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他是狐狸
    方才交手间,黑袍男人发现萧皓双手似乎出了问题,现在不战而逃,更是确信无疑,顿时升起必杀之心,速度飙升狂追不舍...

    距离越来越近,黑袍男人露出狰狞笑容,袖袍无风自摆,双拳携带着浑厚力量轰向萧皓后心...

    此时此刻,萧皓已经到了穷途末路,根本无法闪避与招架,把心一横,身体微微蜷缩,准备用**硬生生接下这一拳。

    “嗖”

    千钧一发之际,小天猛然闪来,就在黑袍男人即将得逞的那刹间,瞬间横在了萧皓身后,而那双拳头不偏不倚轰在了它的身体上。

    “嘭”

    惨叫一声,小天倒飞而出,狠狠撞击在数丈外的大树上。

    “小天!”

    萧皓双眼布满血丝,状若疯狂。

    “吼吼”

    小天气若游丝的低吼几声,随即趴在地上,萎靡不振。

    黑袍男人愣了愣,在黑市的时候,他便发现小天非比寻常,现在它又舍身救主,更是让他心生喜爱。

    不过他也清楚,这种畜生都是极为忠心,主人不死,很难将之降服,于是扭头看向萧皓,冷笑道:“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自尽,要么我把你俩全宰了。”

    闻言,萧皓缓缓握紧双拳,那种分筋错骨的疼痛已经无法压制心中滔天的怒火,渐渐眼前景物变的血色朦胧,那种久违的暴戾气息充斥着全身。

    “哇哈哈...老子也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自尽,要么老子亲手劈了你!”

    就在这时,吴塔扛着双斧,从树后走了出来。

    “大狗熊,你怎么跑来了?”萧皓吃惊道。

    “老子不来,你的小命都得葬送在这里,怎么,不欢迎我么?”吴塔不屑的道。

    萧皓越来越看不透吴塔,若是以前认为这头狗熊只是个五大三粗,头脑简单的家伙,那么现在把他形容成是只狐狸也不足为奇。

    “兄弟,劝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黑袍男人沉声道。

    “妈巴子的,老子最讨厌别人威胁我,尤其是像你这种死人。”

    话毕,吴塔挥舞着双斧冲了上去...

    冷哼一声,黑袍男人也不甘示弱,待得双斧到了近前,迅速闪躲,紧接着双拳上下纷飞与吴塔战在了一起。

    化解了危机,萧皓无心观战,飞快来到小天身边,检查起伤势,不得不说,小天特殊体质的确恐怖如斯,虽然结结实实挨了重击,但是并没有生命危险,这倒是让他松了口气。

    “噗”

    巨斧划过,五脏六腑破体而出,黑袍男人连惨叫都未曾发出,便是应声倒地,惨死当场。

    “死...死了?”

    萧皓惊呆在原地,方才自己只顾着惦记小天安危,并没有观战,但那也只是短短的几个呼吸间,黑袍人实力与自己相差无几,就算自己双腕没断想要战胜他,恐怕也要费上些手脚,然而吴塔居然在电光火石间,就将此人斩杀,这是什么概念。

    吴塔将斧头上的鲜血在黑袍男人身上擦了擦,扭头看向萧皓,咧嘴笑道:“我把他解决了,现在是时候该算算咱俩的账了。”

    “你隐藏的挺深啊。”

    萧皓要是在看不出来吴塔是个强者,那自己可真是脑残了。

     

    “哇哈哈...老子就是喜欢扮猪吃老虎,你是不是很伤自尊心呀?”

    吴塔捧腹大笑,眼中充斥着讥讽。

    耸了耸肩,萧皓不置可否:“我承认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滋味确实不好受,但我也很同情你,至少说明,你的童年充满了阴影,如果让我评价的话,你就是个变态的大狗熊!”

    吴塔笑声噶然而止,大怒道:“你敢骂我变态。”

    “难道说错了么,上次你把我扒光扔在大街上,足以证明一切。”萧皓不屑的道。

    “你不怕我宰了你?”

    吴塔挥舞双斧,在萧皓面前比比划划,一副要杀人的模样。

    “真想宰我的话,你就不会出手救我了。”

    萧皓费劲巴力的将小天抱了起来,缓步向外走去。

    “呃...”

    吴塔错愕的站在原地,半晌没有回过神来,最后嘟嘟囔囔骂了句,随即扛着双斧追了上去。

    傍晚

    两人围坐火堆旁,架烤着香喷喷的兔肉。

    “这次谢谢你了!”萧皓淡淡的道。

    “呦呵,你小子学嘴甜了,对了,你的双手怎么惨了?”吴塔好奇的问道。

    “自己掰断的!”

    “靠,你是闲的蛋疼,还是在考验的智商。”

    “切,爱信不信。”

    萧皓看着火光,眼神渐渐迷离,他也纳闷,自己好端端的何必跟那个摊主抬杠,但不可否认,那些话的确刺激到软肋,至少自己从始至终没有放弃过梦想与报仇。

    “你为什么要跟踪我?”萧皓问道。

    将木柴投进火中,吴塔拍了拍手,沉声道:“我想请你帮个忙。”

    萧皓愣了愣,茫然不解:“说说看,我倒是很好奇。”

    “我想加入萧家,你帮我疏通疏通关系可好?”吴塔咧嘴笑道。

    萧皓冷眼看着吴塔,沉声问道:“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有些事情,你不需要知道,总之我不会在萧家搞事,更不会给你添乱。”

    “放屁,你当老子是三岁小孩么,从头到尾,我一直被你作弄,很明显这是个陷阱。”

    “我救了你两次,就算是陷阱,这么大的人情,你也得义无反顾的往里跳。”

    “他奶奶的,你终于说实话了,好啊,帮你也行,最起码你也该露露底牌了吧,否则免谈。”

    闻言,吴塔沉默不语,眼中有着复杂神色,过了好半晌,似乎做出什么重要决定,深吸口气,沉声道:“三年前,我被仇人追杀,要不是夜家主挺身相救,我早就身死,所以那个时候,我就发誓,这个人情,早晚要还给他,至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不用我说,你也该清楚了。”

    “哼,这个故事听起来好逼真,你以为我会信,即便你是还人情,也不能让我来背黑锅,把内奸安插进家族,那可是叛族重罪。”

    萧皓依旧是半信半疑,狐狸终究是狐狸,谁知道,那句话真,那句话假。

    “大丈夫生于天地间,首先要学会重情重义,我承认利用了你,但那也是迫不得已,况且这只是走个表面形势,我并不会窃取萧家重要机密,再怎么说,我也是救命恩人,你连这个忙都不肯帮,还算是个男人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