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死亡恐惧(拜求收藏,点击,谢谢了!)
    连续五天,东日人没有离开房间半步,这让萧虎失去耐性,感觉萧皓把自己当猴耍了,于是怒气冲冲来到萧皓房间,劈头盖脸臭骂一顿。

    萧虎走后,萧皓也是暗气暗憋,无凭无据,全凭猜测,的确让人难以信服,冷静下来仔细想想,或许是自己太敏感了,反正东日人早晚要离开,于是也没太放在心中。

    银月挂空。

    萧皓睡的正香甜,突然房门被人踹开,紧接着一道黑影闪了进来,不由分说,拎着萧皓就往外面走。

    萧皓清醒过来,只听村里传来阵阵惨叫声,村西头更是火光冲天,他终于体会到什么是恐惧,当他抬头看清楚挟持自己的人正是东日人的时候,整个人呆若木鸡。

    “混蛋,放开我。”

    萧皓用力挣扎着,然而东日人的双手犹如铁钳般根本无法挣脱。

    此时此刻,萧村犹如人间地狱般,一具具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鲜血染红了地面。

    “噗”

    “啊”

    屠戮依旧持续,东日人犹如恶魔般挥舞着战刀,砍向老幼妇孺。

    眼睁睁看着村人死在面前,萧皓张着嘴巴,麻木的像条狗,他想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东日人将萧皓扔在地上,饶有兴致的欣赏着血腥的屠戮,嘴角掀起一抹嘲讽,片刻后,低头看向萧皓,微笑道:“感觉如何?”

    萧皓试图想爬起来,然而双腿瘫软的根本不听使唤,他想咆哮,却如鲠在喉。

    “萧村对你们敬如上宾,你们却反过来屠村,畜生,畜生啊!”

    老村长摇摇欲坠走来,状若疯狂的怒吼着。

    “八嘎,堂堂泉养世家的武士岂容你侮辱,一朗,杀了他!”为首小胡子冰冷的命令道。

    “嗨”

    一名身材修长的东日人面如冷霜的走到老村长身边,手中战刀高高举起。

    老村长看向萧皓,目露不舍,下一刻,冲着毫无防备的东日人脸上狠狠吐了口痰。

    “八嘎呀路!”

    “不要啊!”

    萧皓双眼布满血丝,声嘶底里。

    “噗”

    手起刀落。

    随着老村长人头落地,萧皓眼前一黑,昏迷过去。

    ……

    清晨

    萧皓苏醒过来,他感觉自己仿佛做了个噩梦,梦里的场景是那么真实,那么恐怖,然而当他准备起来时,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被结结实实的捆住,并且身边还有着十四名村中少年。

    原来那不是梦,是事实!

    萧皓满脸苦涩,心中隐隐作痛,他恨自己不学无术,恨自己疏忽大意,恨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好爷爷,保护好亲人。

    “萧皓,我们是不是都会死掉?”萧旭哭泣道。

    摇了摇头,萧皓颓废的道:“一切都没了,是生是死,顺其自然吧。”

    面对死亡,人人都有着敬畏之心,少年们终于控制不住内心的恐惧,放声大哭起来。

    “八嘎,都给我闭嘴!”

    这时,为首小胡子走来,抽出战刀在少年们面前比划起来。

    萧皓抬头看着小胡子,牙齿咬的咯咯作响,眼中闪烁着前所未有的滔天恨意,他恨不得吃其肉,饮其血,将眼前这个杂种挫骨扬灰!

    小胡子愣了愣,他没想到眼前少年面对死亡,竟然毫不畏惧,对于他来说,这不符合常理,是人都会恐惧临死前带来的压迫,即便是后天十重境界的强者,也无法摆脱这种心境。

    皱了皱眉,小胡子沉声道:“你不怕死么?”

