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 麒麟门叛徒
    目送着花莫染离去的背影,萧皓伸手摸了摸火辣辣的脸颊,心中责怪自己又把事情弄巧成拙了。

    这次花莫染似乎是真的生气了,回去以后,再也没有偷着跑到山上去看过萧皓,这也难怪她生气,让她嫁给一个大上将近三十岁的中年人,萧皓还好意思说出口,她再是犯贱,也不至于嫁不出去啊。

    ……

    一行人出现在盘龙岭山脚下,为首之人身材修长,面部冷峻,一头火红赤发披于身后极为惹眼。

    时间不长,许术率众来到近前,见状,那名赤发中年男人抱拳沉声道:“麒麟门陈重华上门拜访,多有打扰,还请包涵。”

    许术不敢托大,客气的回礼道:“陈门主能金身大驾,可是让东界家族蓬荜生辉,快里面请。”

    众人进入大厅落座后,家主萧敬枫换了身体面的华贵长袍出来相迎,互相寒暄几句后,言归正传:“不知陈门主来到东界家族有何贵干?”

    麒麟门在东域绝对称得上二流势力,可是东界家族与麒麟门素无来往,这一次突然登门拜访,难免让萧敬枫百思不得解。

    放下茶杯,陈重华收敛起笑容,眼神中放出两道凌厉的寒光,沉声道:“明人不做暗事,实不相瞒,我是来要人的。”

    “要什么人?”

    萧敬枫茫然不解。

    “花布吉。”

    陈重华在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语气明显很是冰冷,隐约中带着怒气。

    萧敬枫愣了愣,心中猜想,莫不是花老之前得罪过麒麟门,不然的话,陈重华怎么会有如此动怒的表情,想归想,可是脸庞没有表露出来,微笑道:“我听的不是很明白,还请陈门主说清楚些。”

    “东界家族可知道花布吉的来历?”陈重华不动声色的反问道。

    萧敬枫摇了摇头,表示不清楚。

    深吸口气,陈重华咬牙切齿:“花布吉是麒麟门的门人,当初他违反门规,被我驱逐出去,转眼八年过去,他不但不知悔改,竟然又转投到东界家族,所以为了麒麟门声望,我只好不远千里赶到这里,以门主身份决定清理门户。”

    话音刚落,麒麟门十几名强者身上散发出浓烈的杀气,场中气氛瞬间变得剑拨弩张。

    许术见势不妙,顺着屏风后面的通道溜走,一口气跑到闭关的山洞外,早已经累的气喘吁吁,大汗淋漓。

    “萧长老,快...快出来,出...出大事了。”许术断断续续的喊道。

    山洞内传来一阵破风声,眨眼间萧皓出现在场中,瞅了眼蹲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的许术,心中一惊,微眯着眸子,沉声道:“到底怎么回事?”

    许术顾不上劳累,紧接着把方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萧皓犹如拎小鸡似的,拎着许术极速往山下掠去,速度之快堪比闪电,吓得许术捂着双眼,惨叫连连。

    此时,各大长老率众早已经将大厅外围得水泄不通,可是没有家主命令,他们不敢擅自做主闯进去,无奈只好焦急等待着。

    “快看,萧长老来了。”

    左坤长老眼尖,急忙兴奋的呼喊起来,闻听此言,众人犹如抓住了救命稻草般,纷纷凑了上去。

    萧皓阴沉着脸来到大厅外,抖手将许术扔到地上,骂骂咧咧道:“妈的咧,关键时候,永远也指望不上斯文人能救主。”顿了顿,看向众人,继续怒道:“都愣着干嘛,进去啊!”

    “嘘,小点声,里面正在交涉呢,我们冒然闯进去,岂不是把事情闹大了。”左坤长老提醒道。

    “交涉个屁,副家主和花坊主呢?”

    这事不怪萧皓怒不可遏,花布吉可是他好不容易骗到手里来的,现在家族销售丹药生意如日中天,花布吉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可是要了东界家族的老命,所以说,这事根本就没得商量。

    看了眼大长老趴在地上呕吐连连的惨状,左坤不寒而栗,他知道小祖宗又开始发飙了,于是紧忙回答道:“他们都在里面呢。”

    “哗啦...”

    就在这时,大厅里面传来摔杯的声音。

    萧皓不再犹豫,大喊道:“吴塔跟我进去。”话毕,杀气腾腾的走向大厅。

    “哦了。”

    吴塔磨刀霍霍的紧随其后...

    大厅中

    陈重华恶狠狠的看着花布吉,怒道:“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跟我回去,要么死在这里,至于怎么选,你看着办吧。”

    花布吉气的胡子直抖,不卑不亢:“哼,从你把我赶出门派那刻起,老夫就已经与麒麟门恩断义绝,毫无瓜葛,你现在找我回去,还不是想把我变成赚钱的工具,老夫绝不会接受你的无理要求。”

    “那你的意思是想逼着我清理门户了。”

    陈重华丝毫没有把东界家族放在眼里,终于撕下了伪装,露出了狰狞面孔。

    “陈门主,请你自重,这里是东家家族,大家闹翻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萧敬枫豁然站了起来,只不过身体太虚弱,竟然有些摇摇欲坠,但是那双愤怒的目光却是熊熊燃烧着。

    “哼,别说我狂妄,一个小小的家族,我还真没放在眼中,我既然敢来要人,就有全身而退的能力,奉劝你们一句,不要因为一个门派叛徒,而搞得你们家族鸡犬不宁,到时候悔之晚矣。”

    麒麟门也不是善茬,江湖上的腥风血雨从来就不缺少他们的身影,这种小场面岂会震慑住他们,尤其是门主陈重华天生一对麒麟臂,力大无穷,罕逢敌手,更是无形中助长了嚣张气焰,不可一世,即便身处东界家族中,依旧肆无忌惮,按照他的想法,我已经很给你们面子了,不识抬举,那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副家主龙驹刚欲反驳,就在这时,萧皓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随即旁若无人的坐在陈重华身边,端起茶杯轻轻吹了吹热气。

    陈重华感觉莫名其妙,据他所知,家族最注重的就是家规礼节,这怎么突然间,冒出来一个年轻人,连个招呼也不打,就大大咧咧坐在自己身边,最奇怪的是,东界家族的高层并没有责怪,就好像这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抿了口茶,萧皓抬起脑袋,冲着陈重华,咧嘴道:“你继续啊,别停下来。”

    “呃...”

    陈重华满脸黑线,顿了顿,扭头看向众人,问道:“他是谁?”

    萧敬枫咳嗽了几下,苦笑道:“他是执法堂长老萧皓,接下来的事情,陈门主还是与他交涉吧,我身体不舒服,失陪了。”话毕,拂袖而去。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