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章 九籽冰阳花
    “义父”

    这是个什么概念,所有人全部惊呆,堂堂东域麒麟门之主居然真的认萧皓做义父了,并且看样子是心甘情愿的那种,我的乖乖,这也太疯狂了吧!

    “咳咳,花坊主,这回该放心了吧?”萧皓笑问道。

    “放...放心了。”

    花布吉脑袋晕乎乎的,陈重华为人向来阴狠,没想到竟然败在了萧皓手中,这真是一物降一物,一山还比一山高,想到这里,不由得多看了几眼,他惊讶的发现,这个小憋犊子越看越顺眼。

    一场闹剧结束后,众人渐渐散去,萧皓来到家主房间中,这段时间,他就发现萧敬枫的身体似乎越来越糟糕,稍稍有些劳累,或者情绪激动,他都会变得非常的虚弱,这么个大摊子,他若是病倒了,可不是件好事情。

    房间中,萧敬枫脸色惨白的躺在床上,闭目休息,直到萧皓走进来都未曾发现。

    见此情景,萧皓伸手搭在他的手腕上检查起来,片刻后,这才震惊发现萧敬枫的脉搏非常微弱。

    萧敬枫依旧闭着双眼,有气无力:“我能支撑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了。”

    “花坊主不是已经把毒给解了嘛,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萧皓表情很是凝重,现在家主每天都服用大量天材地宝,身体还是这个样子,若是不服用的话,岂不是连命都保不住了,这与之前花坊主所说的变成普通人,可是存在着大相径庭。

    “毒是解了,可是在此之前,那些毒素已经损伤了心脉以及经脉,这是创伤又是内伤,根本很难恢复如初的,花坊主就算是神仙,也是束手无策。”

    萧敬枫嘴角掀起一抹苦涩,他现在的确太累了,就连说话走路都要勉强打起精神,有的时候,他真想就这样,一下子睡过去,可是想到家族刚刚起步,于是又在心中提醒着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支撑住。

    “这样耗下去根本不是办法,你先休息,我去找花坊主商量一下。”

    “萧皓。”

    萧皓刚要离去,这时,萧敬枫睁开了双眼。

    “还有什么事嘛?”萧皓问道。

    “我们能有今天的成果,来之不易,守得住家业才是真本事,记住我说的话。”

    萧敬枫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随后再次闭上眼睛,不在言语。

    心中一阵酸楚,萧皓微微握拢双手,郑重的道:“放心,只要我还活着,就绝对不会让家族灭亡。”话毕,转身离去。

    半晌后,萧皓来到了药王坊,见到花布吉以后,直接把家主的身体状况讲了出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彻底治愈。

    听完,花布吉满脸苦涩,虽然自己自称是药王,但人力终有限,家主中毒拖延的时间太长,毒素早已腐蚀了心脉与经脉,普通天材地宝根本无法滋养修复,能维持到现在,已经算是个奇迹了。

    “花坊主,家主对我们很重要,所以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将他治愈。”萧皓恳求道。

    花布吉倒背着双手,来回渡着步子,过了好半天,忽然止住脚步,表情郑重的看向萧皓,沉声道:“办法倒是有,不过难度却是很大,另外成功的几率也不是很高。”

    “说来听听。”萧皓急切的道。

    “我倒是有一个治疗受损心脉的药方,其他的药材不成问题,盘龙岭就能采集到,唯独有一种药材极其罕见,就连我生平都无缘见过。”花布吉若有所思的道。

    “什么药材?”

    “九籽冰阳花的花籽!”

    “那在什么地方会弄到这种药材?”

    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萧皓,花布吉表情凝重的道:“据我所知,东域与伊波国交接处有一座冰峰,那里才会生长出这种罕见药材,不过由于数量稀少,即使你去了,茫茫雪山之中也未必能寻找到。”

    沉吟半晌,萧皓沉声道:“坐以待毙,终究不是办法,无论如何也要试试。”

    花布吉身体颤了颤,他没想到萧皓居然依旧如此执着,不由得心中肃然起敬,略微顿了顿,淡淡的道:“这只是其一,还有其二,你就算弄到九籽冰阳花的花籽,老夫也没有太大把握能够炼制出来丹药,一旦失败,就是前功尽弃,之前所努力的一切,都将化为泡影,你要考虑清楚。”

    闻言,萧皓愣在原地,难怪花布吉愁容满面,这个难度似乎也太大了些,可是家主的身体状况越来越糟糕,已经是迫在眉睫,根本没有时间在拖延下去,若是就这么放弃了,自己于心何忍。

    想到这里,萧皓不在迟疑,深吸口气,目露坚定的道:“就这样决定了,如果真失败的话,那也只能说明是天意难违。”

    两人交谈完毕,萧皓就开始准备启程,这次的路程可是遥遥数千里地,跋山涉水,路途坎坷,以最快速度赶到冰峰,少说也要一个多月时间。

    “你要自己去?”吴塔震惊的道。

    点了点头,萧皓无奈的道:“现在时局不稳定,你们还是留下来坐镇家族吧。”

    “那可是高万丈的冰峰,越往上攀爬,温度越低,即便你是后天巅峰强者,也架不住长时间煎熬的,并且上面长年累月积压下来的冰雪异常松动,很容易引起雪崩,说句难听的,你要是挂在那里,我们想去给你收尸都找不到。”吴塔担心道。

    斜撇了眼,萧皓咧嘴骂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老子历经大劫都没死掉,还能让雪给活埋了,你就别瞎操心了,守护好家族是重任。”

    萧皓岂会不知道凶险,为了不让兄弟们担心,也只能硬着头皮,装作若无其事。

    半天没有说话的许术突然开口道:“萧长老,我有一件事情想请求你。”

    “什么事情?”

    萧皓愣了下,他惊讶的发现,许二愣子有点反常,眼神与语气都是非常特别的客气。

    “咳咳,当初我犯案在逃,迫于无奈之际投靠了麒麟山,转眼十几年过去了,心中时常牵挂家里的老小妻儿,这次你赶往冰峰,必然会路过我的家乡,希望你能帮我去看望一下家人,如果方便的话,最好把他们也带回来。”许术认真的道。

    “靠,原来你是有家室的人啊,我还以为你是个老光棍呢,没问题,这事就交给我了,对了,你的家乡在哪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