    “杂种,有能耐举起刀砍死小爷!”萧皓冰冷的回击道。

    “噗”

    “啊”

    寒光闪过,小胡子当着萧皓面前,挥刀砍死一名少年。

    “跪下来求我,不然他们都会死在你的面前。”小胡子讥笑道。

    鲜血溅在脸颊上,萧皓面无表情,眸子依旧倔强的盯着小胡子,他知道今天横竖都是个死,倒不如死的壮烈点。

    “八嘎呀路!”

    萧皓的挑衅,让小胡子勃然大怒,举刀便欲继续砍杀,他就不信,连个少年都吓唬不住。

    这时,泉养一朗飞快赶来,伸手抓住刀柄,面带不悦的提醒道:“井野君,不要因为这点小事,而耽误大事,请别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

    深吸口气,泉养井野放下战刀,紧接着向泉养一朗微微鞠躬,沉声道:“对不起,是我鲁莽了!”话毕,战刀入鞘,恶狠狠瞪了眼萧皓,不在言语。

    “井野君,时辰不早了,我们准备何时动身?”泉养一朗询问道。

    抬头看了看天,泉养井野沉声道:“只要天黑以前到达即可!”

    “好,我这就去准备一下。”

    话毕,泉养一朗转身而去。

    泉养井野低头看向萧皓,冷笑道:“好好珍惜时间吧,我会让你的桀骜不驯付出代价的,哇哈哈...”

    半个时辰后,四名东日人押解着十四名少年离开村子,进入天眼山。

    少年们不知道东日人带着他们要干什么,不过在死亡的威胁下,都是低着头,选择了沉默。

    从愤怒中渐渐冷静下来,萧皓心中升起求生的**,他不甘心就这样死去,一路上,不断思索着对策,并且几次试图想挣脱开束缚的绳索,结果都以失败告终。

    随着不断深入,天色渐渐黑了下来,一行人终于抵达禁地边缘,东日人面色凝重的聚在一起,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话,然后命令少年们继续前进。

    萧皓可是清楚禁地中存在着什么,顿时心中提高警惕,虽然方才听不懂东日人语言,但是从他们神色也能看出来,这些杂种必然知晓异兽的存在,至于为什么要把他们带进这里来,却始终也想不通。

    进入腹地内,东日人轻车熟路来到一个极为隐蔽的山洞前,若不是特意寻找,即便是生长在山脚下的萧村人也很难发现。

    来到这里后,东日人呼吸显得有些急促,命令少年们潜伏在草丛中不许发出任何声音,然后面露忌惮的望向山洞内部。

    此时此刻,萧皓若是在看不出端倪,那可真就是脑残了,显然洞内居住着异兽,而东日人就是奔着它而来的。

    泉养井野扭头看向少年们,压低声音:“我的朋友受伤正在洞内疗养,谁能帮我们把他抬出来,我就放了谁,你们看可好?”

    闻言,少年们面露喜色,用力点了点头,见状泉养井野很是满意,用刀拉断绳子,继续威胁道:“提醒你们最好不要耍花样,否则我立即宰了你们,去吧!”

    “大家不要进去。”

    萧皓终于知道东日人真正的目的,原来他们是打算把他们当做诱饵。

    “八嘎,你说什么,信不信我现在就宰了你。”

    泉养井野揪住萧皓胸襟,怒目而视。

    “呸,要杀便杀,别以为我不知道里面有什么,进去也是个死,大不了,一拍两散!”萧皓愤恨的道。

    然而,萧皓的提醒并没有起到作用,少年们只是微微愣了愣,依旧选择按照东日人的意思去办,在他们看来,进洞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总好过立即死在屠刀下。

    临走前,泉养一朗命令他们每人服下一颗丹药,说是避毒丹,少年们脑袋一片空白,也没多想,纷纷丢进口中咽了下去,紧接着结伴而行,缓步向洞口内走去。

    萧皓刚欲开口劝阻,泉养井野伸手扼住了他的脖子,声音卡在喉咙里愣是发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看着十三名少年进洞去送死。

    泉养井野凑到萧皓耳边,讥笑道:“慢慢欣赏吧,好戏才刚刚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