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私自打斗
    见萧皓拳头砸来,萧飙面露狰狞,身体一侧,恰到好处的躲开进攻,紧接着迅速转到萧皓身后,对准后腰狠狠踢去。

    一拳落空,萧皓还没来得及转身,就察觉到身后恶风声传来,心道不妙,情急之下,身体前倾,连翻带滚,险而又险的躲开萧飙愤怒的重脚。

    二人交手发生在电光火石间,这时,另外三名少年也终于反应过来,互相使了个眼神,纷纷冲上去将萧皓包围起来。

    “吼吼”

    小天见萧皓有危险,皮毛炸立,兽性大发,呲牙咧嘴的对着众人发出警告。

    斜撇了眼,萧皓眉宇间涌上凝重的神色,扭头看向萧非,沉声道:“萧非,麻烦你把小天带走,这里交给我。”

    “可是...”

    萧非有些慌神,他知道自己在这里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稍稍犹豫下,随即弯身抱起小天,狂奔下山。

    目送走萧非,萧皓从嘴中呼出口肉眼可见的热气,现在没有了后顾之忧,接下来只剩下全力一搏,虽然必输无疑,但是他的潜意识总是有种想痛痛快快打上一架的冲动。

    “一起动手吧,我很期待,他跪在我面前苦苦哀求是什么模样。”

    扭了扭脖子,萧飙面带讥讽,眼中充斥着疯狂。

    话音刚落,四人从各个方向同时冲了上去,或拳,或脚,或肘...都是奔着萧皓要害打来。

    “嘭嘭嘭”

    萧皓根本无法闪避这么密集的进攻,仅仅一个照面,便被另外三人击中,顿时,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萧飙面露狰狞笑容,快步来到近前,趁着萧皓没有爬起来的时候,抬腿就往脑袋踩去。

    见状,萧皓大惊失色,顾不上疼痛,就地翻滚出数丈,然而其余三人紧随其后冲了上来,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拳脚犹如雨点般纷纷落在身上。

    萧皓双手抱头蜷缩在地上,没有求饶喊疼,任由四人持续暴打,然而谁也没察觉到,就在双手抱头的缝隙中隐藏在一双凌厉的眸子,此时此刻,正死死盯着上方的萧飙。

    “呸,去死吧!”

    见萧皓犹如死狗般纹丝不动,萧飙更加状若疯狂,抡起右腿狠狠踢了过去。

    几乎在同一时间,萧皓眸子精芒闪烁,早已调整完毕的气血沿着经脉瞬间灌输进右拳,紧接着对准那即将落下的右脚迎了上去。

    “嘭”

    拳脚相撞,时间仿佛停止了般,众人都是愣在原地,谁也没料到,在这个时候,萧皓居然还会拼死反击。

    “啊,我的脚!”

    下一刻,伴随着“咔嚓”一声清脆,紧接着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从脚底传来,萧飙身体不受控制的后仰倒地,发出惨叫。

    就在其余三人震惊之际,萧皓犹如一只豹子般,嗖”的窜到近前,翻身骑在萧飙身上,抡起双拳劈头盖脸的暴打起来。

    “妈的,快拦住他。”

    三人回过神来,怒不可遏,冲上去便打,而此时此刻的萧皓犹如天神附体般,任由拳脚落在身上,竟然罔若未闻,不管不顾,完全就是要与萧飙死磕的打法。

    “放肆!”

    密林中,一道人影极速掠来,不由分说,一记鞭腿将萧皓踢飞出去。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另外三人愣了愣,当看清出现在场中的正是掌管西院的执事萧宏山时,顿时吓的魂不守舍。

    萧宏山阴沉着脸,扫了眼脚下满脸是血的萧飙,又看了看,数丈外躺在地上的萧皓,冷哼了声,沉声道:“你们胆子越来越大了,竟然敢私自打斗,难道西院规矩是摆设么。”

    “执事大人,并非我等有意刁难萧皓,而是他不顾及血脉亲情,先动手打了萧飙,我们气不过,才会寻他讨要说法,哪料想,他不但不承认错误,反而再次对我们出手,刚才一幕,您也看见了,他就是个疯子。”

    其中一人走出来,胡诌八扯的颠倒是非黑白。

    “疯子?”

    萧宏山皱了皱眉,在他印象中,萧皓懦弱胆小,也很懂规矩,看起来并不像是个不知深浅的人,要不是今天亲眼所见,他还真难以相信,所发生的一切。

    萧皓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张嘴吐了口血水,随即捂着胸口,目光冰冷的看向萧宏山,他没有辩解,也懒得辩解,因为像他们这样的人,在萧家高层眼中根本没有尊严可谈,方才那不留情面的一脚,足以说明一切。

    萧宏山看向萧皓,不悦的道:“要不是大长老找你有事,今天我绝不会轻饶你们的,把嘴上血迹擦干净,赶快跟我走。”话毕,转身向着山下行去。

    萧皓茫然不解,可是执事走的太快,根本没有想要解释的意思,谁知道大长老找自己到底要干什么,不过现在能脱离险境也是不错的选择,稍稍犹豫下,扭头看向萧飙愤怒的表情,脸庞露出讥讽的笑容,紧接着追了上去。

    来到大厅门口,萧宏山转身整理下萧皓皱褶的灰袍,压低声音提醒道:“进去以后,问你什么就回答什么,至于后山打斗的事情,不许说出来,听见没有?”

    闻言,萧皓点了点头,不过心里多少有些紧张,大有一种犯人受审的感觉,但不得不说,萧家的家规还是很严厉的,单从执事那副诚惶诚恐的表情中就能看出些端倪。

    就在萧皓胡思乱想之际,身后执事不耐烦的伸手将他推了进去。

    “他奶奶的,敢阴我!”

    萧皓心里暗骂了句,紧接着便是察觉到大厅正前方有一双凌厉的目光盯着他,顿时吓的呆愣在原地。

    “你叫什么名字?”

    一位面如橘皮的黑袍老者,面无表情的端坐在首位,那双犀利闪烁着精芒的目光似乎能洞察到所有人的内心深处似的,让人胆寒,畏惧。

    “晚辈萧皓见过大长老。”

    被这么盯着,萧皓很不舒服,但也不敢造次,只好收敛起身上毛病,低着头小心翼翼的回答着。

    “天眼山萧家村被灭时,你是否在现场亲眼目睹所发生的一切?”大长老沉声询问道。

    闻言,萧皓抬起乌黑的眸子看向大长老,身体微微轻颤,那埋藏在心中浓浓的仇恨,也随着大长老的问话,渐渐燃烧起来。

    “是的,当时我就在场中,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夜发生的事情。”萧皓沉声道。

    大长老端起茶杯抿了口,然后目光再次移向萧皓,若有深意的道:“所有人都死了,那你是怎么活着跑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