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小天的下落
    下了盘龙岭,萧皓骑着黑色战马,一路上风驰电掣般飞奔着,直到五天后才脱离风华城地界。

    按照许术所提供的路线,他将横跨十几座城池,翻越二十座山脉,穿越两个平原,才能够顺利抵达冰峰脚下。

    这一切看起来很正常,可是按照时间预算,萧皓根本没有太多的休息时间,基本上每天都要翻过一座山脉,这还是在身体精力充沛的情况下极速前进,否则的话,来回往返也说得小半年时间。

    正在午时,艳阳高照。

    奔波一夜未眠,萧皓托着疲惫不堪的身体,找到了一颗大树下,然后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打起盹来。

    这一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直到不远处传来吵杂声,方才把萧皓给惊醒,揉了揉眼睛,皱着眉头四下望了望,在确定声音传来的方向后,于是飞身跳到大树上,居高临下观望起来。

    视线内出现了一群猎人,粗略估算不下四五十人,一个个手持鱼叉,弯弓,一副全神戒备的状态,只见其中三人围在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旁,彼此间互相交谈着。

    “可恶,它一定还在山上。”

    “这已经是第九次偷袭村庄了,在不杀死它,我们将永无宁日。”

    “这种变异的凶兽异常狡猾,找到它谈何容易,除非它自投罗网,否则想都别想。”

    闻言,萧皓心中一惊,来不及多想,飞身跳到树下,几个起落间来到场中。

    “什么人?”

    萧皓突兀的出现,顿时让众人提高警惕,“呼呼啦啦”将他包围起来。

    萧皓没有理睬,而是蹲在那具尸体旁仔细检查起来,眉头紧锁的看着断臂上撕裂的伤痕,基本与小天口中长出来的锯齿吻合,不由得倒吸口冷气。

    小天的失踪一直都是萧皓心中难以磨灭的心病,小天是他一手带大的,他绝不相信,小天伴随着成长会兽性大发,以至于连自己都不认识,这其中必然有着什么原因。

    “你们口中所说的凶兽长什么样子?”萧皓询问道。

    “这位小兄弟,你问凶兽做什么?”为首猎人面露狐疑之色,反问道。

    “或许我可以帮你们找到它。”

    萧皓将手上鲜血擦拭了下,心中感觉沉甸甸的,但又有种迫切想要见到小天的冲动,这是很矛盾的,如果小天连自己也要伤害,那么自己该怎么做,如果放任不管,眼前这些无辜的百姓,又该怎么办。

    或许方才那名猎人说的很对,除非小天自投罗网,否则以小天的速度与力量,这些普通人根本拿它没有办法,若是在进一步激怒了小天,说不准整个村庄都要葬送在它的口中。

    “它一半都是晚上出没,我们看得也不是很清楚,但能确够定它长着一身雪白的皮毛,速度非常敏捷。”为首猎人回答道。

    “它最近一直出没在村庄袭人嘛?”

    “不错,大概三天左右,它就会出现一次,一般的机关陷阱根本降服不住它,只能任由它闯进屋子内叼走村民,然后肆无忌惮的离开。”

    闻言,萧皓表情极为凝重,他实在难以想象,小天吃人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血淋淋场景。

    “小兄弟,方才你说能帮助我们,不是在信口开河吧?”为首猎人谨慎的问道。

    “如果不信,我现在就跟你们回到村庄,直到它出现为止。”萧皓淡淡的道。

    “哼,我看你是想进村庄骗吃骗喝吧,就算它来了又能证明什么,别告诉就凭你能杀死它。”一名魁梧的年轻猎人,冰冷的道。

    场中所有猎人都是抱着同样的想法,眼中充满了不屑与讥讽。

    萧皓很理解他们因为亲人惨死而产生的愤怒情绪,另外自己心中也有愧疚,当初要不是自己把小天带在身边,或许这一切也不会发生了,所以说自己也算是个罪魁祸首。

    “如果它出现了,我第一个走出去,这样你们该信任我了吧,至于我为什么要帮你们,那是我的秘密,与你们没有关系,我能做到的,就是让村庄恢复平静。”萧皓沉声道。

    众人面面相窥,实在无法理解萧皓这么做,到底有着什么目的,最后还是为首猎人率先站了出来,抱拳道:“如果小兄弟所言非虚,我代表父老乡亲感激不尽。”

    就这样,众人抬着尸体一起下山回到了村庄。

    这是一个足有千户人的村庄,男耕女织,采药狩猎,生活的很是安逸,可是随着小天的出现,瞬间打破了这里的宁静。

    为了防止再被偷袭,家家大门前都设置了陷阱,院墙加高加厚,就连村口都临时搭建起数丈高的哨台,不分白昼都有人轮流值守,然而就是这样防备万分,依然无法阻挡小天的到来。

    或许在他们眼中,小天就是一个恶魔,一个把灾难带到他们身边来的噩梦。

    “萧兄弟,饭菜已经准备好了,老村长请你过去。”为首猎人道。

    “多谢!”

    萧皓没有拒绝,与为首猎人并肩而行,时间不长,来到老村长家。

    老村长是位年纪七旬左右的老者,粗布麻衣,花白头发,满脸皱纹,拄着拐棍,一副老态龙钟的憔悴模样。

    即便这样,见到萧皓以后,老村长还是勉强打起几分精神,笑呵呵道:“粗茶淡饭,不成敬意,还望小友不要见怪。”

    看着满座子的青菜,还有两道山味,萧皓没有任何嫌弃之意,恭敬的坐在木凳上,微笑道:“让老村长费心了。”

    老村长不善酒力,于是让为首猎人阿宽坐下来一同招待客人,席间,萧皓具体询问了一下情况,村里人本就朴实,并没有隐瞒,于是一五一十讲诉出来,时不时还因为情绪激动,而流下伤心眼泪。

    “我听阿宽说,小友帮助我们并不索取任何钱财,老夫实在是感动万分,可是做人做事,我们却不能装聋作哑,无动于衷,小友有什么条件就说出来吧,我们会尽量满足你的要求。”老村长郑重其事的承诺道。

    萧皓干笑了笑,看来他们还是认为自己想索取什么,所以才冒死来趟这个浑水,就算自己在怎么解释,他们也很难相信,毕竟天底下还没有这么好的善人。

    想到这里,萧皓放下筷子,从怀中掏出厚厚一沓银票放在了桌子上,粗略估算足有几万两左右,顿了顿,淡笑道:“我帮你们,第一不是为了钱,第二也不是为了要人情,所以老村长大可放心。”

    见状,老村长和阿宽都是愣了愣,那些大罗帝国银票可是货真价实的,说句难听的,这些银子足可以买下整个村庄都绰绰有余,要说眼前年轻人是奔着捞钱而来的,那绝对是不可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