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 晋级先天境界
    转眼又过去两天,萧皓身体承受的煎熬远远没有精神上所承受的大,在面临绝境之中,每个人都有求生的**,即便你是先天强者,或者是更高层次上的强者也不会例外。

    为了取暖,又或者让自己变得平静下来,萧皓只好运转功法让自己处于一个生命平稳的阶段。

    就差那么一点点,他就可以进入让所有人仰望的先天境界,然而他却被困于冰峰下等待着陨落。

    这一刻,萧皓脑海中全是青柯的身影,或许只有到了死亡降临之际,他才知道生命里谁才是最重要的人。

    如果他能获得重生,那么出去以后,他一定不会再去逃避问题,而是要找到青柯,把一切讲清楚,问明白,为什么两个人之间会走到今天这样的结局。

    不知不觉中,萧皓仿佛做了个梦,梦境里他看见了兄弟们出现在自己面前,但他却听不见兄弟们再说着什么,每个人的表情都各不相同,有焦急,有愤怒,有伤心,有期待...

    当萧皓苏醒时,发现自己已经侧卧在雪地上,苦笑一声,随即重新坐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胸前揣着的小玉瓶再不经意间滑落下来。

    萧皓捡起来拿在手掌中,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半晌后,轻轻拧开瓶盖,随即倒出一粒花籽。

    “既然带不走,不如我做蕊,你做籽,永远留在我身体里面吧!”

    话毕,萧皓将花籽丢入口中,咽了下去。

    片刻后,萧皓忽然察觉到一股暖流疯狂涌进四肢百骸,紧接着全身燥热难耐,仿佛自己掉进了火炉中,一丝丝热气顺着全身毛孔“呼呼”冒了出来。

    萧皓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一粒花籽居然有这么大的能量,以自己半步先天境界都无法压制下去,体外严寒,体内炎热,这种冰火两重天的滋味,顿时让他苦不堪言,无奈之际,只好再次催动功法,试图抵御着突如其来的状况。

    鸿蒙决运转起来以后,就以母庸置疑的命令强行将这股类似于元力的热气驱赶到指定的经脉中,一来二去,萧皓惊讶的发现,但凡热气流淌过的经脉内,气血就仿佛被点燃了般奔腾不息...

    察觉到这个状况后,萧皓精神为之一震,这种感觉与当初打通任脉的时候,所需要的血气力量如出一辙,也就是说,方才服下的花籽给自己提供了打通督脉的条件。

    萧皓在心中假设了一种可能性,假如自己晋级到先天境界,瞬间力量就会暴涨数倍不止,或许自己就会有机会破开雪洞,逃出升天。

    机会只有一次,只要抓住了未必做不到,想到这里,萧皓收敛住心神,窥探起经脉内的情况,时间不长,他发现气血虽然被点燃,可还是差强人意的弱了些。

    稍稍犹豫,萧皓迅速退出心神,紧接着又倒出一粒花籽咽了下去,随着第二粒花籽在体内融化,瞬间热气燃爆,全身气血仿佛变成了熔浆流,又仿佛变成了山呼海啸...

    萧皓满脸涨红,大汗淋漓,就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即使外表这样,依旧没有打扰到他全神贯注的催动气血全力进军督脉。

    “嘭嘭嘭嘭...”

    一番汹涌澎湃的进攻后,督脉关闭的穴门终于支撑不住,瞬间血气打通鱼贯而入...

    “哗哗...”

    屏障破开,水到渠成,晋级先天境界!

    半晌后,萧皓体外的热气散尽,当再次睁开眸子的刹那间,两道精芒爆闪而出,一股强大的气息从体内久久不散。

    “给我破!”

    大吼一声,举起手中长枪对着头顶上方的雪层疯狂搅动起来,与此同时,萧皓仿佛也化作了飓风般逆流而上...

    冰峰北风呼啸,漫天飞舞着雪花,就在这时,雪层下变得震颤起来,随着时间推移,震颤的力度与频率越来越大,直到最后,雪层形成了一个圆圈,并且正在向下塌陷,就仿佛是一个巨大的白色漩涡流...

    “嘭...”

    一道身影从漩涡流里面暴射而出...

    巨大的响动仿佛惊扰到了这座正在沉睡的冰峰巨人,而这样的代价就是“雪崩”

    峰顶之上,雪层松动,瞬间犹如卸了闸的洪水猛兽夹杂着毁天灭地的气势滚滚而下...

    “轰隆隆...”

    萧皓刚刚逃脱升天,还没来得及高兴,就遇见了这种状况,顿时“妈呀”一声,奔着峰下疯狂逃窜,或许是因为太过兴奋的缘故,一时间兴起,居然尝试起《幻雷藏身决》第一幻影无踪。

    丹田内刚刚修炼出的一丝罡气,在萧皓调动下,沿着特定的经脉灌输到双腿。

    萧皓腾身而起,当再次落向雪地时,双脚带起一阵风雷声,“嗖”的飙升而出,眨眼间窜出数十丈,身体再一晃,就已经到了数百丈之外,所过之处,没有留下一丁点脚印。

    ……

    将萧皓活埋于冰峰之下,秋木天也算是大仇得报,出了口恶气,顿时心情大好,于是在返回的途中也没有忙于奔波,饿了就吃,困了就睡,整整五日时间,方才走出七百多里。

    然而,秋木天却没有料到,死神正在向着他们逼近,夜幕下,一双乌黑的眸子锁定在正在架火取暖的众人,犹如野兽锁定猎物般,等待着伺机而动。

    “副馆主,我们都返回七百多里了,为什么迟迟不见援军的踪影?”

    “那些东日人不能与常人相提并论,虽说我们是合作关系,但是并不会听从我们的安排,来与不来,那个小兔子反正也是死了,就随便他们吧。”

    “这次也就算了,但如果日后再有什么行动,他们依旧不配合,岂不是把我们给坑害了。”

    就在秋木天与身边那名强者交谈之际,密林外走进来三十多名东日人,为首之人正是盲剑客泉养宫南。

    “木天君,你的手下似乎很不友好啊。”泉养宫南沉声道。

    眼皮跳了跳,秋木天抱拳道:“我的人并没有针对你们的意思,莫要见怪。”

    泉养宫南没有继续追究,而是缓步走到火堆旁,沉吟片刻,方才开口问道:“萧皓被干掉了吗?”

    “他已经被埋在冰峰之下,没有人会找到他,也没有人能够救得了让。”

    提到萧皓,秋木天明显变得兴奋起来,一个多月的大追杀可谓是历经磨难,不过好在大功告成了,心里面的大石也终于落了下来。

    “埋的好,这个家伙总是再三破坏我们的计划,以至于拖到现在,收取童男童女心脏的计划都无法达成。”泉养宫南冷笑道。

    “恕老夫多言,六千多颗心脏也就是六千多条人命,就算做的再隐蔽,也会引起官方的注意,一旦追究下来,可不是件小事情。”

    秋木天没有把话挑明,不过话里话外意思已经很清楚,我不干涉你们的计划,但你们也不要把火引到红人馆身上。

    “放心,东域这么大,城池又这么多,只要我们行动迅速,等到官方发现时,我们早已经返回东日帝国了。”

    “如此最好,这样老夫也就放心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