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小暴脾气
    萧皓挺身而出,顿时让萧宏山铁青着脸,下不来台,稍稍思索,便猜出准是他带头闹事。

    “萧剑在执法堂疗伤不好么,那里的条件可比西院强上数倍,你们这么做,非但救不了他,反而会害了他。”

    萧宏山强压着怒火,劝慰着众人。

    “咳咳,我觉得西院更好,难道你不觉得么?”

    萧皓清咳了咳,然后冲着萧宏山挤眉弄眼,暗示起来。

    萧宏山愣了愣,随即恍然大悟,方才光顾着生气,差点忘记萧皓有寻宝的功能,不过话又说回来,萧剑已经是执法堂成员,按照规定,他已经与西院脱离关系,自己就算想忙,恐怕也找不出合适理由。

    “你跟我来!”

    萧宏山眼睛转了转,清楚此地人多眼杂,不方便谈话,于是带着萧皓离开西院。

    来到外面以后,两人止住脚步,萧宏山埋怨道:“方才你煽动大家闹事,知不知道,会害死我的?”

    耸了耸肩,萧皓无辜道:“你可别冤枉我,这事是大家发自内心的,另外我已经打听过了,高层决定放弃为萧剑疗伤,既然如此,不如我们把死马当作活马医,看看能不能创造出奇迹。”

    “我明白你的意思,只不过...我人微言轻,恐怕无能为力啊。”萧宏山苦涩道。

    萧皓撇嘴道:“我也没指望你能帮上忙,我只求你别插手此事就行,至于如何能说服高层,就交给我们来想办法吧。”

    “放屁,你们闹事,我岂能不受株连,不行,绝对不行。”萧宏山反对道。

    闻言,萧皓脸色阴沉下来,微眯着眼睛,不悦的道:“啥意思,想翻脸不认人啊,平常收我礼物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大脾气,现在出事了,想公事公办,你拿我当猴耍么?”

    萧宏山惊呆在原地。

    萧皓没有理会,依旧冷冰冰的道:“朋友是用真心换来的,你敬我,我敬你,这事办不成,别说我不答应,就连其他人也不会答应的,说句难听的,到时候要把众人惹急了,联手推翻你,你照样得从执事位置上滚下来。”

    此时此刻,萧宏山是真的害怕了,萧皓的话,字字诛心,言下之意,就是想把自己绑在战船上,生死与共,然而最令他感到震惊的是,向来人畜无害的萧皓,翻脸比翻书还快,言谈举止,更像是个上位者,压根就没把自己放在眼中。

    偷瞟了眼,萧皓心中冷笑,继续道:“利与弊摆在眼前,至于你如何选择,好好考虑下吧,哦,对了,我私底下有句话要说,你要认我这个兄弟,富贵加身,你是聪明人,应该懂我的意思。”

    软硬兼施,萧宏山哪还有选择的余地,擦了把冷汗,苦笑道:“但愿你也是聪明人,做事要把握好尺度,千万不要挑战高层底线。”

    事已至此,萧皓也看出来萧宏山已经选择妥协,不在干涉此事,于是冷脸堆满笑容,嘿嘿笑道:“放心吧,不会乱来的,具体该如何行动,我还得回去集思广益,听听大家意见。”

    搞定萧宏山后,萧皓松了口气,再次回到西院,现在少年们因为萧剑的事情,变得空前团结,为了不泄露谈话内容,更是有人在门外负责把守。

    眼下,他们最担心就是萧剑的伤势,久病成疾,一旦错过最佳治疗时机,恐怕萧剑将会终身止步在后天六重境界,对于武者来说,那可是生不如死的滋味。

    至于萧皓提议要把萧剑要出来,放在西院疗伤,众人都是茫然不解,当然萧皓也不方便解释,但为了避免众人胡乱猜测,无奈只好胡诌八扯,慌称自己还剩下不少银子,足可以购买珍贵药材为萧剑调养伤势。

    大家都很聪明,没有人在继续追问银子从何而来,既然萧皓肯舍得花钱救萧剑,单凭这点,就已经让众人无可挑剔,敬佩万分。

    足足商议三个时辰,天色已经黑了下来,这时众人方才散去。

    第二天,清晨

    西院少年们按照事先计划,齐聚到执法堂大门前,盘膝而坐。

    执法堂向来都是家族最严厉的地方,平常时候,族人路过此地,都要绕着走,生怕引来无端的祸事,然而此时此刻,将近三百多名西院少年居然毫无畏惧的将这里堵的水泄不通。

    “这是什么情况?”

    执法堂长老看着沉默不语的西院少年们,茫然不解。

    “我早就过去询问了,可...可是他们就像聋子似的,根本不予理睬,真是怪哉?”执法堂成员回答道。

    “一个人聋了,倒不稀奇,难道三百多人能全变成聋子,此事必有蹊跷。”

    执法堂长老皱着眉头,心中猜测着种种可能性。

    “要不要抓几个进去,审问审问?”那名成员建议道。

    “万万不可,看着阵仗,他们是来者不善啊,快,快去通知大长老。”

    执法堂长老看出苗头不对,于是不敢胡来,紧忙命人去请大长老。

    半晌后,大长老带着十几名护卫来到执法堂门前,见状早已恭候多时的执法堂长老就欲上前说明情况,不料,却被大长老伸手阻止下来。

    扫了眼众人,大长老淡淡的道:“谁能告诉我,你们想要干什么吗?”

    一片死寂,无人回答。

    “有胆量来闹事,却又不敢说话,这就是西院作风么?”大长老阴沉着脸,顿了顿,随即扭头看向身边护卫,继续道:“你带人去把萧宏山抓来,我要当面兴师问罪。”

    “不必了!”

    萧皓从人群中站了起来。

    “又是你”

    大长老略微有些吃惊,怎么最近这个少年总是出现在自己眼前。

    萧皓缓步走出人群,然后向着大长老躬身行礼,声音平静的道:“我们来到执法堂门前静坐,并非闹事,相反而是乞求大长老允许,将萧剑安顿在西院疗伤,我们人微言轻,迫不得已才想出此办法,还望恕罪。”

    “这是何意,莫非你们信不过执法堂会照顾不好萧剑,还是对我持有偏见?”大长老面无表情的问道。

    “是的,大长老说的两点,都有!”

    萧皓不假思索,语出惊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