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章 不作不会死
    接下赌约后,双方来到大厅外,陈重华担心萧皓反悔或许违背赌约,当着东界家族高层面前又重新说了一遍,其他人倒还淡定,但也同样是捏了把汗,唯有花布吉险些一个趔趄摔倒。

    能把陈重华打败已经很不容易了,这个小瘪犊子可倒好,还要别出心裁的定下两个回合的赌约,你输了不要紧,搭进去的可是老夫,我死了不要紧,可我女儿以后怎么办啊。

    想到这里,花布吉直接跳了出去,胡子翘起来道:“我不同意,坚决不同意。”

    闻言,陈重华顿时信心十足,心想,哈哈,你们果然是在吓唬我,怎么样,终于装不下去了,心里没底了吧。

    萧皓板着脸看向花布吉,不悦的道:“你不会是想让我天诛地灭吧?”

    “那是你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花布吉回击道。

    萧皓苦笑不得,看来这个赌约真是把花坊主给吓坏了,如果自己真输了,看样子他非得和自己拼命,想归想,活还得照旧干,今天要不把这些小鬼打发走,日后说不准又会有哪个门派找上门来,提出些无理要求,这次就当是杀鸡儆猴吧。

    “赌约已经接下来了,我不是战,就等于是认输了,所以还是麻烦花坊主退到一边观战吧。”

    “你你你你你...你个混账王八蛋!”

    花布吉铁青着脸,欲哭无泪,无奈只好退了下去,如果萧皓输了,他也不用活了,直接带着女儿共赴黄泉,省得剩下她活在世上受人凌辱。

    “可以开始了吧?”陈重华有些迫不及待的道。

    萧皓扭了扭脖子,然后微笑着点了点头,表面上身体始终处于一个极为放松的状态,实则鸿蒙决早已经丹田内运转起来,等待着瞬间爆发。

    陈重华不再犹豫,双臂一抖,结实的肌肉明显又粗壮了几分,紧接着暴喝一声,犹如一只发了疯的公牛暴冲而去,就连青石地面都被踏的寸寸龟裂...

    强悍的开场,让场中众人不由得倒吸口冷气,将心比心,如果换做是他们肯定接不下来这招,那是力量上的掌控,准确的说,萧皓没有超出两倍的力量,根本抵抗不住陈重华的全力一击。

    事实也的确如此,可是萧皓压根也没打算硬拼,那样的话,岂不是正好成全了对方,陈重华拼的是力量,而自己拼的却是速度。

    “嗖...”

    萧皓肩膀微微晃了晃,瞬间整个人消失不见,这是将气血催动到极致而展现的实力,自从打通任脉以后,体内流动的气血要比后天十重强者快上数倍不止,在配合上强大的鸿蒙决,气血输送进双腿,完全就是瞬发。

    “呼...”

    眼睁睁看着萧皓凭空消失,陈重华大惊失色,以他的实力居然看不见对方是如何移动的,这简直是件完全不能理解的事情。

    “一个回合了。”

    萧皓伸手在身后轻轻拍了拍,顿时把陈重华吓得魂飞魄散,慌张之际,来不及多想,转身就是抡拳而出...

    此时此刻,家族众人都是捶胸顿足,一副气急败坏的表情,方才萧皓完全可以偷袭得手,他可倒好,就那么轻轻拍了一下,难道没有提醒过他嘛,有句话叫,不作是不会死的!

    “嘭”

    拳头近在咫尺,萧皓终于动了,但是脚下并没有移动,而是比陈重华速度更加敏捷的甩出一记鞭腿,不偏不倚踢在了小腹上。

    “啊...”

    陈重华双眼外鼓,惨叫一声,整个人犹如断了线的风筝倒飞而出,然后狠狠撞在一颗大树上,紧接着身体一软,形同烂泥般趴在了地上。

    一片死寂!

    萧皓缓缓收回了腿,然后走到大树下,一把将陈重华揪了起来,淡笑道:“爽嘛?”

    “不爽。”

    陈重华本能的回应了一句,可是当他脱口说完以后,就觉得后悔万分,因为他从萧皓眼神中看见了杀机涌动。

    “嘭”

    “啊...”

    一个完美的大背摔,陈重华仰面朝天的摔在了地上,顿时感觉五脏六腑翻江倒海,脑袋天旋地转。

    “门主!”

    麒麟门弟子回过神来后,纷纷就要上前解救。

    就在这时,萧皓侧身伸出手指,指向他们,沉声道:“别说没警告你们,谁在敢上前一步,那就等着在这里准备喂狗吧。”

    这话换做别人说出来,或许没有人会信,可是萧皓说出来就犹如死神的警告,不由得不信,原因很简单,他们的门主已经像只死狗般躺在地上。

    “我的妈呀,他...他真的做到了。”

    花布吉瞠目结舌的石化在原地。

    震慑住众人后,萧皓拉了把椅子坐在陈重华面前,等待着他渐渐苏醒过来。

    片刻后,陈重华剧烈咳嗽了几下,瞬间恢复了意识,缓缓睁开眼睛,视线内是一张冷峻的倒脸,此刻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陈重华咬着牙,支撑着身体勉强站了起来,这个时候,他心中没有了愤怒,没有了记恨,实力上的巨大差距让他心如死灰,当着众目睽睽之下,当着门人弟子面前,输得颜面扫地,输得一败涂地,他感觉自己已经没有脸活下去了,想到这里,深吸口气,牙关一咬,抡掌便欲自尽...

    “你要是死了,我保证会让你的徒子徒孙一同陪葬。”萧皓淡漠的道。

    右手在半空中僵硬下来,陈重华声嘶底里:“我已经认栽了,你还想怎么样?”

    萧皓没有说话,伸手搭在陈重华肩膀上,然后一起走进大厅中...

    见此情景,众人都是茫然不解,但又不敢走进大厅中,都是你望望我,我看看你,满脸懵逼的表情。

    半晌后,大厅内传来陈重华的笑声,不大会,两人勾肩搭背的走了出来。

    “这次多有打扰,还望恕罪。”

    陈重华甩了甩蓬松的红发,整个人看起来精神抖擞,与之前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

    “既然来了,你们就在这里住上些日子吧,以后说不定何时还能在相见。”萧皓微笑道。

    “哈哈,放心吧,只要东界家族不嫌弃,我随时都会来做客的。”话毕,陈重华忽然想起什么,随即走到花布吉面前,继续道:“我们之间的事情,从现在起,一笔勾销了。”

    “真...真的嘛?”

    花布吉有些脑袋发晕。

    “当然是真的,难道我连这点信誉都没有嘛。”陈重华郑重的道。

    “多谢,门主高抬贵手,老夫感激不尽。”花布吉激动的紧忙道谢。

    抬头看了眼天色,陈重华看向萧皓,笑道:“时辰不早了,我就先告辞了,义父多保重身体。”话毕,仰天大笑几声,扬长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