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江湖诚信
    骆烈愣了愣,随即微眯着眼睛看向人群中并不起眼的萧皓,停留了片刻,目光有移向萧风,沉声问道:“萧队长,请问那名队员所言,是否代表你的意思?”

    “这...”

    突然被搅局,萧风也感到错愕,不过当他看见萧皓那副认真的模样,就知道这位小财神爷要斗法,于是咬了咬牙,干笑道:“他可以代表我。”

    虽然骆烈很不爽,但是事情已经僵持在这里,总得想办法解决,稍稍犹豫,冷笑道:“萧家果然是财大气粗,一个队员出手都如此阔气,佩服,佩服。”

    不屑的笑了笑,萧皓看向吴塔,淡淡的道:“该你出场去清道了。”

    “靠,你真是个小人!”

    吴塔翻了翻白眼,然后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不屑的扫了眼红人镖局人群,冷哼了声,紧接着双臂一颤,双斧举过头顶,猛然砸向地面,顿时“轰”的一声,尘土弥漫,待得散去后,两道深坑乍现而出。

    “好惊人的力量!”

    吴塔的霸气出场,果然震慑住了红人镖局众人,单从力量而论,场中没有一人能超过他,可想而知,战斗力是多么的恐怖如斯。

    抖了抖身上灰尘,吴塔咧嘴笑道:“我是个粗人,但是也很讲道理,既然你们不愿意出更多的钱,那么就请让开道路吧?”

    骆烈岂会听不出来的威胁之意,但是眼前这头大狗熊的确是天生神力,一旦发生冲突,恐怕无人能敌,就连自己也没有获胜的把握,想到这里,阴沉着脸,挥手示意众人让开道路。

    见此情景,萧家众人心中激动万分,这份激动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来自于家族团结,用实力让敌人胆怯。

    “骆镖师,承让了。”

    萧风抱了抱拳,紧接着挥手示意队伍继续前行。

    片刻后,萧家护送队顺利通过,然而还没走出多远,就被骆烈拦住,随即队伍停了下来。

    “萧队长,路已经让开了,可是三千两银子,还没给我呢。”骆烈沉声道。

    “哎呀,差点忘记,你稍等。”

    萧风拍了拍脑门,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干笑了笑,紧接着扭头看向萧皓。

    四目相对,萧皓面无表情:“你看着我干嘛?”

    “给钱啊,你不是出三千两银子买舒服么,骆镖师已经满足你的要求了。”萧风微笑道。

    “我那么说,主要是给大家提提气,至于钱嘛,抱歉,我可没有。”萧皓苦笑道。

    “呃,没...没有,没有你瞎说什么啊?”

    萧风头大如斗,冷汗直冒。

    “大家都听见了,是你亲口承认,我可以代表你的。”萧皓不以为然的道。

    见两人喋喋不休的争吵起来,骆烈气的脸色铁青,声嘶底里的咆哮道:“都给我闭嘴,你们竟敢拿老子当猴耍,岂有此理!”

    “骆镖师,你听我解释...”

    “还解释个屁,萧家出尔反尔,难道就不怕被人所耻笑。”

    “呃...”

    虽然萧风是家族中人,但是在外也要遵守江湖诚信,既然之前已经承认了此事,就不能反悔,可最要命的是,他本以为萧皓会拿出这笔银子来解决问题,哪料到,居然整岔劈了。

    就在犯难之际,萧皓来到近前,冷眼看向骆烈

    ,淡淡的道:“收起你的臭毛病,萧家的钱不是那么好赚的,你若是不满,大可以动手,不过我要提醒你,一旦激怒了四大家族,那样的后果,你承担不起。”话毕,缓步上前,一把推开骆烈,挥手示意,众人继续前行。

    骆烈瞠目结舌的石化在原地,脑袋“嗡嗡”作响。

    ……

    房间中

    “什么,让我去执法堂效力?”萧皓震惊道。

    耸了耸肩,萧剑微笑道:“你现在风头正盛,就连高层都对你不得不另眼相看。”

    搓了搓手,萧皓嘿嘿笑道:“还真是风水轮流转啊,没想到这么点小事,居然会惊动高层。”

    “对你来说或许是小事,可是在高层心中却有着更为重要的含义,这也表明家族是绝不会与红人馆妥协,所以你在对的时间,做了一件对的事情。”萧剑解释道。

    “说实话,我那么做,并没有考虑这个问题,当时只是看他们嚣张的模样,心里很不爽而已。”萧皓尴尬的笑道。

    “不管怎样,能加入执法堂,你还是很幸运的,至少以后我们能在一起并肩战斗,另外红人馆的崛起,对于我们来说是件好事,只要家族能在这场对决中取得胜利,我们必然有机会成为家族的中层或者高层。”萧剑笑道。

    皱了皱眉,萧皓疑惑道:“最近你似乎很爱笑,怎么,你不打算离开家族了?”

    愣了愣,萧剑收起笑容,淡漠的道:“家族有难,我怎么能够退缩,做事还是有始有终的好。”

    “难得你想开了,好吧,今天我请客,咱们去最好的酒楼庆祝一下。”

    话毕,萧皓拉着萧剑离开了房间。

    ……

    第一天报到,萧皓早早来到执法堂大厅,规规矩矩等待着执法堂长老训话。

    看着木盒里面摆放的百年山参,执法堂长老严肃的老脸渐渐露出了笑容,稍稍犹豫,随即扣上盖子,转身看向萧皓,沉声的道:“你是想贿赂我么?”

    萧皓俯首恭敬道:“这是晚辈孝敬长老的,与贿赂扯不上半点关系,之前有些误会,皆因我救人心切,情急之下,才得罪了长老,还望恕罪。”

    捋了捋胡须,执法堂长老夸赞道:“为了救人不惜得罪高层,说实话,你小子倒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好了,既然你已经投在我的麾下,此事就掀过去了。”

    闻言,萧皓心中这块大石终于是落了下来,于是紧忙道谢。

    “执法堂规矩颇多,最为重要的就两点,一是嘴严,二是嘴硬,切记!”

    “晚辈不是太懂,还请长老示意。”

    “所谓嘴严,就是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得透露家族机密,毕竟执法堂监管着家族上下,知道的事情也比任何人都多,至于嘴硬嘛,就很好理解了,执法堂是高危职业,很有可能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被别人抓走,这个时候,就是考验你是否能成为合格的执法堂成员。”

    萧皓故作认真受教模样,实则心中偷笑,在他看来,执法堂就是空有其表,只要自己舍得花银子,在执法堂成员面前就没有打探不出来的消息,并且屡试不爽。

    追其原因,那也是烂在根上,高层都贪得无厌,更何况是这些成员。

    “哦,眼下正是用人之际,晚辈想推荐一人加入执法堂队伍,不知长老能否通融一下?”

    话毕,萧皓从怀中掏出四千两银票递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