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各显实力
    萧奇烈在三位家主邀请下,起身缓步走到擂台中央,开始主持大局。

    面对人山人海,萧奇烈伸出双手往下压了压,示意大家安静,片刻后,喧哗声渐渐变小,方才开口:“四大家族每三年都会在这里举办新秀赛,规则嘛,还是老样子,我就不在重复了,为了不耽误时间,我宣布比赛正式开始!”

    话音刚落,场下响起震耳欲聋的热烈掌声与叫好声,足见这次盛况带给百姓们的欣赏性是多么的巨大。

    随着萧奇烈宣布,雷家人群中闪出名身背巨剑的黑脸少年,身形一闪,登上擂台,那副冷峻的表情中透着舍我其谁的气势。

    雷家率先登场,其余三家主事人表情依旧风轻云淡,大不会,兰家走出名青涩少年,不疾不徐的踏上擂台与那名黑脸少年对立而站,互相嘲笑几句后,紧接着斗在一起。

    两人刚交手,便是拼劲全力,黑脸少年的手中巨剑舞得密不通风,攻势凌厉,而那名青涩少年也不遑多让,双手弯刀,左右开攻,神出鬼没,一时间打的难解难分。

    略微观察片刻,萧皓便失去了兴趣,场中两名少年实力也就在后天六重,虽说这样的实力已经不弱,但要分和谁比,远的不说,就说近的,萧誉的实力就可以完虐他俩。

    显然除了萧皓这么想以外,其他人也都是这个想法,所以表现的都很淡定自若,因为大家都知道好戏还没有正式上演,于是全部耐着性子,边谈边等。

    三十几个回合后,青涩少年终于招架不住黑脸少年狂猛的进攻,一招不慎,身后挨了一脚,被黑脸少年不留情面的踢下擂台。

    随着兰家青涩少年惨败,夜家又冲上名手持银枪的少年与黑脸少年斗在一起...

    这回萧皓却是来了兴致,眸子死死盯着夜家少年,随着银枪犹如蛟龙出海般上下翻飞,黑脸少年明显在速度上有些跟不上去,巨剑所施展的招式逐渐变得散乱。

    “这就是夜家最擅长的枪法么?”

    萧皓有些失望,虽然夜家少年所施展的枪法绚烂夺目,进攻凌厉无比,可是身为同样玩枪的自己,却是能从中看出许多破绽与不足的地方,这不是目中无人,认为自己有多么了不起,而是“斗转星移”带给他的强大自信。

    时间流逝,四家轮番登台较量,输赢参半,而随着前面十几场战斗结束,后面的比赛渐渐进入到**,实力也越来越强,就连四位主事人表情也开始变得严肃。

    “嘭”

    “啊”

    一名夜家少年凌空抽射,狠狠踢在兰家少年脸颊上,直接将其踢飞出数丈远,倒地不起。

    而这名夜家少年登台后,已经连续赢了三场,势不可挡,场下百姓们欢呼雀跃,这下可是让另外三家颜面扫地。

    “夜儿,时候差不多了,该轮到你出场扫清障碍了。”兰凌天扭头看向儿子,淡淡的道。

    “遵命!”

    兰夜点了点头,深邃的星目没有一丝波澜,就这样慢慢悠悠登上擂台。

    “重头戏来了,那个家伙就是兰陵天的儿子,兰夜!”萧孟激动的道。

    闻言,萧皓定睛望去,这样的身份,应该可以说是四大家族年轻一辈中真正的佼佼者,单凭兰夜那处事不惊,淡定自若的模样,不用比试,胜负都能了然于胸,如果说

    真有意外的话,那就是另外三家的贵公子登台亮相。

    果不其然,兰夜与那名风头正劲的夜家少年交手不到十几个回合,瞬间抓住破绽,长剑寒光爆闪,一道血线从夜家少年胸口飙射而出,紧接着传来一声惨叫,“噗通”摔倒在地,失去生机。

    一片死寂,所有人全部呆若木鸡。

    夜无行拍桌而起,眼中充斥着怒火,随即扭头看向兰陵天,沉声道:“按照比赛规则,都是点到为止,不得伤人性命,夜儿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抿了口茶,兰陵天饶有兴致看着愤怒中的夜无行,意味深长:“刀剑不长眼,哪能做到万无一失,夜家主何必如此动怒,你若不甘心,大可以吩咐其他人也不必手下留情。”

    “你...”

    夜无行脸色铁青,哑口无言,眼中有着复杂神色。

    雷风厉哈哈大笑,用着幸灾乐祸的眼色看着夜无行,挖苦道:“夜家主没想到兰夜会成长这么快吧,怎么样,身为亲舅舅的滋味不好受吧。”

    “雷风厉,你少说风凉话,我做事向来都不后悔,以前如此,现在亦是如此。”夜无行咬牙切齿的道。

    兰夜击杀夜家子弟的事情,转瞬间引起哗然,比赛也因此中断,众人纷纷把目光投向三位家主。

    萧皓也是感到震惊无比,定了定神,扭头看向萧孟,低声问道:“这是啥情况?”

    “据听说,兰夜是夜家主的亲外甥,当年夜无行的亲妹妹与兰陵天一见钟情,私定终身,悲剧的是,若干年后,夜无行与兰陵天都继承了家主之位,四大家族本就势如水火,夜无行顾全大局,强行扣押了亲妹妹,所以才导致今天这个局面。”萧孟解释道。

    咂了咂舌,萧皓惊讶道:“靠,还有这个岔头,看来今天热闹了。”

    商议好半天,夜无行与兰凌天各不相让,无奈最后规则只能破天荒改成无限制的打斗,生死各安天命。

    接下来的比赛,打斗甚为惨烈,兰夜似乎打定主意要吃定夜家,但凡夜家少年登场非死即残,至于对待其他两家少年也是出手颇重,一时间力压全场,没人敢登场挑战。

    冷场以后,其他三家都是苦不堪言,事情至此,已经是没有挽回的余地,除非三家亲口承认兰夜是冠军,否则这场比赛就要继续比下去。

    可是到了现在,在登场的少年都是各大家族未来的希望,稍有闪失,都是他们所能承受不起的,当真是进退两难。

    “大长老,让我上去试试吧?”

    这时,萧家人群中走出名英俊少年,缓步来到大长老身边。

    萧奇烈眉头紧锁,苦涩道:“大公子,兰夜现在这个状况,恐怕会伤害到你,还是在等等吧。”

    “兰夜已经打了六场,估计体力也透支差不多了,这个机会要不抓住,恐怕萧家与新秀赛冠军将会失之交臂。”

    少年眼中闪烁着战意,手指不断摩擦着剑柄。

    思索片刻,萧奇烈扭头看向孙子萧誉,沉声道:“誉儿,你先和兰夜斗一斗,能赢最好,不能赢,马上退下来,万不可使性子硬来。”

    “孙儿,遵命!”

    看了眼大公子萧星,萧誉笑着点了点头,紧接着飞身跃到擂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