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诛天宝刀
    此时此刻,四名东日人兴奋无比,即便深陷危险中,依然无法控制住内心的激动与喜悦。

    在火光映照下,这回萧皓终于看清神兽模样,似狮非狮,獠牙外露,胸脯横阔,四肢粗壮,骨健筋强,皮毛如雪,全身散发着万兽难敌的雄风!

    “吼吼”

    两只异兽失去了耐性,再次发出危险的警告。

    “诸位,成败在此一举,请拿出我们武士应有的勇气与它们斗斗吧!”

    话毕,泉养井野扯下包扎在耳朵上的血色白巾,用力系在额头上,然后双腿岔开,战刀对准异兽。

    另外三人动作皆是如此。

    面对挑衅,两只异兽终于兽性大发,四肢用力蹬向地面,闪电般的奔着东日人扑了上去...

    见状,泉养井野迅速后退,与此同时,手中火把抛向半空,紧接着双手握刀猛然前冲,“唰唰”刀光在黑暗中划出电闪般的“十”字。

    异兽似乎也察觉到“十”字刀光的危险,扑空后飞快闪避到角落中,待得泉养井野战刀落空,再次扑了上去。

    四人两兽缠斗在一起,打的难解难分,身为旁观者的萧皓恨不得东日人立即死去,但不得不承认,他们实力的确很厉害,而且互相配合的极为默契,异兽固然凶猛,但并不代表刀枪不入,一时间反倒是拿东日人没有任何办法。

    “断水流刃斩!”

    随着低喝,泉养井野速度暴增,瞬间冲到异兽近前,手中战刀频频发起进攻重重叠叠的刀影将异兽笼罩其中。

    “噗噗噗...”

    眨眼间,异兽身体鲜血四溅,嘴中发出震耳欲聋的怒吼声。

    萧皓大惊失色,他看的很仔细,明明异兽可以轻易躲过攻击,然而却在关键时刻,动作突然变的缓慢下来,仅仅一个失误,瞬间落入下风,身负重伤。

    “吆西,原来它们也吃了人肉,只不过药力发作晚了些,天助我也,哇哈哈...”

    泉养井野仰天大笑,随即提醒其他三人只守不攻,准备慢慢熬死两只异兽。

    然而就在他们得意忘形的时候,放在地面上的火把,一个接一个的熄灭,这时,他们方才看清不远处有着一道瘦弱的身影敏捷的像只猴子般,将最后一支火把用力踩灭。

    “八嘎呀路!”

    东日人愤怒咆哮着,没有光明对于他们来说就是致命般的打击。

    “杂种们,如你们所说,好戏刚刚开始,好好享受黑暗给你们带来的快乐吧!”

    一道冰冷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仿佛在宣判着他们的死刑!

    此时此刻,东日人终于切身体会到死亡带来的恐惧,然而一切都已经悔之晚矣,两只异兽行走在黑暗如同白昼,几个呼吸间,便是抓到破绽分别叼走一人。

    “井野君,救我,啊...”

    “不要啊,啊...”

    凄厉的惨叫与骨头嚼碎的声音,接踵而来,听起来让人无比胆寒,然而这样的声音传进萧皓的耳朵里却是格外的好听与美妙。

    “吼”

    随着异兽吼声响起,井野与一朗犹如惊弓之鸟般,挥舞着战刀在黑暗中四处乱砍,声嘶底里,状若疯狂。

    “嗖”

    “啊...”

    白光闪过,泉养一朗瞬间被叼走,惨叫声不绝于耳的回荡在山洞中。

    “一朗君,呜呜...你们到底想怎么样?求求你们放过我,放过我好么?”

    泉养井野将战刀丢在地上,彻底放弃了抵抗,精神崩溃的撕扯着头发,痛哭起来。

    一只异兽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泉养井野身后,张开血盆大口狠狠咬住他的右臂,强大的咬合力仅仅在皮肉中停留片刻,随即用力一撕一扯,直接硬生生将整条手臂咬了下来。

    巨大的疼痛让泉养井野仅仅“啊”了声,便是晕厥过去,然而那只神兽似乎觉得还不够解气,吐掉手臂后,又将另外一条手臂活生生撕扯下来。

    “够了,不要杀死他!”

