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斗转星移
    随着兽皮摊开,萧皓并没有着急查看上面记载的内容,而是把目光直接锁定在兽皮右侧的断开边缘,很明显这边参差不齐,似乎有人慌乱之际胡乱撕扯下来般,看起来很不规整,很仓促。

    不过,万幸的是,自己手中这块兽皮记载的文字与图画还是完整的,至少没有被毁掉的地方。

    收回目光,萧皓看向具体内容,嘴中喃喃自语:“斗转星移!”

    端详半晌,萧皓呼吸渐渐粗重,乌黑的眸子闪烁着火热,就连双手也亲不自禁的颤抖起来,这块兽皮居然记载着一套武技,并且是套枪法武技!

    虽然这套武技与鸿蒙决一样,上面并没有记载是几品武技,但是从武技的介绍来看,绝对是超乎想象的威力强大,尤其是图画中施展的招式,更是给人一种,毁天灭地的压迫感。

    萧皓缺的就是武技,尤其是符合诛天宝刀的武技,现在得到这部枪法武技可谓是如鱼得水,蛟龙入海,顿时把他激动的小心脏呼之欲出,兴奋不已。

    稍稍稳定下情绪,萧皓认认真真从头研究起来,《斗转星移》共分四篇,分别是斗字篇,转字篇,星字篇,移字篇。

    斗字篇是初篇,记载的是千变万化的招式,无论修为高低都能修炼,当然修为越高者,所施展的威力也是更加恐怖如斯。

    像萧皓这种菜鸟,如果能把这些招式在对战时做到灵活运用,就已经在同等级别占据绝对优势,所以也就没必要奢求先天强者那种层次所发挥出的效果。

    转字篇,记载的是轻功身法,当然这部轻功是根据枪法所演变而来,枪法的凌厉,配合巧妙的身法,二者合一,即使遇到强大的敌人也会立于不败之地,轻功虽好,可是这篇却有着修为等级要求,下方一行小字标明:需达到先天境界者方可修炼。

    看到这里,萧皓咂了咂舌,摇头苦笑,武技虽好,看来也得有实力才能消化,眼下自己二吊子实力也只能望眼欲穿了。

    星字篇,记载的是御气控气,这里指的气乃是罡气,通过枪身将罡气释放出去,给敌人造成重创,当然能做到这步对修为要求更加苛刻,下方一行小字:需达到生死境方可修炼。

    这回萧皓倒是没有露出吃惊的表情,而是直接麻木的像条狗,天下间,先天强者那般存在都是让人望尘莫及,谁还敢奢望从先天境界晋级到生死境,即使有的话,也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移字篇,记载的是人兵合一,萧皓皱着眉,看了半晌,也没看懂,不过大概意思就是修炼到移字篇大成的时候,人就是兵器,兵器即是人,即使手中没有兵器,自己也能像把长枪般毁天灭地,说白了,这篇内容倒是类似于心法内功。

    “呃,需达到轮回境方可修炼。”

    看完下面那行小字,萧皓犹如泄了气的皮球,顿时变得无精打采,在他看来达到那种境界的强者基本就是无敌般的存在了吧。

    收起兽皮,揣在怀中,萧皓昏昏沉沉躺在床上,眼睛直勾勾看着上方,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而小天又恢复如初,乖巧的蹦到床上,尾巴一卷,趴在萧皓身边打起盹来。

    “怎么办呢?”

    还有四天就要参加实战训练,萧皓有些拿不定主意,不知道是该继续修炼下去,还是把全部精力用在学习枪法身上,现在好事临门,反倒是有些麻爪了。

    思前向后,萧皓最终还是决定继续修炼,现在自己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众人眼睛,稍微出现点偏差,自己都承担不起损失,要想摆脱这种困境,还需要时间在西院脱颖而出,到时候萧家高层自然另眼相看。

    想明白这点,萧皓也来了精神头,盘膝而坐开始修炼鸿蒙决,这段时间以来,随着天天修炼内功,萧皓倒是越加熟练起来,元气团洗刷丹田的速度也是加快了不少,按照这种速度修炼下去,估计用不了多久,温阳丹田就成大功告成,到时候,就到了开辟气海的阶段。

    第二天,清晨

    萧皓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好长时间没在西院转转,今天倒是来了兴致,双手抱头,哼哼着小曲,甚是洒脱。

    刚刚走到训练空地,萧皓便是止步脚步,数丈外,一张熟悉的脸庞随即落入眼帘。

    前方那人似乎察觉到身后有人盯着自己,疑惑的转身看去,就是这么一眼,那名方脸少年脸色“唰”的阴沉下来,紧接着牙齿咬的“咯咯”作响,而这名方脸少年便是萧彪。

    “真是冤家路窄啊!”萧彪眯缝着眼睛,冷笑道。

    瞅了瞅萧彪右脚缠着的绷带,萧皓撅起嘴吹了声口哨,嘿嘿笑道:“狗腿都没好利索,就出来嘚瑟,别告诉我,你想去茅房,用不用我送送你。”

    “你...”

    萧彪憋的满脸涨红。

    见四下无人,萧皓肆无忌惮的走到萧彪身边,咧嘴一笑,伸手搭在萧彪肩头,语重心长:“其实嘛,咱们都是亲人,流着同样的血脉,上次的事情,的确是你不对,你喜欢玩刀,跟我打个招呼就好了,何必偷偷摸摸的,多伤感情。”

    被萧皓这么抱着,萧彪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双手挣扎着想要挣脱开萧皓的手臂,可是他右脚骨折重心不稳,几次都没成功,情急之下,破口大骂:“王八蛋,你给我松手,咱俩的仇没那么好解决,除非...”

    “除非什么?”

    萧皓睁大眼睛,好奇的问道。

    连续两次栽在萧皓手中,萧彪岂会那么容易放过他,并且亲哥哥萧孟也承诺过,一定会在实战训练中,连本带利帮他讨回来,眼下看萧皓表情似乎也知道些内幕,大有主动认错的意思,想到这里,冷哼了声,撇嘴道:“别说我不给你机会,除非你现在当着我面前跳进粪坑中,或许我会考虑,以后找不找你麻烦。”

    “就这么简单?”萧皓不可思议的道。

    “对,就这么简单!”

    萧彪愣了愣,感觉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掉进茅房的滋味可是比死都要难受,这都好几天了,自己都能隐隐闻到身上散发的恶臭味。

    稍稍犹豫,萧皓正色道:“好,一言为定!”话毕,扶着一瘸一拐的萧彪走进茅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