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改嫁他人
    ,!

    如此狠辣的手段,果然奏效,村民们没有敢继续胡作非为,他们都很清楚,普通人在武者面前根本就是脆弱的,不堪一击的,大打出手只会招惹来武者更加愤怒。

    正如所料,萧皓确实恼火了,凡事要讲个道理,自己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就稀里糊涂成为了村民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从哪点讲,自己也无法接受。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许术犯案在逃,牵连了村里,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现在回来寻亲,也是人之常情,难道村里人连这点人情世故都不懂,非要活活拆散他们,方才解恨。

    今天幸好是自己来了,倘若换做许术亲自回来,看这架势搞不好就得被乱棍打死。

    就在这时,院落外跑进来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女妇人,大喊道:“不要伤害老村长,我就是你要找的人,许术之妻,王玉珠。”

    闻言,萧皓微微愣了愣,随即缓缓放开老村长,一双眸子上下打量起来,只见这女妇人长相与许术所描述的基本一致,心中这才相信她的身份。

    “嫂子,我是受许大哥所托,前来接你们的,方才多有冒犯,还请见谅。”

    出于对兄弟情分,萧皓放低了姿态,对着王玉珠施了一礼,见状,两位村民趁机把老村长搀扶到一旁。

    王玉珠神色复杂道:“他活着就好。”

    话虽短,但萧皓却听出些其他意味,尤其是那双目光中,根本看不出有夫妻之间的情意,反而充满了踌躇,徘徊。

    “这里人多不方便,我们可以私底下谈谈么?”

    被众人围观着,萧皓也是很尴尬,尤其是许术让自己转告给妻儿老小的话,更是难以启齿。

    “玉珠,我...”

    人群中走出一名中年男人,刚刚开口说话,就被王玉珠紧忙拦了下来。

    这时,萧皓脸色阴沉下来,不管是城里人,还是城外人,哪怕是隐居于深山中只有几十户的小村落,自古以来,都要有礼数之分。

    而眼前这名中年男人竟然堂而皇之,直呼其名,不但不尊重本人,更是不尊重许术。

    “我们到村外去谈吧。”

    话毕,王玉珠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了院落。

    意味深长的看了眼那名中年男人,萧皓冷哼了声,以示心中的不满,随即不再犹豫,跟在王玉珠身后奔向村口...

    来到村外后,萧皓率先开口问道:“嫂子,是不是自从许大哥走了以后,这些村里人就时常欺负于你?”

    转身看向萧皓,王玉珠久久不语,片刻后,脸颊上掀起一抹苦涩,平静的道:“自从他走后,我的确过了两年苦日子,也受到些冷言冷语,不过都已经挺过来了,现在的我很幸福,不想被打扰,所以我不会和你走的。”

    萧皓茫然不解:“我不太懂你的意思,既然是夫妻,岂有不见面的道理,就算你生活稳定了,那也算不上是幸福,我承认许大哥让你受了很多年委屈,但他心中始终牵挂着你,牵挂着父母,牵挂着一双儿女,难道你不该为孩子们着想嘛。”

    王玉珠黯然泪下,一双略显粗糙的手紧紧攥在了一起,表情极为挣扎与痛苦,良久后,低着头,声音嘶哑道:“一年前,我已经改嫁给了村长的儿子,也就是方才的那个男人。”

    这句话无异于晴天霹雳,闻听此言,萧皓瞠目结舌,先夫未亡,改嫁他人,这也太荒谬,太不通情理了吧,难怪村民们闭口不谈,横档竖拦要把自己赶出去,原来是在为村长儿子遮丑,这种无耻行径,简直是天理不容。

    “他们是不是强行逼迫你改嫁的,如果是的话,没关系,这件事情交给我处理。”萧皓沉声道。

    “与任何人都没有关系,是我心甘情愿的。”王玉珠回答道。

    闻言,萧皓终于控制不住情绪,大怒道:“你这么做,就是再给许大哥抹黑,他父母,儿女的尊严全都毁在了你的手中,你真是个无耻女人!”

    萧皓从来没有骂过女人,可是这一次,他实在是怒不可遏,为了这样一个下贱女人,心中真替许术感到不值得,说句难听的,以东界家族大长老的身份,许术找什么样的女人都是轻而易举,而他却不为所动,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等到今天,把妻儿老小接到家族中,一家人团聚,从此过着衣食无忧的幸福生活。

    “我有什么办法,他一走就是八年,渺无音讯,这个家全靠我自己支撑着,就连他父母去世都是我送终的,作为妻子,我已经替他尽孝了。”

    王玉珠蹲在地上,情绪越来越激动,痛哭流涕的继续道:“你们有什么资格骂我,指责我,我也是人,我也需要感情,更需要有人爱,虽然长发是村长儿子,但是他人品好,心地善良,对待我们母子三人更是视如己出,就算我要背负一世骂名嫁给他,我也无怨无悔!”

    王玉珠陷入了苦痛的回忆中,旁若无人的讲述着这些年来的艰辛与不易,当初她憧憬着许术能够回来,可是随着时间流逝,希望逐渐化为了泡影,再加上村里人都说许术很有可能死在了外面,一来二去,她都信以为真了。

    直到长发体贴入微的关爱彻底打动了她,这才在村民们的极力撮合下,单方面改嫁给了长发。

    听完以后,萧皓沉默不语,感觉自己方才有些过火,让一个女人守活寡,并且还要带着一双儿女生活确实很不易,许术有苦衷,王玉珠也有苦衷,谈不上谁对谁错,可是现在木易成舟,就算自己为了兄弟把王玉珠强行带回去,他们彼此间真的会幸福嘛,同床异梦何尝不是一种煎熬。

    “好吧,我尊重你的选择,但我有一个要求,你必须答应我。”萧皓沉声道。

    “什么要求?”

    王玉珠疑惑万分。

    “我要带走许大哥的儿女。”

    萧皓这么做也是为了给许术一个交代。

    “儿女现在生活的很快乐,我不会同意的。”

    王玉珠紧张万分,她看得出来,眼前的年轻人绝非等闲。

    “我不希望你们把快乐建立在许大哥痛苦之上,所以这件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另外两个孩子只有跟在父亲身边才会有出息,我保证他们从今以后衣食无忧。”

    萧皓并没有直说,现在的许术是什么身份地位,因为世上没有后悔药,说与不说,都是一个结局,但他不能不为许术的孩子未来做打算。

    一番交谈后,王玉珠终于勉强点头同意,或许眼前这个年轻人说的很对,毕竟许术是孩子们的亲生父亲,骨子里面流淌着的也是许家血脉,自己强留下来,似乎的确是对不住许术。

    就这样,两人回到了村里,然后把一双儿女唤来,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母女三人抱头痛哭后,于是萧皓带着他俩离开了村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