    神兽低吼了几声,转身摇摇欲坠的走向兽群尸体旁,低头嗅了嗅同伴,紧接着“噗通”栽倒在地上。

    萧皓点燃火把,面无表情的看着场中,对于他来说,这个结局或许是最好的,呆呆的站在原地良久,等到心情渐渐平稳下来以后,目光移向数十丈外那道流光溢彩,随即缓步走了过去。

    山洞尽头是一块四方石台,在石台上面安静的摆放着一把三尖两刃刀与一个古朴的卷轴,而那道流光溢彩就是刀面所呈现出来的效果。

    只是这么一眼,萧皓就被这把绝世宝刀的华丽外表所吸引,整个人呆若木鸡,他难以想象是什么样的锻造大师居然能巧夺天工般的锻造出如此完美的神兵利器,这完全超乎想象,即便形容此刀是逆天般的存在,在他看来也不为过!

    深吸口气,萧皓目光火热的伸手拿起绝世宝刀,刚刚入手,沉甸甸的感觉便是传来,心中稍稍衡量下,估计这把宝刀少说也有百十斤重量。

    “呃,怎么这么沉?”

    萧皓紧锁眉头,显然宝刀的重量让他很不适手,感觉自己好像握着一把铁锤般,就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刀身上的流光溢彩突兀的消失不见,紧接着五脏六腑犹如烈焰焚烧般炙热难耐。

    “啊...”

    萧皓大叫一声,急忙丢掉宝刀,痛苦的蹲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汗水顺着额头“噼里啪啦”流了下来。

    焚烧的疼痛持续半晌,待得彻底消失时,萧皓隐约感觉到心中有种莫名的怒火,眼前的景物血色朦胧。

    “这...这是怎么回事?”

    双手死死扣在岩石地面上,萧皓尽量压制住暴躁的情绪,大概过了半盏茶时间,这种感觉方才散去。

    缓过神来后,萧皓无力的坐在地上,茫然不解,摸了摸胸口,并无异常,随即目光移向宝刀,此时此刻,原本流光溢彩宝刀褪去了神采安静的躺在地面上,宛如一把普通的兵器般看不出任何珍贵所在。

    萧皓难以置信的重新拿在手中,反复检查数遍,他想知道流光溢彩跑哪去了,不会是自己玷污了宝刀的光华,所以才变成这样吧,但转念想了想,又否定了荒谬的想法。

    “他奶奶的,莫非你成精了,还是瞧不起我,觉得老子配不上你?”

    萧皓怒不可遏,抡刀便欲砍向地面,以此泄愤,然而刚刚举起宝刀,右手便是僵硬的停留在半空中。

    “轻...轻了,重量变轻了!”

    这一刻,萧皓真真切切察觉到原本很沉的大刀,现在拿在手中居然轻如鸿毛。

    稍稍思索片刻,萧皓就知道这把宝刀绝不是那么简单,至少还隐藏着诸多秘密,想到这里,将火把凑到宝刀前,认认真真端详起来。

    刀尖,刀刃,刀面...最后目光停留在雕刻着金色龙纹的刀柄上。

    刀柄的做工很精致,唯独让萧皓感到疑惑的是,如此一把堪称完美的宝刀,为何刀柄比普通大刀刀柄细了很多,握在手中宛如抓着一根短小的棍子般,这不太符合常理,即便是村里铁匠也不会脑残到这么设计,更何况是锻造出这把宝刀的狠人,这简直让他无法理解。

    魂游天外的**着刀柄,突然手指不经意间触碰到一个微微凸起的小圆球,而这个小圆球位置就在刀柄与刀身连接处,要不是无意间触摸到,轻易不会被发现。

    萧皓低头瞅了瞅,感觉这个微微凸起的小圆球似乎是有意镶嵌在那里的,并不像锻造时遗留下的瑕疵。

    升出这种古怪的念头后,萧皓鬼使神差的用手指摁了摁,哪料到,小圆球并不是固体,然而活动的,或许是手指摁压的力道有些大,小圆球瞬间沉了下去。

    “唰”

    随着小圆球刚刚沉下,刀柄处传来兵器出鞘的声音,眨眼间,原本仅有手掌般长短的刀柄,一下子变长几尺有余。

    “啊”

    突如其来的一幕,可是把萧皓吓的不轻,心脏犹如小鹿乱撞“嘭嘭”跳个不停,待得回过神来,定睛一看,瞬间石化在原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