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章 怎么怂了
    还是老地方天地楼,兰陵天依旧坐在原来的位置,独自饮酒,唯独不同的是包间中多出了几名兰家护卫。

    萧皓落座后,也不说话,端起酒壶将酒杯斟满,一饮而尽,紧接着拿起筷子大口吃菜,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

    一众护卫错愕的看着萧皓,心中都在怀疑,眼前少年是不是脑袋让驴踢了,难道他不知道坐在对面的是叱刹风云的大人物。

    兰陵天笑而不语,萧皓这样的举动在他看来,更像是视死如归的表现。

    半晌后,萧皓风卷残云吃的差不多了,打了几个饱嗝后,淡淡的道:“兰家主真是有耐心,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的盛情款待。”

    “你想吃,随时都可以来吃,接下来,我们可以谈谈正事了吧?”

    兰陵天话锋一转,目光变得凌厉起来。

    萧皓清了清嗓子,低头吐了口痰,然后抬头看向兰陵天,淡笑道:“我看没必要谈了吧,偷卖山参的事情,即便被家族查到了,最多毒打我一顿,但要是出卖家族的话,我想我会死的很惨。”

    兰陵天笑容渐渐凝固,微眯着眼睛,沉声道:“这是我自降身份,第二次约你出来,你觉得还有选择的余地么?”

    话音刚落,身边几名护卫纷纷抽出兵器,横眉立目,身上散发着杀气。

    萧皓撇了撇嘴,冷笑道:“从我离开家族的时候,就已经被执法堂成员盯上了,你可以杀了我,不过此事传回家族,兰家主认为萧家高层会怎么想,会不会认为兰家是挑起萧雷两家的幕后主谋,现在想杀人灭口。”

    兰陵天微微愣了愣,片刻后,脸庞上那抹怒气渐渐烟消云散,淡淡的道:“小家伙果然是诡计多端,不过你的威胁对我来说,起不到任何作用,正如你所说,杀了你会带来麻烦,但如果换个方式,我想事情就变得简单了许多。”

    “什么意思?”萧皓沉声问道。

    兰陵天戏谑道:“我想砍掉你的双手,萧家应该不会介意的,至少你还活着。”

    话毕,身边几名兰家护卫冲上前,伸手便抓,见状,萧皓抬腿踢翻桌子,身体一缩,从几名护卫腋下钻了过去,紧接着抡起诛天宝刀劈倒一人,顿时鲜血四溅,惨叫连连。

    萧皓敢反抗的确有些出人意料,随着那名护卫惨死,其余众人都是勃然大怒,挥刀便砍...

    “轰”

    房间内空间狭窄,萧皓逼退众人后,破门而出,冲到走廊,此时正在喝酒吃饭的客人被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跳,紧接着犹如无头苍蝇般四散而逃,乱成一团。

    “噗”

    “啊...”

    随着萧皓实力大增,眼前这些只有后天三四重实力的兰家护卫根本无法抵御,几个呼吸间,便有两人倒在血泊中。

    兰陵天倒背着双手,眉头紧锁,显然萧皓的实力让他颇感意外,据他所了解,此子在萧家只不过是个名不转经传的西院普通子弟,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子弟按照常理不应该达到如此高度才对,可是...

    “嗖”

    眼见萧皓就要成功脱困,兰陵天终于选择出手,身形一闪,来到近前,双手一探,抓向萧皓面门...

    后天十重境界强者的出击,可以说是摧枯拉朽的,事情也的确如此,萧皓刚刚躲过一击,眨眼间双肩便是被锁住,紧接着犹如垃圾般被丢了出去...

    “咣当”

    狠狠撞在墙壁上,萧皓感觉身体仿佛散了架似的,疼痛万分,随之而来,便是几名护卫冲过来,七手八脚将他摁在地上,无法动弹。

    “本以为你只是个贪财的小家伙,没想到你的勇气也这么大。”兰陵天云淡风轻的微笑道。

    这是萧皓第一次正面与巅峰强者交手,结果只是短短两个回合便输得一败涂地,这让他清醒认识到实力上的差距,不过眼下他最担心的就是目前的处境,任人宰割的滋味可是不好受的。

    “哼,堂堂叱刹风云的大人物竟然对晚辈出手,兰家主脸皮真是够厚的。”

    虽然萧皓被束缚住,但是那张黑嘴依旧不服输的说着,企图用这种方式让兰陵天颜面扫地,无言以对。

    “牙尖嘴利,待会把你双手剁下来,希望你依然有勇气面对。”

    话毕,兰陵天示意护卫按照吩咐去做。

    锋利的大刀在面前晃来晃去,萧皓本能的拼命挣扎,就在这时,兰陵天目光不经意间落在萧皓的胸口处,此时扯烂的衣服里面隐隐约约闪烁着金芒。

    皱了皱眉,兰陵天好奇的从萧皓怀中将令牌掏了出来,仅仅只是这么一眼,整个人如遭雷击,瞬间石化在原地。

    “王八蛋,你别光顾着看,我的手快没了。”萧皓声嘶底里的怒骂道。

    负责行刑的护卫可是没有丝毫停顿,手起刀落,砍了下去...

    “嘭”

    “啊...”

    千钧一发之际,兰陵天回过神来,想都没想,一记鞭腿将那名护卫踢飞出去。

    死里逃生,萧皓终于松了口气,就连后背都被冷汗所浸透,一时间,感觉脑袋晕乎乎的。

    “这块令牌,你是从哪里弄来的?”兰陵天沉声问道。

    深吸口气,萧皓阵阵冷笑,眼中充斥着挑衅,讥讽道:“把我的双手剁下来,我就告诉你。”

    “你...”

    兰陵天气的咬牙切齿,萧皓越是肆无忌惮,越说明这块令牌与他存在着关联,而这块令牌意味着什么,他比谁都清楚。

    吐了口血水,萧皓沉声道:“你不是很想让我屈服,为你所用么,现在怎么怂了,大人物!”

    被一个蝼蚁所取笑,饶是兰陵天定力再好,心中也渐渐涌上怒火,伸手揪住萧皓胸襟,冰冷的道:“别在挑衅我,否则有你好果子吃。”

    “你敢动我一下手指头,我保证精铁卫会踏平兰家,不信你就试试看。”

    萧皓的语气极为肯定,这让兰陵天产生忌惮,在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他还真的不敢太草率,毕竟他背负着整个家族,考虑良久后,终于松开了双手。

    整理下长袍,萧皓伸手抢过令牌揣进怀中,继续道:“从今天起,劝你不要再纠缠着我,我们是两路人,最好别走到同一条路上。”话毕,推开身边几名护卫,愤然离去。

    兰陵天没有阻止,而是木讷的站在原地,他并没有因为方才那一席话感到恐惧,他所担忧的是,龙驹将军与萧家是否私底下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然的话,萧皓绝不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