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买个舒服
    半个月后

    萧皓所在的第二护送大队,接到家族任务,前往湛蓝城负责运回一批上等丝绸。

    有了上次失利,身为大队长的萧风非常小心,宁愿绕道,也不涉入险地半步,一路上倒也安全,并没有发生异常情况。

    “原地休息!”

    一口气赶了百里路程终于进入风华城管辖区域,萧风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紧绷的脸庞浮现出笑容。

    正值晌午,护送队早已人困马乏,在大队长下达命令后,众人全部进入阴凉地带准备休息。

    “喝口水解解乏吧。”

    见萧皓躺在草坪上,吴塔从腰间摘下水壶,递了过去。

    萧皓也不客气,接过水壶“咕咚咚”灌了几口,擦了擦嘴,淡淡的道:“最近太平静了,反而让我有些不习惯,你怎么看?”

    “妈巴子的,你不会是想让我去通风报信吧,警告你,老子做人是有原则的。”吴塔不悦的道。

    耸了耸肩,萧皓嘿嘿笑道:“最好是这样,护送队要出事,我保证让你连孙子都不成。”

    “说点正事,最近城内崛起一个红人馆似乎很强劲啊,我听说雷家已经妥协把货品交由红人馆护送,这样的消息对于萧家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吴塔撇嘴道。

    “真是不敢想象红人馆是如何做到让雷家妥协的,但这场龙虎斗只是刚刚开始,胜负很难预料。”

    这个消息在萧皓没有任务之前,就已经收到了,刚开始他也感到很震惊,一个外来户还没站稳脚跟,就肆无忌惮的挑衅四大家族,听起来感觉很荒唐,就算你是条猛龙过江,但同样岸上也有四只猛虎虎视眈眈的盯着你。

    不过,红人馆既然敢这么做,相信也有着底牌,而那张底牌,萧皓思前想后,觉得除了官方之外,似乎背后还有着更加神秘的靠山。

    这时,萧风和颜悦色的走了过来,轻轻拍了拍萧皓,微笑道:“有一个好消息,我得提前恭喜你。”

    “什么好消息?”

    萧皓茫然不解。

    “你前段时间的出色表现,让高层很赏识,所以决定提拔你为小队队长,哈哈...当然嘛,我也是私下底帮你说了不少好话。”萧风干笑道。

    “呃...”

    萧皓瞠目结舌,自己向来不招高层待见,这个时候提拔他,怎么感觉怪怪的。

    “哈哈,幸福就是这样,来的太突然,反倒是吓懵逼了。”萧风打趣道。

    从怀中掏出五百两银票递了过去,萧皓阴沉着脸:“我想静一静,可以么?”

    “可以,可以!”

    萧风见钱眼开,也不在乎萧皓啥态度,哼哼着小曲,巡视起队伍。

    “别人升官发财都是激动万分,你怎么还闷闷不乐的?”吴塔问道。

    “我倒是想乐,这个节骨眼提拔我,这分明是想把我往火坑里面推,命大烫掉一层皮,命不大就得化为灰烬。”

    咒骂了几句后,萧皓反倒是冷静下来,虽然不排除高层想给自己穿小鞋的嫌疑,但自己又何尝不是根搅屎棍。

    自古乱世出枭雄!

    不乱,自己就没有出头之日,四大家族有他们的目的,红人馆同样如此,那自

    己又何尝不是,至于能不能再这些大山中,踩出一条路来,就要看自己的运气与本事了。

    “兄弟们再有半日路程,我们就回到风华城了,准备动身吧!”

    见时辰不早了,萧风开始集合队伍准备返城。

    “头,前方有情况。”

    一名眼尖的队员指了指前方。

    众人寻指望去,只见前方官道上,隐隐约约有着人头涌动,时间不长,迎面走来一支上百人的队伍,黑色的劲装,左臂缠着一条红巾,手拎大刀,威风凛凛。

    “是红人镖局的!”

    萧风从那些人左臂缠着的红巾,一眼认出他们的身份,不由得脸色阴沉下来。

    两支队伍相遇后,瞬间气氛变得压抑起来。

    这时,红人镖局队伍中走出一名魁梧络腮壮汉,看了看对面,抱拳道:“在下骆烈,请问,你们是哪家的护送队?”

    萧风不遑多让,上前几步,沉声道:“在下萧风,我们是萧家第二护送大队。”

    “幸会,幸会!”

    两人用着江湖那套礼节,互相寒暄着,只是眼神间,彼此有意无意扫视着对方队伍。

    察觉到这点,萧皓皱了皱眉,扭头看向吴塔,压低声音:“他俩看起来不是很熟啊,怎么聊的这么火热?”

    闻言,吴塔举目看了看对面,嘿嘿笑道:“你没看见红人馆也运送货物么,这条官道如此狭窄,只够一个队伍率先通过,另外的队伍就得让开道路,看样子他们谁也不想认怂,丢了自家脸面。”

    点了点头,萧皓骂道:“妈的咧,红人馆果然是个硬茬子,这才多长时间,就想骑在四大家族脖子上拉屎。”

    “嘿嘿,新老势力的对决才是最赏心悦目的。”

    吴塔扛着双斧,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果不其然,骆烈话锋一转,似笑非笑:“萧队长,红人馆这趟护送任务时间很仓促,可否卖给我个面子,让开道路,在下感激不尽。”

    萧风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岂会在这个时候认怂,清咳了咳,淡笑道:“骆镖师,护送队有护送队的规矩,按照四大家族定下的规矩,若是两家护送队相遇,近道的必须让远道先行,毕竟远道跋山涉水,人困马乏,于情于理!”

    骆烈仰天大笑:“萧队长真是诙谐,你方才所说是护送队的规矩,可是红人镖局并不在四大家族范围内,按照红人镖局规矩,逢山拜山,路路畅通,你们挡住了道路,岂不是给我们舔堵。”

    “无理取闹!”

    萧风终于被激怒,阴沉着脸,挥手示意众人严阵以待。

    骆烈冷笑了笑,不以为然:“不必动怒,我们若是大动干戈,回去都无法向高层交待。”话毕,从怀中掏出一千两银票,继续道:“不如这样,我出钱买个吉利,你们舒服,我也舒服。”

    萧风愣了愣,眼中怒火渐渐烟消云散,正如骆烈所言,真要是动起手来,难免会有伤亡,而这样的结果,他还真承担不起。

    既然骆烈出钱买路,也算是一种低头的姿态,自己既可以赚钱,又不伤和气,也未尝不可,想到这里,萧风清咳了咳,便欲把气氛缓和下来。

    “我出三千两银子,买个舒服!”

    就在这时,萧皓的声音从人群中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