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修炼困惑
    把萧皓带到外面以后,萧宏山自然是要询问情况,当萧皓把事情经过诉说了一遍,萧宏山也是暗自咂舌,不过庆幸的是两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倒是好解决了。

    眨巴眨巴眼睛,萧皓觉得自己似乎说走了嘴,五百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这源源不断的财富很容易引起萧宏山猜测,于是紧忙把话又兜了回来,许诺过些日子去后山挖些天才地宝赠送给他,闻听此言,萧宏山大喜,这才将此事暂时压了下去。

    不过,另外一件事情,让萧皓多少有些失望,那就是萧家针对剿匪的事情,果然如萧宏山所预料的一样,起个开头,却没有了下文。

    家有百口,主事一人!

    看来最终决定权还是在家主身上,萧皓虽未见过家主本人,不过他也时常听人提起过,这位雷厉风行,杀伐果断的家主,尤其是在家族存亡之际,都能运筹帷幄,化险为夷,足见此人的能力非同小可。

    “我给你安排出房间,这几天,你就先留下来吧。”萧宏山道。

    “为什么?”

    萧皓茫然不解。

    “你现在安然无恙回去,西院必然流言蜚语,到时候我可就麻烦了。”叹了口气,萧宏山苦涩的道。

    点了点头,萧皓无奈的道:“既然这样,我也只能悉听尊便了。”眨巴下眼睛,萧皓忽然想起什么,继续道:“对了,有件事情,我想请教一下。”

    “什么事情?”

    “修炼内功心法,第一步是洗刷混沌丹田,第二步是开辟丹田气海,可是我完成第一步后,为何修炼第二步却难如登天,尤其是我体内的元气根本进入不到丹田中?”

    这种状况也是萧皓最近才发现,为了此事可是烦恼够呛。

    闻言,萧宏山身体一僵,难以置信的看着萧皓,震惊的问道:“你是说,你已经洗刷出混沌丹田了?”

    “是啊,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萧皓不以为然的道。

    “天那,这...这怎么可能,莫非你已经达到后天五重境界?”

    萧宏山脑袋有些发蒙。

    这话可是把萧皓吓了一跳,他隐约感觉到哪里出了问题,不然的话,萧宏山绝不可能是这幅表情。

    “我没有达到后天五重,目前只停留在后天二重境界。”萧皓没敢说出实话,眸子死死盯着萧宏山,心中猜测着种种可能。

    萧宏山倒背着双手,低头不语的在房间中徘徊起来,片刻后,止住脚步,沉声道:“你可知道,洗刷丹田是极为缓慢的过程,基本上所有人都是在后天五重的时候,才能洗刷完毕,而你才后天二重就完成这一步,别说我不信,此事若是传进高层耳朵里,他们也绝对不会相信的。”

    萧皓渐渐流下冷汗,这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方才只顾着隐瞒实力,却忽略了重要问题,武道修炼本是循序渐进的,可自己犹如爆豆般猛涨实力的确是不符合常理,难怪会引起怀疑。

    见萧皓沉默不语,萧宏山也看出些端倪,叹了口气,意味深长:“以咱俩的关系,你就不要隐瞒了,说实话吧,你到底是后天几重境界?”

    稍稍犹豫,萧皓知道此事已经瞒不过阅历丰富的萧宏山,于是咧嘴笑道:“四重!”

    “四重,这还差不多,虽然还是有些不太符合实际,但是在四重境界完成这一步的,也是大有人在,我若没猜错,你必然是每天都在服用那些天材地宝来增强体质,否则你绝不可能修炼速度这么快,说句难听的,你算是西院第一个拔苗助长的产物。”

    这回萧宏山并没有感到震惊,毕竟萧皓有着寻宝的手段,修炼能快人一步,这也在情理之中。

    “执事真是火眼金睛,什么都事瞒不过你,佩服。”

    松了口气,萧皓正在犯愁该如何解释清楚,没想到萧宏山直接帮自己把话圆上了。

    萧宏山很是享受奉承的话,满意的笑了笑,提醒道:“之所以你开辟不出丹田气海,那是因为你没有达到后天五重境界,体内残留的杂质根本排泄不净,才会导致元气在经脉内受阻,所以失败也是在所难免的。”

    皱了皱眉,萧皓试探的问道:“照你这么说,后天五重境界就是个分水岭,只要晋级到后天五重接下来的修炼就会水道渠成了。”

    “切,你啊,真是异想天开,武道都是越往后越难修炼,要说分水岭的话,那就是后天晋级先天的时候,才是真正的分水岭,只要打通任督二脉,顺利晋级,在风华城那可是无敌般的存在了。”萧宏山解释道。

    咂了咂舌,萧皓苦笑道:“听你的意思,似乎打通任督二脉应该很困难了?”

    萧宏山不置可否:“何止是难,简直是难上加难,这么和你说吧,目前为止,风华城还没有出现过先天强者,可想而知,其中的难度有多大。”

    闻言,萧皓有些小意外,但是表情很镇定,那双乌黑眸子依旧古井无波,他就是大众心理,既然整个风华城数以百万计的人都无法做到,自己又何必死钻牛角尖,不如干脆随波逐流,等到将来达到后天十重在考虑此事。

    “有件事情,我很好奇,四大家族的家主,他们都是什么实力啊?”萧皓问道。

    “这还用问,当然都是后天十重境界了,没两把刷子,他们如何能让族人信服。”萧宏山嗤之以鼻的道。

    又闲聊了阵,萧皓见天色渐黑,打算告辞离去,见状萧宏山起身带着他赶往提前准备好的住处。

    这个所谓的住处,其实就是外院地下修建的密室,平常时候,是不对外开放的,除非西院子弟犯错受到严惩时,才会将其打开。

    走进密室后,萧皓瞅了瞅四周深灰色的石壁,顿时心中升起凄凉感,正在失神之际,忽听身后大门“轰隆隆”关上。

    随着大门闭合,瞬间密室陷入黑暗中,萧皓吓了一跳,急忙喊道:“执事,你不能这么不够朋友吧?”

    “咳咳,不好意思啊,我已经尽力了,你就安静的在里面待上几天吧,这样,你好,我好,大家好。”

    门外传来萧宏山尴尬的声音。

    萧皓欲哭无泪,好不好他不清楚,但他知道,此时此刻自己已经被囚禁了,最要命的是囚禁期限没有具体说明,鬼知道,要待多久是个头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