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我认栽了
    “家里捎来书信,我弟弟身患重疾,急需银子救治,整个西院属你有钱,你若不借,便是见死不救,他若死了,一切后果都是由你亲手造成,到时候咱俩就是不共戴天的仇人,我会先杀了你的白狗,然后在与你不死不休!”萧剑冰冷的道。

    止住脚步,萧皓猛的转身,脸色铁青的指着萧剑,破口大骂道:“王八蛋,你这是欲加之罪,你弟弟死活管我屁事,见过不要脸的,但没见过像你这么不要脸的,呸...”

    耸了耸肩,萧剑面无表情的道:“随便你怎么骂,我是真诚的向你借钱,你若不答应,一切后果自负!”

    萧皓气的浑身发抖,他是不差钱,关键是萧剑的话太不要脸了,自古以来,哪个借钱的,不是客客气气的商量,可这个瘪犊子,拿不是当理说,不借钱,瞪眼要宰人,最要命的是,他似乎并不像在开玩笑,一旦自己与他真较上劲,小天可就死的太冤枉了。

    “你要借多少?”萧皓不悦的问道。

    “五十两!”

    萧剑涨红着脸,缓步走到近前。

    “妈的咧,真是该你的,警告你,下不为例啊!”

    萧皓极不情愿的从怀中掏出银票,翻了翻,发现都是百两银票,于是伸手摸向腰间口袋,看看有没有散碎的银子,然而就在这时,萧剑突然伸手快速抢过手中银票,转身就走。

    “啊,王八蛋,你啥意思,你不是借五十两银子嘛,你抢走的那些可是足有五百两啊?”

    “抱歉,我以为你身上最多不会超过五十两银子,所以我才那么说的,可现在看来,是我低估你了,治病救人的钱,当然是多多益善才好,多谢!”

    话毕,萧剑洒脱的离开了后花园,剩下萧皓满脸懵逼的石化在原地。

    ……

    转眼过去五天,萧宏山接到高层通知,新秀赛将于月初举办。

    在收到消息后,萧宏山紧忙来到西院通知众人投票选举新秀赛参观名额,当然他主要目的还是为了看看萧皓准备的怎么样了。

    受到恩惠的少年们,都知道萧皓想要拿到名额,于是在投票的时候纷纷拿笔添上了该写的名字。

    “萧皓,萧皓,萧皓...”

    “萧孟,萧皓,萧皓,萧皓...”

    萧宏山涨红着脸,念着选票上的名字,不得不说,这造假造的也太明目张胆了,即便是身为执事的他,都不好意思在继续念下去。

    “萧剑,呃,等等,什么情况?”

    在念到萧剑名字的时候,萧宏山愣了愣,定睛一看,整个人呆如木鸡,过了好半天,方才从人群中找到萧剑,苦笑了笑道:“萧剑,按照规矩自己不能选举自己,所以这票只能作废,或者重新选举别人。”

    话音刚落,众人全部用诧异的目光投向面无表情的萧剑。

    萧剑低下头,思考了片刻,淡淡的道:“既然如此,那就麻烦执事帮我改下吧,我选萧孟!”

    点了点头,萧宏山拿笔就欲更改名字,就在这时,萧皓冰冷的声音从人群中响起:“我看不如作废吧!”

    &

    nbsp;这句不和谐的声音,瞬间引起场中阵阵骚动,不怪大家如此震惊,西院第一天才与第一人气王强强对撞,那可是重头戏。

    萧皓阴沉着脸,缓步走到萧剑身边,四目相对,彼此没有任何交流,仿佛两个石像般纹丝不动,即便这样,所有人也能感受到空气中流动的强烈战意。

    “萧皓,你要干什么?”

    见此情景,萧宏山不得不插手,不过他与众人一样,都是百思不得其解,这到底是为什么。

    “交流!”

    萧皓回答道,别人不知道咋回事,可身为当事人的自己岂能不生气,吃水不忘挖井人,然而这个瘪犊子竟然毫不客气的打脸自己,虽然名额已经稳操胜券,可是这种**裸的羞辱,自己绝对是不能容忍的。

    “闪开,别挡在我面前。”萧剑淡淡的道。

    “想找茬是不是?”萧皓冰冷的问道。

    “我是就事论事,怎么,我选谁,你也有权利阻碍?”萧剑反问道。

    攥了攥拳头,萧皓探头凑到萧剑耳边,咬牙切齿的低声道:“还钱!”

    “没有”

    萧剑脸颊微微涨红,不过依旧倔强的将萧皓推开。

    “没有?好啊,那你就给我忍着吧。”

    话毕,萧皓挥起拳头狠狠打在萧剑脸颊上,瞬间将其击飞。

    众人瞠目结舌的石化在原地,就连见过大世面的萧宏山也是惊呆在场中。

    此时此刻,萧皓犹如撒缰的野马,露胳膊挽袖子,一个箭步冲到萧剑面前,连锤带踢,一顿暴打。

    “快快快,快拦住他!”见势不妙,萧宏山急忙喊道。

    众人回过神来,这才知道发生了多么惊悚的事情,于是纷纷跑过去抱住愤怒中的萧皓,只是让他们想不通的是萧剑为什么蜷缩在地上,抱着脑袋,不还击。

    将两人拉开,萧宏山眉头紧锁,心中叫苦不迭,眼前这两个小祖宗谁都惹不起,一个是财神,忘年交,另一个在不久将来,身份地位会远超过自己,最要命的是,自己不严惩,必然会引起众人非议,到时候自己更加麻烦。

    无奈之下,萧宏山只能故作很生气的模样,狠狠瞪了眼萧皓,沉声道:“你简直无法无天了,跟我走!”

    见萧宏山冲着自己眨眼睛,萧皓这才冷静下来,扭头看了眼满脸淤青的萧剑,冷哼了声,随即跟在萧宏山身后向外走去。

    “咱俩扯平了,以后各不相欠!”

    这时,萧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闻言,萧皓身体一僵,如梦方醒,原来这个瘪犊子方才是故意激动自己动手,借此想把借五百两银子的账,一笔勾销。

    “不愧是西院第一,就凭这不要脸的劲,我就应该膜拜你,我认栽了。”

    萧皓是真心折服了,联想起自己以前玩的手段,跟人家比较起来,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简直是防不胜防。

    目送着萧皓离去背影,萧剑拍了拍身上灰尘,随即在众人诧异的目光缓缓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