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章 言出必行
    ,!

    泉养宫南抛出了一个包袱,他自信萧皓必然不会杀害自己,毕竟那部刀法武技太诱惑人了,萧皓只有答应他的条件,才会如愿以偿的得到一切。

    “你知道的就这么多了?”萧皓问道。

    “难道这还不算是个天大的秘密嘛?”泉养宫南笑道。

    耸了耸肩,萧皓讥讽的道:“算是吧,不过...我很不喜欢被人钓鱼的方式。”

    闻言,泉养宫南眼皮跳了跳,隐约间,预感到情况不妙,谨慎的后退了两步,沉声道:“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莫非想食言反悔?”

    “被你猜对了。”

    话毕,萧皓缓步走了过去...

    “君子就要信守承诺,怎么能说反悔就反悔,你...你真给大罗帝国的强者丢脸。”

    感觉到死亡逼近,泉养宫南已经是无路可退,咬了咬牙,于是准备背水一战。

    “哼,跟你们这种杂碎论君子,讲道义,我觉得毫无意义,况且我也不是正人君子!”

    话毕,萧皓手中长枪闪电般刺了出去...

    “叮当...”

    长枪与战刀频频对碰,火花四溅,在这种状态下,后天巅峰实力的泉养宫南状若疯狂,完全是以命搏命,战刀左突右进,连斩带劈,横纵交错...

    五六个回合后,萧皓陡然加快攻击速度,一枪刺进泉养宫南的左肩头,枪尖扭转向外一拽,顿时一大块碎肉掉了下来,肩头血流如注。

    “啊...”

    一声惨叫后,泉养宫南还未来得及招架,右肩头又是挨了一枪,转瞬间,战刀脱手掉在地上,双臂被彻底废掉。

    “八嘎,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这一刻,泉养宫南知道死期已到,所以干脆放弃了求饶,忍着剧痛,挺起胸膛,等待着结束生命。

    萧皓终于收敛起玩味之心,眸子中闪烁着愤怒的火焰,用着冰冷到极点的声音:“即使你化为厉鬼,老子照样也要把你打得魂飞魄散。”

    话毕,一记鞭腿将泉养宫南掀翻在地,紧接着手中长枪狠狠戳进地面,身形一闪,跨坐在他的身上,就这样用着赤手空拳,疯狂的击打在泉养宫南脸颊上。

    “嘭嘭嘭嘭嘭嘭...”

    半晌后,萧皓缓缓站了起来,伸手抽出长枪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只留下那具整个脑袋深埋在泥土里的尸体。

    一路追击近千里地,秋木天等人仿佛人间蒸发了般无迹可寻,这让萧皓感到疑惑万分,按理说以他施展身法的速度,就算敌人跑得再快,也能轻而易举的追上,可是眼下这种情况,很显然不太正常,莫非他们都藏起来了?

    想到这里,萧皓陷入了沉思,开始尝试着换位思考,如果自己是秋木天该怎么做,怎么逃...

    “妈的咧,肯定是向着相反的方向又跑回去了,真是条狡猾的老狗!”

    萧皓咒骂了几句,现在若是返回去追杀他们,估计机会不是很大,既然他们选择反其道而行,必然会躲藏很长时间才会跑出来,然后悄悄溜回到风华城地界。

    既然如此,自己在着急想弄死他们也是于事无补,倒不如守株待兔,在通往风华城必经之路上截杀他们,彻底铲草除根,以绝后患。

    打定主意后,萧皓便欲启程,然而还没走出多远,忽然想起一件事情,当初他可是亲口答应过许二愣子把家人接到家族中。

    打开地图确认了下位置,发现自己距离许术家乡并不是很远,以自己脚程大半日时间就能够抵达,于是不再犹豫,迅速赶了过去。

    第二天清晨,萧皓来到许家村村口,拦住村民询问了一下情况,可当提到许术妻子以及家人时,众人都是摇头晃脑,闭口不谈。

    这个状况可是有些莫名奇妙,萧皓分明感觉到这些村民都认识许术,但又为什么闭口不谈,莫非怕官方追究下来,惹祸上身。

    可许术已经外逃数年有余,再说也没有犯过太大的案子,总不至于,官方还没有放弃缉拿他吧?

    既然来都来了,自己怎么也要把事情弄清楚,不然回去,实在没办法与许二愣子交待,于是硬着头皮,走进村中。

    一路打探后,萧皓来到老村长的家,还没等到开口询问情况,门外便是响起阵阵谩骂声。

    “呃,这是什么情况?”

    萧皓茫然不解。

    “年轻人,你还是走吧。”

    老村长不动声色,显然他早就料到会有这种局面。

    闻言,萧皓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于是阴沉着脸与老村长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只见数十名强壮的年轻人手持棍棒堵在院落中,至于那些岁数稍大些的村民都是在院落外。

    “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跑到许家村来惹事,滚!”

    “我看有必要好好教训他一顿,让他明白替人出头是要付出代价的。”

    “对,打他,打他!”

    那些年轻人怒目而视,纷纷大骂着。

    “安静!”

    老村长挥了下手,这才制止住众人,然后扭头看向萧皓,沉声道:“你也看到了,我们并不欢迎你,请你还是离去吧。”

    “我只是受兄弟所托,才来寻人的,就算走也要给我一个理由吧,难道你们连这点礼貌都没有。”萧皓面带不悦的道。

    沉吟片刻,老村长面无表情:“许术的确是村里人,不过他贪了人命案,潜逃多年,一个家庭失去了顶梁柱,自然是苦不堪言,就在两年前他的妻儿老小受到瘟疫传染全部死掉了。”

    “死掉了?”

    萧皓眉头紧锁,于是用余光扫了眼众人的表情变化,总感觉老村长是在欺骗自己。

    “既然如此,可否带我去坟头看看,我想替兄弟尽尽孝。”萧皓沉声道。

    “尸体全都火化掉了,根本没有立坟。”

    老村长话音刚落,萧皓揪住他的胸襟高高举了起来,冰冷的道:“老东西,你当我是傻子嘛,今天不把话说清楚,我不介意活活把你摔死。”

    这一举动,可谓是点燃了导火索,一些胆大的年轻人蜂拥而上,抡起棍棒狠狠打在萧皓身上,试图解救老村长。

    “咔嚓...”

    一根根棍棒打折,萧皓高举着老村长依旧纹丝不动,村民都是大惊失色,眼前这个外来年轻人身体到底有多大力气才能承受住这么大的力量,就算是一头虎,一头熊,在这种情况下,也早已经被乱棍打死了。

    “我数到三,你若在不回答,我言出必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