颊充满了愤恨,随即抖手一记耳光抽在萧皓的脸颊上。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顿时萧皓脸颊上多出了五道红印。

    “下流!”

    少女咬着银牙,怒目而视。

    火辣辣的感觉让萧皓渐渐回过神来,涨红着脸,支支吾吾:“我哪知道,你是个娘们,方才”

    “闭嘴!”

    少女又是一记耳光抽了过去。

    “你打上瘾了是不是,老子不就是踩了不该踩的地方么,你不偷我钱袋,何至于如此。”

    这下可是惹恼了萧皓,也顾不上脸面,扯着嗓子怒吼起来。

    这么一喊,顿时把少女羞臊的满脸绯红,低着脑袋,无言以对。

    “姑娘家家的,干什么不好,非要学着偷钱,把钱袋还给我。”

    萧皓故作很生气的模样,实则心里也发虚,毕竟头回赶上这种尴尬的经历,为了让自己显得正气凛然,只能硬着头皮指责起来。

    少女沉默不语,而那双脏兮兮的小手依旧死死攥着钱袋,片刻后,抬起脑袋,眼泪汪汪看着萧皓,声音沙哑:“方才你踩的我很疼,这些银子就当是补偿给我,好么?”

    话毕,那名少女捂着胸口,蹲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一副很难受的模样。

    这套伎俩摆明了是在讹人,萧皓岂会看不出来,苦笑不得:“为了这点银子,你也真是够拼的,不过你打错了算盘,我可不是大善”

    就在这时,萧皓目光不经意间看向少女身后,只见不远处人群中,有一道萧瑟的背影,其实这道背影看起来很普通,只是此人脚下穿着的那双木屐,顿时引起了他的注意。

    “东日人!”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