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你去秒他
    护送队,顾名思义就是负责运送货物,保证安全抵达目的地,而专门成立的队伍。

    萧家共有二支大队,五支小队,大队人数在五十人左右,小队人数在二十人左右。

    每次家族有货物输送时,都会根据货物数量或者价值来决定由哪支队伍来完成护送任务,虽说这项工作有着很大的危险性,但闲暇时,也是最轻松的,正因为如此,家族分支子弟都是挤破脑袋,想要加入护送队。

    了解大概后,萧皓也有些动心,危不危险倒不在乎,该是河里死,井里死不了,操那份闲心根本没用。

    萧皓最怕高层把他安排到药铺或者绸缎店当个伙计,天天起早贪黑的守在店里,那样的话,简直是生不如死。

    “咳咳,你有几分把握,把我安排进护送队?”

    萧皓也不避讳,开门见山。

    “那就要看你花多少银子了。”萧宏山坏笑道。

    四目相对,萧皓立即察觉到萧宏山眼神中的贪婪与奸诈,心中咒骂几句后,然后嘿嘿笑道:“放心吧,你给我指了条明路,做兄弟的不会让白帮忙。”话毕,从怀中拿出十张百两银票放在桌子上。

    见状,萧宏山大喜,急忙伸手去拿银票,不料这时,萧皓伸手摁在了他的手上。

    “你这是...”

    萧宏山茫然不解。

    “你还没有回答我,有几成把握呢?”萧皓淡笑道。

    “七八成吧!”

    话音刚落,萧皓又拿出一千两银子扔在桌子上,淡淡的道:“怎么活动是你的事情,我只要求一点,必须加入护送队!”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萧宏山早已被金钱冲昏头脑,拍着胸脯保证道。

    两人商议完毕,萧皓告辞离去。

    一路上,萧皓愁眉苦脸,不知道回去以后该如何向众人诉说此事,自己的问题倒是解决了,可是那些兄弟们却只能各安天命。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不巧迎面遇见一大群说笑的东院少年,萧环顾下四周,见没有回避的地方,深吸口气,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萧皓并不是惧怕东院的天之骄子们,而是这些家伙似乎已经习惯了取笑西院,诸如此类的事情屡见不鲜,正因为如此,西院少年都是敢恨不敢骂,敬而远之。

    果不其然,那群少年发现萧皓以后,互相递了个眼神,于是嬉皮笑脸的将他围在中间。

    去路被堵,萧皓冷眼旁观,默不作声。

    “你们猜猜看,这小子是谁?”

    “嘿嘿,还用猜么,肯定是西院的人呗。”

    “你只答对一半,这小子就是前段时间在执法堂门前顶撞大长老的人。”

    “呦呵,原来是个硬茬子啊!”

    “等等,他哪里硬,哪里硬?”

    “哈哈...”

    东院少年们毫无避讳的说笑着,压根没把萧皓放在眼中。

    “我可以走了吧?”萧皓淡淡的道。

    “怎么见到我们,你很不爽么?”

    一名少年抱着双肩,满脸不屑的表情。

    闻言,萧皓苦笑不得,这话问的就跟放屁似的,真不知道,是家族高层给他们惯的臭毛病,还是他们天生就是群白痴。

    “各位大神,我还有事情要办,麻烦闪开道路好么?”萧皓似笑非笑的道。

    &

    nbsp; “据说你挺硬的,怎么现在软了,是不是听说西院要取消掉,你害怕没有用武之地了,没关系啊,你求求我们,或许我们会给你安排个合适的工作。”

    少年们并没有要放萧皓离去的意思,依旧饶有兴致的说笑着。

    耸了耸肩,萧皓撇嘴道:“对于软硬,我没什么概念,我只知道新秀赛冠军出自西院,而你们却变成旁观者。”

    此话一出,无异于捅了马蜂窝,瞬间东院少年们笑容凝固,眼中涌现着怒火。

    “小子,你敢在说一遍么?”

    一名魁梧少年踏前几步,微眯着双眼,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抱歉,我没有重复说话的习惯。”

    撇了眼众人,萧皓微微握拢双拳,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看样子想要全身而退是不太可能了。

    “孬种,我提醒你,萧剑只是投机取巧捡了个便宜,东院随便拿出一个人来,都能秒了他。”那名少年冰冷的道。

    萧皓不怒反笑:“这里距离西院不到二十丈,萧剑就在里面养伤,有能耐你去秒他,我看看。”

    “你敢挑衅我?”

    那名少年怒不可遏。

    撇了撇嘴,萧皓不屑的道:“话是你说的,秒不妙在于你,但我敢保证,你们只要敢踏进西院半步,绝对会横着抬出去,不信,你就试试看。”

    “你...”

    那名少年脸色铁青,却又接不上话。

    “你们除了仗势欺人,就会以多欺少,有种你们就跟我去西院,欺负我自己,算什么男人。”萧皓讥讽道。

    “去就去,怕你不成。”

    “好啊,那就跟我来!”

    话毕,萧皓推开人群,直径奔着西院走去。

    东院少年也被激起怒火,互相瞅了瞅,紧接着大步流星跟了上去。

    回到西院后,萧皓暗松了口气,方才要不是急中生智,使了激将法,恐怕非得吃大亏,不过现在嘛,有些事情就不太好说了。

    此时,西院少年们正愁眉不展的谈论着何去何从,忽然见到萧皓带着一大群东院少年走了过来,顿时感到疑惑不解,于是纷纷迎了上去。

    “萧皓,他们这是...”

    “咳咳,这还看不出来么,他们是来闹事的。”

    话音刚落,众人全部愣在原地,用着诧异的目光注视着这群东院少年。

    “让萧剑滚出来,我倒要看看新秀赛冠军有多么了不起。”

    那名魁梧少年撇着嘴巴,满脸不屑,在其身后,东院少年们全部趾高气昂,如出一辙。

    “萧剑伤势未愈,你们想怎么样?”

    欺负人都欺负到家门口了,这种羞辱,是个有尊严的人都无法容忍,西院少年们渐渐点燃怒火,紧握双拳,怒目而视。

    “不想怎么样,我就是想告诉他,废物就是废物,即使脑袋上顶个光环,充其量也就是个耀眼的废物。”那名魁梧少年讥笑道。

    萧皓阵阵冷笑,他正犯愁如何才能点燃兄弟们的怒火,看样子自己是多虑了,这群白痴正在卖力气的自掘坟墓呢。

    要说以前顾忌,那是因为有着西院束缚,现在西院即将取消,这就相当于光脚不怕穿鞋的,谁还惯着谁啊。

    眼睛转了转,萧皓火上浇油:“萧剑是西院第一天才,他们骂萧剑是废物,言外之意,岂不是说,我们连废物都不如,杀人诛心,斩草除根,他们这是**裸的来刨根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