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谁是主谋
    见萧皓不理睬自己,巨汉暴跳如雷,双脚奔跑如风,挥舞着双斧砍了过来。

    萧皓心神空灵,眸子不起波澜,待得双斧即将落下的那刹间,手腕一抖,长枪闪电般刺出,正好不偏不倚的穿过双斧中间,紧接着左右一摆,挑开势大力沉的攻击。

    巨汉其势太猛,根本收不回手,双斧跑偏着从萧皓身体两侧狠狠落下。

    几乎在同时间,萧皓身形犹如泥鳅般从巨汉腋下钻过,迅速转身抡枪拦腰横扫...

    背后传来尖锐的破风声,巨汉就知道情况不妙,挥斧便挡,然而就在这时,长枪突然改变攻击方向,枪尖直奔胯下,由横扫转变成上挑...

    见状,巨汉大惊失色,迅速跃起凌空翻滚出去,这才险而又险的躲开致命一击。

    接下来打斗,巨汉彻底落在下风,站在原地都不敢轻易出招,只要双斧稍有动作,萧皓都能快他一步,破其招式,频频压制他,最令他头疼的是,身边还有条白狗频频干扰他,打又打不着。

    这场打斗可是让萧皓畅快淋漓,之所以会越打越顺,完全靠的就是五官与心神达到两者合一的空灵状态,身随心动,枪随意动,不得不说,巨汉是悲催的,悲催到无法还手,无法逃脱,只能傻呆呆的站在原地任由宰割。

    “服不服?”

    长枪狠狠戳在地上,萧皓眉毛轻佻,露出洁白的小虎牙。

    “你...你耍赖!”

    巨汉早已失去信心,哭丧着脸,“咣当”把双斧丢在地上。

    “耍个毛赖,打不过就是打不过,有能耐捡起双斧再战。”

    萧皓感觉颇为好笑,这么个大块头怎么耍起熊来跟个孩子似的。

    “你求我,我也不打了,太他奶奶憋屈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巨汉知道自己逃不掉了,干脆把心一横,盘膝坐在地上,等待处置。

    “你叫什么名字?”萧皓问道。

    翻了翻白眼,巨汉沉声道:“吴塔!”

    “人如其名,今天幸好是我,换作别人,说不准就得被你劈成两半,惨死当场。”萧皓淡笑道。

    “萧家不愧是四大家族,没想到护送队中,居然会出现你这样的强者,即使我今天死在你的枪下,我也感到很荣幸,说实话,我很敬佩你。”吴塔咧嘴道。

    就在两人谈话的时候,萧风带着队员火速赶了过来,当看见场中情景时,先是愣了愣,随即开口询问道:“他们往哪个方向跑了?”

    摇了摇头,萧皓无奈道:“我已经尽力了,货是丢了,不过抓了个活的,或许我们还有希望查出是何人所为。”

    闻言,萧风点了点头,随即面目狰狞的看向吴塔,心中那份耻辱与怒火陡然升起,于是拖着巨剑来到近前,不由分说,一脚将其踢飞数丈远。

    “说,是谁指使你们来抢货的,牙崩半个不字,老子挥剑劈了你!”

    话毕,怒火冲天的萧风将巨剑高高举起。

    “头,砍掉他的双手,废了他。”

    “对,我们死了那么多兄弟,不能便宜了他。”

    队员们情绪激动,眼中充满着怒火与悲伤。

    “要杀便杀,爷爷要是哼一声,就不姓吴。”

    擦了把嘴角血渍,吴塔眼睛一闭,昂首挺胸。

    “妈的,你当老子不敢么?”

    萧风怒不可遏,瞬间失去理智,手起剑落,劈了下去。

    “叮当”

    长枪架住巨剑,传来清脆的响声。

    “萧皓,你要干嘛?”萧风双眼布满血丝,怒吼道。

    “你就这么宰了他,岂不是白白浪费了,他可是我们能不能找回货物的关键。”萧皓淡淡的道。

    “我...”

    萧风刚欲反驳,但转念想想,事实的确如此,如果断了线索,谁也没办法向家族交待。

    “先把他捆起来,然后我们暂作休息,一起商议下对策,如果我们实在没有办法,就把他交给家族,最起码也有个交待。”

    萧皓嘴上虽这么说着,实则是不忍心看着吴塔死在剑下,不知为何,他对这个大家伙有着莫名的好感。

    冷静下来后,萧风并没有反对萧皓的意见,而是紧忙查看伤亡情况,这次是迄今为止护送队遭遇最惨烈的大战,不但丢了货,就连队员们也都丧失了斗志,而他身为队长更是难逃其咎。

    将吴塔捆好吊在树上,队员们颓废的坐在地上,沉默不语,见状,萧皓叹了口气,曾几何时,他也有着同样的颓废,那是无能为力的表现。

    见萧风哭丧着脸走来,萧皓皱了皱,紧忙上前几步,询问道:“情况如何?”

    “死了九个,伤了十二个,接近一半的战斗力就这么没了。”萧风道。

    “这不怪你,他们是有备而来的,况且这些人实力都不弱,没有全军覆没就已经是奇迹了。”萧皓安慰道。

    苦笑了笑,萧风道:“很显然他们没有杀人灭口的打算,否则我们也不会剩下这么多兄弟。”

    耸了耸肩,萧皓不置可否,方才大战,不论从人数,还是整体实力,那些假悍匪都远远超过他们,如果真是不死不休的打斗,他相信护送队十有**会被灭团。

    “哦,对了,刚才听你说,他们是三大家族派来的,你可有真凭实据?”

    萧皓忽然想起此事。

    “没有,只是猜测,不过这种可能性极大。”眨巴几下眼睛,萧风压低声音继续道:“几年前,四大家族彼此间都用过类似手段从对方手中抢夺资源,不过到最后,四位家主在城主极力撮合下,签订了互不干扰协议,这才将此事压了下去。”

    “这么说来,近几年都是风平浪静的,为何现在突然有人冒出来搞事,难道他们不怕被查出来,受到另外三家联手打压么?”

    萧皓感到茫然不解。

    “此一时彼一时,敢反悔协议的,必然与萧家势如水火,而这三家当中,雷家嫌疑最小,兰夜两家嫌疑最大,毕竟他们有着错综复杂的关系,依我看,此事很可能与新秀赛冠军有关联,再怎么说,我们也是从兰家手中不太光彩的获得胜利,最要命的是,还把兰陵天的儿子打成重伤。”萧风猜测道。

    “呃,你是说兰家很可能是幕后操控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