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独创绝技
    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密室中,基本与盲人没什么区别,萧皓心烦意乱好半天,方才渐渐冷静下来,现在是叫天不应,喊地不灵,也只能认命。

    既然出不去,萧皓也不想浪费时间,干脆摸黑修炼起劲拳,而在这种封闭空间中修炼,他惊讶的发现耳朵与敏锐力倒是灵敏起来,渐渐能感受到出拳与收拳之间,两种截然相反的声音轨迹。

    随着出拳频率越来越快,萧皓单凭破风声便能准确判断是出拳,还是收拳,这是他从未涉及过的领域。

    按照他的猜想,人不动就是静止的,只要稍有动作,那么身体就会与空气发生摩擦,进而产生气流。

    而气流强弱,主要取决于动作浮动的大小,当然出拳时必然会产生强劲的破风声,既便不用刻意揣摩,也能轻易捕捉到,所以萧皓并不关心这个问题,他所关心的重点是那些轻易不会被察觉到的声音。

    在黑暗中没有了时间概念,萧皓意识反倒是越加清醒,自始至终都沉寂在顿悟中,利用自己身体做着初步试验,通过用抖指,甩袖,移动...慢慢摸索起来每种动作传递回来的声音。

    这种举动若是让外人看见,都会让人误以为他是疯了,不过萧皓有着自己的想法,他坚信只要能练成闻声辩位,那么在黑暗中,或者在自己背后的敌人都会无处遁形,只要稍有轻微动作,自己便能瞬间捕捉到,做好提前防范。

    ……

    五天后

    萧宏山来到密室将萧皓放了出来。

    此时的萧皓面黄肌瘦,披头散发,消瘦了许多,当看见萧宏山刹那间,顿时状若疯狗扑了上去,一把揪住萧宏山胸襟,恶狠狠:“你够狠啊,不看僧面看佛面,平日里我对你恭敬有加,不管咋说,你也得给我弄点吃的啊!”

    “哎呀,怪我记性不好,给忘记了。”

    一拍脑门,萧宏山恍然大悟,顿时满脸羞愧。

    见此情景,萧皓气的险些吐血,再加上饥饿难耐,顿感天旋地转,眼前发黑,双脚发软。

    回到西院后,萧皓双眼放着绿光,一头钻进灶房,也顾不上烫不烫的,捧着热气腾腾的白馍馍,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风卷残云后,萧皓坐在地上休息,喉咙中接连不断的打着饱嗝,片刻后,只感觉舌头与嘴唇火辣辣的疼痛,用手摸了摸,居然烫出十几个大水泡。

    “他奶奶的,这就是所谓的人情世故,我要它何用!”

    萧皓越想越生气,拿起白馍馍狠狠摔在地上。

    起初两天,萧皓并没有在意,大部分精力都用在练习辨识声音上,可是接下来他就悲哀的发现,自己似乎成了被遗忘的人,别说想吃口饭,就连喝水都没有,时间一长,情绪渐渐失控。

    “哼,如果没有人情世故,此时此刻,你早躺在床上养伤了。”

    这时,萧剑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门口。

    一见是萧剑,萧皓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扯着嗓子怒骂:“妈的咧,要不是你害老子,我也不会这么惨,你就是个真小人。”

    耸了耸肩,萧剑不置可否:“随便你怎么骂,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

    “滚滚滚,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我

    都反酸水,银子打水漂,我认了,现在只求从今往后,咱俩千万别再有任何纠集,拜托!”萧皓双手合十,躬身哀求道。

    “抱歉,恐怕你的梦想很难实现了。”萧剑淡淡的道。

    “呃,啥意思?”

    萧皓有种不祥的征兆。

    “我刚刚接到家族命令,高层决定让我加入执法堂。”萧剑微笑道。

    “干我屁事,别告诉我,你是在向我炫耀。”萧皓讥讽道。

    萧剑也不生气,缓步走进灶房,然后弯身捡起白馍馍放在灶台上,拍了拍手,淡淡的道:“我很好奇,你那么多银子从何而来?”

    萧皓愣了愣,瞬间明白萧剑想用执法堂的身份压自己,想到这里,不动声色:“别说你现在不是执法者,就算是的话,老子想说就说,不想说就不说。”

    “你真不怕,我查你么?”萧剑问道。

    “那你就慢慢查吧,我拭目以待,对了,最好别半途而废!”萧皓冷笑道。

    萧剑久久不语,那双星目中闪烁着复杂的神色,良久后,深吸口气,沉声道:“欠你的银子,我会如数奉还,以后在萧家我罩着你!”话毕,转身离去。

    萧皓脑袋发蒙,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是咋回事,这驴唇不对马嘴的对话,怎么到最后来了个大逆转的结局,不过仔细想想,倒也的确符合这个瘪犊子装笔的性格。

    “妈的,还钱就说还钱呗,拽个毛啊!”

    萧皓嘀咕了几句,这才离开灶房。

    刚回到自己房间,小天便是兴奋的扑了上来,摇头晃脑的摆出乖巧模样,萧皓见小天身体状况并无异常,就知道自己离开的五天中,肯定是萧非帮着照料的,于是悬着的心这才落了下来。

    接下来日子,萧皓有了明确方向,更是废寝忘食的投入都修炼中,白天修炼劲拳,枪法,晚上开始练习闻声辩位,至于鸿蒙决只能先暂时放下来,等到晋级到后天五重的时候在开始修炼。

    房间中

    萧皓盘膝而坐,双目紧闭,在他对面的桌子上正点着一根蜡烛,随着烛火无规律的轻轻摇曳,萧皓的双耳都会轻轻颤抖几下,手指也会跟着烛火方向,左右摇摆...

    渐渐的,听力开始无意识的扩散到门外,院落,至于其他人房间中,萧皓隐隐能听见,很远处传来的脚步声,说笑声,落叶声...直到听见茅房传来“噗噗”的声音,这才惊醒。

    “妈的咧,真是扫兴!”

    萧皓铁青着脸,骂骂咧咧起来,显然那道不和谐的声音,瞬间打破美妙的状态让他很不爽。

    不过,回忆起方才那种境界,萧皓倒是欣喜的发现,自己敏锐力的确很强大,最起码有超出常人的能力,这种状态不属于外功,内功,轻功,任何一种,完全是靠着自己的敏锐力与听力同步做到的。

    在他看来,这也算是开天辟地,独创一门的绝技,唯独美中不足的是,这门绝技练的还不是很熟练,达不到谈笑间就能瞬间捕捉声音,先发制人。

    对于这个过程,萧皓也不着急,心中就当做是自娱自乐,要是能做到百丈外听音自然最好,做不到的话,大不了自己躲在角落中偷听别人谈话也是不错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