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腥风血雨
    现在萧皓可以确定丹田中的红雾就是五种属性之一的火属性元力,而这团雾气产生就证明成功开辟出五分之一的气海,那么接下来只要在修炼另外四种属性,到时候自己就真正成为了绝顶强者。

    当退出修炼时,萧皓惊讶的发现已经是第二天清晨,舒服的伸了个懒腰,感觉身体神清气爽,得意的笑了笑,随即吹了声口哨,带着小天离开了幽谷...

    ……

    三天后,当萧皓返回家族时,护送队掀起轩然大波,所有人都以为他必死无疑,然而却没想到,他还能活着回来,于是众人纷纷猜测,当然绝大部分的人都认为萧皓是临阵脱逃。

    对于临阵脱逃,向来都是家族所不能接受的,一个家族崛起靠的就是忠诚与团结,没有绝对的忠诚,那么就没有为家族舍身忘死的勇气,所以家族对待没有忠诚的族人从不手软。

    显然萧皓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个下场,当他被执法堂带走的时候,方才知道自己似乎跳进了万丈深渊。

    ……

    大厅中

    大长老萧奇烈以及其他几位高层表情凝重,沉默不语,一时间,场中气氛极为压抑。

    首位上,一名身穿金袍的中年男人,手指有节奏的轻敲着桌面,良久后,深邃的目光看向众位长老,沉声道:“诸位,你们看此事可信度能占几成?”

    “原本只占五成,现在那名叫萧皓队员回来后,我看此事可信度能占九成。”

    执法堂长老与萧皓早已谈过话,凭借多年经验以及从言谈举止上的观察,他没看出来任何破绽。

    “我看未必,此子尚且年轻,又怕承担责任,难免会有添油加醋的嫌疑,况且只有他一人能证明是雷家所为,实在让人无法轻易相信。”萧奇烈道。

    点了点头,中年男人道:“大长老所言极是,此事牵扯到雷家,问题就变得更加复杂起来,两族开战,非同小可,若没有确凿证据,恐怕很难让人信服,搞不好还会让其他两家误以为是萧家在挑事,那样的话,我们就被动了。”

    “家主,那我们就要忍下此事了?”执法堂长老,难以置信的问道。

    剑眉轻佻,家主萧敬山淡淡的道:“不是忍,而是换个方式解决,既然他们暗中搞事,那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岂不是更好,他们要是敢先撕破脸,萧家随时奉陪!”

    闻言,众人都表示赞同,先有麒麟山悍匪夜袭,后有雷家搞事,最近这段时间,可是让他们憋了满肚子邪火,现在家主回来亲自主持大局,顿时激动万分。

    “家主,那名叫萧皓的族人如何处置?”执法堂长老,问道。

    稍稍犹豫,萧敬山沉声道:“先放回去吧,最近这段时间,族人情绪都不太稳定,就不要再添乱了。”话毕,拂袖而去。

    家主走后,大长老萧奇烈看向执法堂长老,提醒道:“此子就是个惹事精,你给我盯紧些,若是有什么不轨行为,马上向我禀报。”

    “遵命!”

    执法堂长老毕恭毕敬的退出大厅。

    ……

    被关押两天,萧皓终于走出执法堂,这时萧剑早已在外面等候多时。

    “恭喜你获得自由。”

    萧剑松了口气,他最清楚执法堂的规矩,现在萧皓能安然无恙出来已经算是个奇迹。

    扭了扭脖子,萧皓不以为然:“恭喜个屁,老子刚回来就像犯人似的抓进来,真他奶奶的憋屈。”

    “事情原委我听说了,还不是你逞能非要自己去侦察,不然也不会引来祸事。”萧剑淡淡的道。

    萧皓哑口无言,心中感慨万千,自己咋说也算干了件正事查出幕后主谋,没有奖励也就算了,相反自己好像做了错事似的。

    “对了,执法堂准备如何处置护送队?”

    萧皓忽然想起共同经历生死的兄弟们,不由得担心起来。

    摇了摇头,萧剑沉声道:“如果真是雷家所为,护送队应该承担不了什么责任,不过我要提醒你,执法堂长老似乎对你很不待见,以后行事最好稳妥些,千万不要在落入执法堂,不然的话,你就不会像今天这般幸运了。”

    萧皓并不感到惊讶,当初西院大闹执法堂可是自己策划的,那些高层早就对他恨之入骨,只不过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收拾自己罢了,至于这次嘛,自己提供了重要线索,或多或少,于情于理也算是个人证,自然不能处罚于他。

    接下来的日子,风华城进入了腥风血雨中,雷家货物多起被抢,伤亡数十人,凶徒们做事狠辣利索,没有在现场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另外,在这个敏感时期,萧家似乎有意挤兑雷家各处产业,将所有的货品价格降低,顿时引来顾客疯抢,而反观雷家商铺却是门前冷清,货品滞销。

    萧雷两家大斗法,从开始互相口角谩骂,渐渐上升到大打出手,人数从十几人转变成百人大战,打斗场面极为惨烈,而这个过程中,彼此都有大量伤亡,一时间,成为了不死不休的局面。

    当然,萧皓也加入了战斗,并且乐此不疲,渐渐他的狠辣在族人中也开始小有名气,尤其是以一敌三的战绩,更是出尽了风头。

    日头高照

    古铁商街,这条风华城最繁华的地段,此时变得异常冷清,半晌后,街道尽头南北两端涌来两群人。

    双方对立而站,怒目而视,手中兵器闪烁着寒光。

    这时,雷风厉从人群中走出,目光愤恨的看着萧敬山,沉声道:“萧敬山,你违背城主定下的协议,公然挑衅雷家,是何用意?”

    萧敬山不为所动,倒背着双手,淡笑道:“萧家只是公平竞争而已,倒是你们率先打砸我们的商铺,怎么还反咬一口,莫非雷家主的脑袋长到狗身上去了,真是可笑。”

    “哼,你表面大义凛然,正人君子的模样,实则背地里却是个道貌岸然的卑鄙小人。”雷风厉怒骂道。

    “我若是小人,你也比我矮上一头,彼此心照不宣罢了。”萧敬山嗤之以鼻道。

    “心照不宣?我问你,你抢夺雷家货物是什么意思,你当我调查不出来么。”

    话毕,雷风厉挥了挥手,不大会,两名族人押解着一名披头散发,满脸是血的人走了出来。

    那名满脸是血的人,抬起头看见萧敬山后,顿时双腿一软跪在地上,哭喊道:“萧家主饶命啊,我实在挺不住他们的折磨了,求求你们放过了我吧。”

    皱了皱眉,萧敬山知道雇人抢货的事情隐瞒不过,于是冷哼一声,不以为然:“知道又怎么样,难道你有证人,我就没有么,萧皓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