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轩然大波
    萧皓不留情面的话,让萧剑皱了皱眉,他早已习惯所有人恭敬的态度,现在萧皓当着众人面前质疑他,自尊心不由得开始作祟起来。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萧孟即使有错,他也没有出手打你,这点所有人都可以作证,而你...”

    话锋一转,萧剑站在道德角度上数落起萧皓,顺便将众人思维拉到自己这边,同仇敌忾。

    “没错,在怎么说先动手打人就是不对,更何况是在西院。”

    “是啊,先不说谁对谁错,就凭萧孟俩兄弟全部受伤,足以说明,一切问题了。”

    “西院是大家的,利弊全部牵扯每个人,我们绝不允许个别人为了私欲,把这里搞得乌烟瘴气。”

    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全部把矛头指向萧皓,就连身为当事人的萧孟也没想到事情会出现大逆转,顿时喜出望外,激动万分。

    冷眼看着众人,萧皓无动于衷,萧剑出来搅局,是他事先没有预料到的,现在自己沦为众矢之的,的确很被动,虽然自己不在乎这些,但是眼前这关,想要平安无事躲过去,看来是难如登天了。

    想到这里,萧皓也没解释什么,转身就欲回屋,就在这时,萧剑双眼闪过寒光,身形一闪,瞬间挡住去路。

    萧皓愣了愣,淡淡的道:“你想干嘛?”

    “赔礼道歉!”萧剑面无表情的道。

    “我要是不答应呢?”

    萧皓双拳握紧,乌黑眸子没有流露出半分恐惧和退缩。

    “不要触碰我的底线,否则你会后悔的。”萧剑冰冷的道。

    两人对话犹如冰火两重天,众人都能感觉到剑拨弩张的浓烈战意。

    “你们不去修炼,都跑到这里来是做什么?”

    突然,萧宏山的声音在众人背后响起。

    “执事!”

    众人大惊失色,紧忙俯首退到两侧,让开道路。

    萧宏山板着脸,缓步从人群中走来,当看见萧剑和萧皓对峙在一起,微微愣了愣,不过阅历丰富的他,不用问,也能看出些端倪,所以表情依旧淡定自若。

    萧剑毕竟是西院子弟,此时此刻见执事出现在场中,立即收起怒火,面带微笑的恭敬施礼。

    “谁能告诉我,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

    萧宏山揣着明白装糊涂,左右看了看,最后把目光落在萧孟身上。

    四目相对,萧孟如坐针毡,冷汗直流,张着嘴巴,愣是说不出话来,足见萧宏山在他心中是多么恐怖的存在。

    见状,萧剑眉头紧锁,只好插口把事情经过简单诉说一遍,只不过在是非对错上,避重就轻,大谈西院条令。

    听完,萧宏山点了点头,沉默不语,若是按照以前,此时此刻,他早就大发雷霆狠狠修理不懂规矩的人,可是萧皓提前就跟自己打过招呼,并且自己也承诺过,会替他出头,没想到转眼两日,麻烦事就找上门来。

    自从萧宏山出现,萧皓反倒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无论别人怎么诋毁他,那也架不住那颗百年山参起到的作用,所以他也不着急,淡定自若的等待着处理结果。

    片刻后,萧宏山清咳了咳,目光扫向众人,沉声道:“萧剑说的不错,西院规矩是大家共同维持与遵守的,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也是我的失职,我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萧皓,萧孟,你俩跟我走!”

    目送走三人离去的背影,众人面面相窥,心中都是替他俩捏了把汗。

    ……

    三个时辰后,萧皓安然无恙的悄悄回到房间,即便如此,依然被眼尖的人发现,直到第二天,众人仍然没有看见萧孟,瞬间掀起轩然大波。

    众人私下底猜测纷纷,所有话题都是集中在萧皓身上,一时间,有好奇的少年更是找借口去见萧皓,以此来证实谣言是否属实。

    当萧剑得知消息后,眉头紧锁更是不思不得其解,他实在想不通执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碍于身份悬殊又不能去找执事问个究竟,无奈只好耐着性子,继续等待萧孟回来的消息。

    就这样事情转眼过去三天,这日清晨,萧孟拖着疲惫的身体,精神恍惚的回到西院。

    萧孟回来的消息,瞬间在西院炸开了锅,与其交好的人,纷纷来到房间探望,顺便询问下具体情况。

    当萧孟脱下长袍,**着上身站在众人面前时,所有人都被萧孟身后数十道血淋淋的伤痕所惊呆,他们猜想到执事会责罚萧孟,但是没有想到出手会这么重,更没有想到,身为另外当事人的萧皓却毫发无损,这于情于理,似乎都说不过去啊。

    “怎么会这样?”萧剑沉声问道。

    萧孟披上长袍,哭丧着脸:“那个王八蛋滔滔不绝的把责任都推到我们兄弟俩身上,我本想反驳,可执事根本不给我解释的机会,还说我,以大欺小,蛊惑人心,有预谋有组织的煽动私斗,扰乱西院秩序,于是我被执事关进小黑屋,狠狠挨了五十皮鞭。”

    “呃,萧皓说的话,执事居然全信了?”

    萧剑与萧孟并没什么私交,只是在这件事情上,感到难以置信。

    “剑哥,我满身伤痕还不能说明一切么?”萧孟苦涩的道。

    此话一出,众人全部哑口无言,事实摆在眼前,也不由得不信。

    “依我看,执事与萧皓关系非浅,不然的话,以执事的脾气绝不可能只针对萧孟一人。”一名少年摸着下巴,猜测道。

    “拿什么来证明你的推断?”萧剑问道。

    那名少年耸了耸肩,意味深长:“大家可别忘了,执事曾经也是从西院走出来的子弟,我怀疑执事与萧皓是同一个分支的人,只有这个可能性,才能解释为什么萧皓会安然无恙。”

    闻言,众人面面相窥,都觉得此话倒是有着可信性,而这种误导更是直接导致给萧皓无形中披上了神秘面纱。

    众人倒还好说,而萧孟瞬间呆如木鸡,他对此深信不疑,尤其是回忆起,萧皓与执事的眼神交流,分明不是上下属关系,而是纯粹的亲属关系,想到这里,萧孟如梦方醒,怪不得萧皓敢肆无忌惮挑衅他,原来人家背后有靠山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