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威逼利诱
    萧皓在房间中徘徊半晌,眸子中渐渐变得凌厉,而这抹凌厉来自于对家族的不满,稍稍犹豫,看向萧剑,沉声道:“能不能帮我个忙?”

    “什么忙?”萧剑问道。

    “明天我有重要事情要出去办,你能否帮我解决掉尾巴。”

    既然萧剑敢冒着风险提醒自己,那么他就是个值得信赖的兄弟。

    目光平静的看着萧皓,萧剑淡淡的道:“没问题,但有件事情,你能不能如实相告?”

    “说”

    “你到底有没有撒谎?”

    “没有”

    点了点头,萧剑没有再继续追问,随即转身离去。

    ……

    第二天,晌午

    萧皓刚刚离开护送队,就被执法堂成员盯上,跟踪了几条街道后,那名执法堂成员忽然眼前一黑,失去知觉,紧接着被人犹如拖死狗般拖进胡同内。

    萧皓转身与萧剑相互点了点头,眨眼间消失在街道上。

    天地楼

    萧皓刚进入酒楼,眼尖的兰家护卫便是迎了上来,随即带着他来到三楼的包间。

    此时,兰凌天正坐在里面独自饮酒,萧皓能来赴约并没有让他感到意外,那副智者运筹帷幄的淡然,展现的淋漓尽致。

    “坐吧”兰陵天淡笑道。

    萧皓也不客气,面无表情的坐在对面,目光平静的看着兰陵天,沉声道:“兰家主出尔反尔,真是让晚辈刮目相看。”

    “小友不必生气,我请你来,是想做桩买卖。”

    话毕,兰陵天拍了拍手,随即身后护卫将一个用红布遮盖的方盘放在了桌子上。

    笑了笑,兰凌天伸手掀开红布,那刹间几十枚金灿灿的元宝与一沓厚厚银票落入眼帘。

    扫了眼,萧皓无动于衷,淡淡的道:“这是什么意思?”

    “如果你答应转投为兰家效力,这些钱财全是你的。”兰陵天道。

    “兰家主说笑吧,叛族可是死罪,晚辈胆子再大,也不敢拿自己小命做赌注,所以这些钱,你还是收回去吧。”萧皓苦笑道。

    兰陵天也不动怒,似乎早就知道萧皓会这么回答,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意味深长:“我并不觉得小友是胆小怕事之人,相反做事胆大心细,另外我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送出去的钱,从不会收回来,小友是聪明人,还是考虑清楚吧。”

    皱了皱眉,萧皓岂会听不出来威胁之意,看样子兰陵天是打定主意要将自己拉下水,稍稍犹豫,沉声道:“这件事情关系到我的性命,恕我不能马上回复你,可否让我考虑几天?”

    “可以”

    兰陵天忽然又想起什么,饶有兴致的继续道:“小友对雷家抢夺萧家货物的事情,怎么看?”

    “我在族中人微言轻,兰家主这么问,我有些不太理解。”萧皓不动声色的道。

    兰陵天笑道:“上回在古铁街,我可是亲眼所见,小友指证雷家所为,这有什么不好理解的。”

    闻言,萧皓真是头疼欲裂,似乎跳进了漩涡中般越陷越深,这些大人物都是老奸巨猾之辈,家族防着自己,现在又被兰家咬着不

    放,真不知道,这苦逼的日子,啥时候是个头。

    萧皓正欲说话,就在这时,目光不经意间透过窗口扫向街道,此时下方人群中,一个身材高大的背影,瞬间引起了他的注意。

    眸子一亮,萧皓立即从这道背影认出此人就是吴塔,这段时间以来,自己有很多疑团未解,而吴塔就是解开疑点的关键,现在遇到他,心里岂会不激动,于是招呼也没打,迅速起身顺着窗户跳了下去...

    “家主,他...”

    “随他去吧!”

    兰陵天倒背着双手,看着渐渐远去的背影,嘴角掀起微笑。

    “吴塔”

    正在闲逛,吴塔忽听身后有人喊他,转身看去,只见萧皓正火速追来,瞬间脸色大变,惊的“妈呀”一声,拔腿就跑。

    “王八蛋,果然是做贼心虚!”

    吴塔逃跑,萧皓便知此事有蹊跷,顿时气的火冒三丈,加快脚步狂追不舍。

    吴塔本就身高力大,逃起命来更是犹如疯牛般横冲直撞,眨眼间在人群中炸开了锅,更有甚者直接被他撞飞到半空中,惨叫连连...

    随着距离越拉越近,萧皓飞身跃起,右脚对着吴塔脑袋横扫而出,见状吴塔转身,伸出双手便抓脚踝...

    萧皓知道力量上不占优势,于是迅速收腿,改为右肘俯冲直击面门。

    吴塔自持力大无穷,也不闪避,双臂交错向上招架,硬生生接下来迅猛的肘击,然而萧皓早已蓄势待发的左拳,几乎在同时间,狠狠击打在他的软肋上。

    “嘭”

    劲拳力大无比,饶是吴塔抗击打能力在强,身体也被击打的缩成大虾,与此同时,暴怒中的萧皓可是没有丝毫手软,双拳抡起犹如打沙包般狂轰乱炸...

    “嘭嘭嘭嘭嘭嘭嘭...”

    “啊...饶命,饶命啊!”

    短短数日不见,吴塔没想到萧皓居然变态般的实力大增,原先还能勉强招架几下,现在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最要命的是,萧家劲拳那讨厌到极点的暗劲钻进到体内仿佛如遭雷击般,痛不欲生。

    揪住头发吴塔,萧皓恶狠狠的将他拖进胡同中,抖手抽了几个响亮的大耳光,怒骂道:“他奶奶的,你敢耍老子!”

    吴塔满脸淤青,口鼻流血,懵逼道:“我耍你什么了?”

    “还敢嘴硬!”

    萧皓横眉立目,伸手抓向他的挡住,用力一攥,疼的吴塔张着嘴巴,直翻白眼。

    “说,你们到底受谁指使来抢夺货物的,你要是敢骗我,从今往后,我就让你天天夹着腿走路,尿尿蹲着。”

    “轻...轻点,我说,我说,是...是夜家授意让我们陷害雷家的。”吴塔呲牙咧嘴道。

    微眯着眼睛,萧皓冰冷的道:“这么说,你被俘是有意的,在我面前逼叨逼叨的也是有意的,包括我亲眼目睹的更是有意安排的,行啊,你们把老子当猴耍了。”

    “我也没办法啊,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再说我对你也不薄呀,要不是我暗中出手救你,以蒋吉的性格,早把你废了。”吴塔解释道。

    闻听此言,萧皓回忆起那日大战,不得不承认,要不是吴塔暗中解围,自己母庸置疑的栽在蒋吉手中,想到这里,愤怒的右手渐渐松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