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幻雷藏影决
    白色雄狮刚刚后退,几乎在同时间,萧皓犹如鬼魅般瞬间来到面前,伸手揪住脖颈的厚厚毛发。

    这下白色雄狮彻底被激动了,张开嘴巴便咬...

    “嘭”

    一拳打在大脸蛋子上,白色雄狮脑袋歪了歪,要不是萧皓死死揪着它的毛发,就凭方才那一拳,完全可以将它打趴下。

    白色雄狮被打的眼冒金星,东倒西歪,不过凶兽就是凶兽,依旧野性十足,嘴巴咬不着,就用爪子去挠...

    萧皓可是货真价实的半步先天强者,随便抬抬腿都有几千斤的力量,见到巨爪挠来,闪都不闪,抡脚迎了上去。

    “嘭嘭嘭...”

    “吼吼吼吼吼吼...”

    结果可想而知,白色雄狮疼的嗷嗷叫唤,一连被人类踢了好几脚,到最后疼的它都抬不起来爪子,“噗通”趴在地上,发生阵阵痛苦的哀嚎。

    藏在不远处的众人全都被眼前场景所惊呆,赤手空拳可以理解,但是用硬碰硬,最野蛮的打法将凶兽活生生给揍趴下,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妈的咧,长什么样不好,非得长的那么白,害得老子白白激动了三天。”

    萧皓跨坐在白色雄狮的身上,一边捶打着,一边怒骂着,直到它不在挣扎,不在发出一丝声音,方才余怒未消的收手。

    “杀...杀死了?”

    “应...应该是。”

    “我怎么感觉自己好像尿裤子了。”

    见前方不在有任何动静,众人鬼头鬼脑的走了出来,然后小心翼翼凑了上去。

    阿宽用着敬畏的目光,紧张的问道:“萧兄弟,你没事吧?”

    踢了踢七窍流血的白色雄狮,萧皓气急败坏:“真不抗揍,这才几下就交待了。”话毕,扭头看向众人,继续道:“不好意思,下手重了,没有下活口,让你们出出气。”

    闻言,众人险些一个趔趄摔倒,心想这活口最好别留,我们可承受不起,打死了多好,村庄终于太平了。

    站在哨台上的村民看的一清二楚,顿时激动的语无伦次:“快...快...快出来看啊,好...好血腥啊,死了,死了!”

    半晌后,老村长带着几个胆大的村民来到村口,当看见这头凶兽尸体的时候,这才终于确定彻底除去了村庄隐患,于是吩咐村民,敲锣打鼓,挨家转告,这个天大的好消息。

    “小友,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答谢你了。”老村长激动的老泪纵横,然后扭头看向小五,继续道:“小兔崽子,你就是狗眼看人低,还不快去张罗着重摆酒席,隆重招待我们的恩人。”

    “嗯”

    小五脸一红,不敢在顶嘴,兴奋的调头跑回村内。

    萧皓实在是想赶快离开,可是村民就像众星捧月似的把他围在中间,说什么也不让走,无奈硬着头皮再次回到村庄。

    所有人都把萧皓奉若神明,恭敬有加,欢声笑语,起舞翩翩,这注定是个无眠之夜。

    萧皓招架不住村民的热情,于是多喝几碗,宴席散后,迷迷糊糊回到了房间中,刚刚坐下来喝了碗水,解解酒劲,就在这时,老村长走了进来。

    “老村长,有事找我?”

    萧皓有些茫然不解,老村长大半夜不睡觉,莫非想和自己推心置腹嘛。

    老村长缓缓坐了下来,笑而不语,上下打量着他,搞得萧皓有些毛骨悚然,不过出于礼貌,还是勉强挤出笑容,眼巴巴的硬挺着。

    片刻后,老村长微笑道:“哎,是老夫眼拙了,没想到小友竟然是位顶尖强者。”

    萧皓微微愣了愣,他听老村长的口气似乎有些来历,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于是定了定神,试探道:“莫非老村长曾经也涉世过江湖?”

    笑着摆了摆手,老村长笑道:“老夫可没有那个天赋,不过我的先祖却是名强者,至于能强到什么地步,我也不得而知。”

    点了点头,萧皓表示能够理解,先祖强,不代表子孙就强,先祖喜欢征战江湖,不代表子孙也喜欢征战江湖,人与人是不同的,生活的方式也是不同的。

    “这次你帮村庄解决掉了隐患,老夫无以为报。”顿了顿,老村长缓缓从怀中掏出一个卷轴,然后递给了萧皓,继续道:“这个就送给你吧,就当是一场缘分了。”

    萧皓好奇的打开了卷轴,只见竹简左侧上面郝然刻着“幻雷藏影决”五个字,字体苍劲有力,单单看上一眼,就让他产生一种古老的洪荒气息。

    此时此刻,萧皓已经完全被吸引住跑,目不转睛的阅读着口诀与要领,半晌后,合上卷轴,倒吸口冷气,激动的道:“居然是五品身法技能!”

    “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喜欢了?”老村长笑问道。

    萧皓犹如小鸡啄米般不断的点头,声音略显颤抖:“何止是喜欢,简直是喜欢的不得了。”

    身法技能在江湖上可是不多见的,所以大部分强者都是依靠本身实力来弥补速度上的缺陷,但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身法技能,速度上完全不能同日而语。

    一个是靠气血输送双腿得以维持速度,另一个则是靠气血与技能转换暴增速度,足见两者之间的差距有多么大。

    这就好比,一个是有实力没武技的人,另一个是既有实力又有武技的人,两人对战起来,胜负显而易见。

    “老村长,你可知道它的价值?”

    萧皓不想隐瞒于他,单凭这个五品身法技能,若是拿到外面卖掉,先不说能不能引来江湖上腥风血雨,光是这个价格就是个天文数字。

    “哎,你所看到的是价值,而我所看到的却是灾难,它在我手中形同鸡肋,如果泄露出去,不但我要付出生命代价,恐怕就连全村人也都不能幸免于难,江湖险恶啊。”

    老村长感慨万千,虽不是江湖人,却也知晓江湖事,这也是他为什么不传给子孙的缘故,一入江湖深似海,悔之晚矣。

    若不是萧皓仗义出手,让他看出此子有着赤子之心,他也不会主动拿出来赠予,他相信先祖会理解的,只有合适的人选,才不会辱没了先祖遗留下来的武学。

    捡了个天大便宜,萧皓实在是愧疚万分,于是将随身携带的五万多两银票拿了出来,以作酬谢,这样也好让自己心安理得些。

    见状,老村长断然拒绝,对于他来说,平平淡淡才是幸福,钱多了,反而是祸根。

    无奈,萧皓只好收起银票,紧接着站起来,恭恭敬敬举了三个躬,一来答谢赠予之恩,二来答谢再造之恩,所谓再造就是让自己有了一个保命的底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