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很辣手段
    萧皓冰冷的话语犹如地狱索命的阎罗,在这种恐怖的环境下,萧彪精神接近崩溃,挣扎着身体,声嘶底里:“你是个疯子,疯子!”

    “既然知道我是疯子,那你就应该清楚得罪疯子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话毕,萧皓狠狠将萧彪踢出丈许远。

    “你想清楚些,一旦你失手杀了我,你也难逃死罪,不如我们讲和吧,我保证以后不再惹你。”萧彪哀求道。

    一把揪住萧彪头发,萧皓冷笑道:“我感觉不到你的诚意,听起来似乎更像是在敷衍我。”

    “不不不,绝不是敷衍,如果我骗你,你随时都可以杀了我。”萧彪道。

    “好啊,我就相信你,不过机会只有一次,希望你好好珍惜。”

    割开麻绳,萧皓照着萧彪狠狠踢了脚,冰冷的骂道:“滚吧!”

    重获自由,萧彪哪还敢逗留,擦了把冷汗,撒腿就跑,转眼间消失在夜色中。

    目送走萧彪,萧皓不屑的撇了撇嘴,他能感觉到萧彪是真的害怕了,这就是自己想要的结果,要想让人敬畏你,首先就得瓦解摧垮敌人的精神,让敌人见到自己犹如耗子见猫,只要达到这种效果,内心就被烙下深深的印记,永远也无法抹除。

    这时,萧非鬼鬼祟祟从树后闪了出来,错愕的看着萧彪离去的背影,满脸的难以置信。

    “天哪,真没想到,萧彪也会害怕成这幅模样。”萧非喃喃自语。

    “这有什么可稀奇,是人都会有恐惧,知道为什么你以前没看见过他这副怂样么?”萧皓笑问道。

    萧非摇了摇头。

    哼了声,萧皓淡淡的道:“那是因为都是你们给惯的!”

    “我们惯的?”

    “当然,你们越是胆小怕事,他俩就越猖狂,时间长了,自然就变得目中无人了。”

    萧非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深吸口气,萧皓抬头望向遮挡在乌云中若隐若现月亮,意味深长:“西院是时候改改规矩了。”

    “改什么规矩?”

    萧非茫然不解。

    “我的规矩!”

    话毕,萧皓转身而去,留下萧非独自发呆。

    第二天,清晨

    西院引起阵阵骚动,片刻后,十几名少年气势汹汹来到萧皓门前。

    “王八蛋,你给老子滚出来,别像个缩头乌龟似的。”

    “背地里使诈,恐吓,真不要脸,有能耐出来,一较高下。”

    萧孟带着十几名少年堵在门前,接连不断的谩骂,叫喧,引得围观的少年越聚越多。

    “吱嘎”

    房门打开,萧皓缓走了出来,睡眼惺忪的瞥了眼众人,最后目光落向萧孟身上,懒散的道:“大早上就跑来作妖,你要诈尸啊!”

    “王八蛋,你昨晚把我弟弟弄到后山是什么意思,说,你到底用了什么下三滥手段把他折磨的满嘴说胡话?”

    一瘸一拐走到近前,萧孟手中木棒直指萧皓。

    “说胡话?不会吧,我俩只是敞开心扉交流一下,你可别冤枉好人。”萧皓微笑道。

    闻听此言,萧孟气的咬牙切齿,自己和弟弟早就商量好,这两天就准备狠狠教训萧皓,这转眼间,弟弟就死活不同意,非要讲和,再问具体原因,弟弟又闭口不谈,鬼才信,萧皓没有在背地里使手段。

    “少跟我油嘴滑舌的,咱们之间的恩怨是时候该算清了。”

    萧孟已经失去耐心,心中的怒火渐渐燃烧起来。

    微眯着眼睛,萧皓淡淡的问道:“你的意思是现在就算么?”

    “当然!”萧孟冰冷的道。

    此话一出,围观人群引起阵骚动,这种私斗可是很少发生在西院,至少能把事情发展到无法化解的地步,也属首例。

    “别以为你拎着木棒,带着几个人来,我就怕你,有能耐就打我,老子要是哼哼一声,就是个孬种,动手吧!”

    萧皓面对众人的威胁,不卑不亢。

    “你以为我不敢打你么?”萧孟愤怒的咆哮道。

    点了点头,萧皓嗤之以鼻,讥笑道:“这里西院,你就是不敢!”

    闻言,萧孟犹如冷水泼头,手中木棒愣是不敢有任何危险动作,他明白萧皓的意思,只要自己敢动手,接下来就要面对西院条令的严惩,现在自己带着十几个人上门找茬打架,根本不占理。

    扫了眼身边帮手,萧孟见他们也是忧心忡忡的模样,顿时怒火凉了半截,心中责怪自己太莽撞,自己本可以找个合适时间,合适地点在出手教训萧皓的,现在可好,僵持在这里,反倒是进退两难。

    “啪”

    就在萧孟犯难失神的时候,萧皓抖手毫无预兆的狠狠抽在了他的脸颊上。

    “啊”

    惊呼一声,萧孟捂着滚烫的脸颊,难以置信的看着萧皓。

    “我以为你行,结果你也不行啊,我已经给你做示范了,就这样打,手别抖,来吧!”

    萧皓吹了吹有些发麻的手,紧接着闭上双眼,等待着萧孟出手。

    围观人群全部倒吸口冷气,瞠目结舌的看着肆无忌惮的萧皓,场中死寂一片。

    “我杀了你!”

    这种近乎于变态般的挑衅,瞬间让萧孟失去理智,抡起木棒便欲砸向萧皓,然而眼尖手快的帮手,见事态越来越严重,哪能任由他冲动胡来,于是纷纷出手阻止住狂暴状态中的萧孟。

    “滚开,别拦着我,我要杀了他,杀了他!”

    萧孟状若疯狂,这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如此难堪,这记耳光比杀了他还要难受百倍,而带给他耻辱的竟然还是个刚住进西院不足两个月的新人。

    “犯贱!”

    睁开眼睛,萧遥阵阵冷笑,毫不吝啬的从牙缝中迸出足够打击人的词语。

    “你太过分了!”

    这时,人群中闪出一名黑袍英俊少年,少年刚刚出现,瞬间引起更大骚动,围观人群都是亲不自禁后退了几步,就连疯狂到极点的萧孟也是立即恢复正常,面带敬畏的看向黑袍少年,不知所措。

    一己之力震慑全场,此人便是西院第一天才,萧剑!

    四目相对,萧皓眸子古井无波,他并没有被萧剑强大的气场所震慑,相反内心平静的很,之所以会有这种心境,那是因为从始至终,他的真正敌人根本就不是眼前这些人能够比的。

    “过分?哼,难道要等着他们把我打趴下,才准备还击么,抱歉,我的性格只适合做屠夫,不适合做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