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查找线索
    “先祖保佑,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勿怪,勿罪!”

    念叨几句后,萧皓举起用力摔在地上,“啪”灵位牌应声而断。

    舔了舔嘴唇,萧皓弯身蹲在地上检查起来,片刻后,原本激动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拿着断为两截,空空如也的灵位牌,萧皓打了个冷颤,他感觉冥冥之中似乎有双愤怒的眼睛盯着自己,此时的他真是欲哭无泪,好端端的谁知道自己抽了哪门子邪风,这下可好,弄个鸡飞蛋打。

    就在这时,街道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萧皓心中一凛,紧忙起身,现在要是让人堵在这里,先不说自己怎么杀死盗贼的,光是这灵位牌就得给自己带来大麻烦。

    想到这里,萧皓随手将灵位牌丢在地上,紧接着身形一闪,在夜色掩护下消失在街道上。

    半晌后,族人陆续回到家族,萧皓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似的站在人群中,眸子偷偷瞟向表情严肃至极的大长老,场中气氛甚是压抑。

    一名族中强者低着头跪在地上,身体微微颤抖着,冷汗顺着额头犹如雨下。

    “让你们抓活的,结果居然全都跑了,你身为护卫队队长,不想说些什么嘛?”

    大长老萧奇烈冷眼看着跪在地上的护卫队队长,语气冰冷无比。

    “属...属下无能,属下该死!”护卫队队长颤抖的道。

    “平常护卫队吹嘘如何了得,老夫睁只眼闭只眼也就罢了,可现在死了九名族人,并且祠堂先祖灵位被盗,所有的损失都是因护卫队失职所造成,你认为以死就能谢罪么。”大长老沉声道。

    “请大长老宽限我三天时间,三天内我必然将盗贼抓住带回家族治罪。”护卫队队长恳求道。

    “珍惜机会吧,最好趁着家主没回来前解决掉此事,否则老夫也无能为力,你懂我的意思吧?”

    “多谢大长老,多谢大长老。”

    护卫队队长跪在地上,连连磕头道谢,紧接着起身就欲带人继续查找线索,然而就在这时,一名护卫队成员神色慌张的从外面跑了进来。

    “禀报大长老,我们在城西街道发现一具盗贼尸首。”护卫队成员道。

    皱了皱眉,大长老沉声道:“把尸首抬进来。”

    “遵命!”

    话毕,护卫队成员迅速退下,不大会,几名族人将盗贼尸体放在院落中。

    大长老倒背双手,走到尸体身边,低头仔细查看,片刻后,面带疑惑的看向众人,沉声道:“此人是谁杀死的?”

    闻言,众人面面相窥,皆是摇头,萧皓下意识的将诛天宝刀藏在身后,生怕大长老发现蛛丝马迹。

    这时,萧誉从人群中走出,凑到尸体旁检查起来,过了好半晌,抬头看向大长老,淡淡的道:“爷爷,此人身受数十刀,而且伤口面积分散很广,很显然不是萧家刀法,是不是凶手另有其人啊?”

    点了点头,大长老似乎很认可孙子的推断,稍稍犹豫,狐疑道:“方才老夫也察觉到了,只是我想不通,除了萧家,还有谁会对他下手,真是怪哉。”

    萧皓暗中偷笑,心想用不了多久,你就不用怪哉。

    &n

    bsp;果不其然,就在这时,方才那名护卫队成员,咽了口唾沫,紧张的从身后将断为两截的灵位牌拿了出来,支支吾吾的道:“禀告大长老,我...我在尸体旁,还...还捡到先祖灵位牌了。”

    大长老愣了愣,不过当目光落向灵位牌时,身体如遭雷击,剧烈颤抖,那张堆满皱纹的老脸无比铁青。

    “先...先祖啊,奇烈无能,让您受罪,受辱了。”

    一把抢过灵位牌,大长老也顾不上颜面,捶胸顿足,声泪俱下,泣不成声。

    话音刚落,所有族人纷纷跪地,表现的痛心疾首,唯有萧皓偷着擦了把冷汗,心道好险,这要是让大长老查出是他所为,非得活扒了自己。

    “听着,今晚所发生的事情,任何人不得外传,谁要是管不住嘴巴泄露出去,我将以叛族罪杀了他。”大长老声音嘶哑的道。

    “遵命!”

    族人齐声说道。

    对于大长老的举动,萧皓嗤之以鼻,萧家村惨死数百人不闻不问,现在反过来对着块灵位牌哭天抹泪,大动干戈,想到这里,顿时心生反感,早知如此,方才就应该在胡同里将灵位牌弄成齑粉,让大长老慢慢拼凑。

    “爷爷,有句话,我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该说?”萧誉若有所思的道。

    “但说无妨。”

    稍稍冷静下来,大长老又恢复到以往高高在上的模样。

    “虽然不清楚那些盗贼偷走先祖灵位牌是何用意,但是现在要寻找到他们无异于大海捞针,如果我们大张旗鼓全城查找线索,势必会引起其他三大家族怀疑,依孙儿之见,不如先将此事放一放?”萧誉试探的道。

    “誉儿办事能力真是越来越成熟了。”大长老眼中满是欣慰神色,顿了顿,继续说道:“不过,有一点,你却疏忽大意了,那些盗贼身份已经不打自招,所以我们并非是无头苍蝇,只有尽快抓到他们,我们才会知道他们的企图,切记,萧家是只猛虎,不是待宰羔羊,主动出击,是萧家永远不变的准则。”

    此话一出,族人们眼中涌现自豪的神色,一个个激动的喘着粗气。

    “还请爷爷明示?”萧誉道。

    “方才盗贼临逃之时,无意中喊了句黑话,而那句黑话,老夫也略懂一二,如果所料不错的话,他们很可能就是盘踞在麒麟山的悍匪。”大长老解释道。

    “萧家与麒麟山悍匪并无恩怨瓜葛,他们这么做是什么意思,莫非他们想把脚插进风华城?”萧誉惊讶的问道。

    “哼,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既然他们打脸萧家,那我们就把他们连根拔起,我倒要看看,谁更胜一筹。”话毕,大长老拂袖而去。

    随着大长老离去,众人纷纷四散,回到各自房间。

    关上房门,萧皓躺在床上,回忆着今晚发生的事情,他感觉萧家也并非表面看起来那么风平浪静,在风光的背后也隐藏着暗流涌动。

    另外,萧誉的表现让他感到有些震惊,他能看出萧誉有意借着大长老是他爷爷的关系,鹤立鸡群,强出风头,就他那些狗屁推断,是个人都能说出一箩筐,只是众人不方便说罢了,从这点就能说明,萧誉隐隐有着想上位的意思。

    “管你什么身份,最好别阻碍老子,否则我照样收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