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章 是你太绝情
    转瞬间,十几名强者便是躺在哀嚎起来,他们努力抵抗了,可依旧招架不住,他们更想不通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快的枪法。

    “萧萧皓”

    青柯难以置信的看着心中最爱的人,脸颊上渐渐涌上惊喜,然而当她正准备冲上去要抱住萧皓时,却被身前的宏烈伸手拦住。

    “妈了个巴子,老子还以为死定了,这回终于又看见希望了,哇哈哈”

    吴塔瘫坐在地上,畅快淋漓的大笑起来,只要有兄弟在,自己就是安全的。

    萧皓目光复杂的看了眼青柯,随即扭头移向吴塔,沉声道:“你没事吧?”

    “你看我像没事的样子嘛。”

    吴塔呲牙咧嘴的从怀中掏出止血丹药,丢进口中咀嚼起来。

    萧皓有心想要责备几句,可是当看见吴塔的刹那间,心中却是流过一丝暖流,兄弟这么做,为了谁,还不是为了自己。

    “你终于还是来了。”

    宏烈始终偏激的认为是萧皓毁掉了自己,若不是萧皓勾引青柯,自己岂会被外人所耻笑,堂堂擎天宗大执事的儿子居然比不过一个身份地位相差悬殊的人,对于他来说,这就是最大的耻辱。

    “我是来接我兄弟的。”

    萧皓脸庞淡漠,没有多说什么,也不想多说什么,甚至都未曾抬眼去看青柯。

    闻言,青柯呆若木鸡,胸口剧烈起伏,他是来接兄弟的,那我又算什么,回忆往事,泪水渐渐滑落,心碎的感觉莫过于此,原来自己付出的一切,居然是那么的不值得。

    宏烈刚欲动手,青柯伤心欲绝的道:“让他走。”

    微微一怔,宏烈缓缓松开了拳头,心中却是偷偷暗爽,没有什么比看见他俩恩断义绝的场景更让人兴奋的事情了。

    萧皓没有说话,轻轻搀扶起吴塔,转身离去。

    “萧皓。”

    青柯沙哑的声音响起,萧皓止住脚步。

    “我想知道,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

    青柯眼含泪光,伤心欲绝,或许这次的分手就代表着永世不见,她希望在分开前,听到心爱之人的真心话。

    背对着青柯,萧皓久久没有说话,心中仿佛万箭穿心,他承认自己是自私的,难道爱不应该自私嘛,我的爱容忍不了其他的感情掺杂进来,那么一丝动不行,我情愿放弃,也绝对是零容忍。

    “对不起,不是我无情,而是你太绝情。”

    话毕,萧皓不再犹豫,头也不回的消失在夜色中。

    青柯仿佛灵魂被抽空般石化在原地,任由泪水滚落。

    ……

    离开凤舞山庄,萧皓见吴塔伤势颇为严重,无奈只好带着他回到南宫家族进行治疗。

    包扎完伤口以后,天际已经泛白,萧皓没有丝毫困意,失魂落魄的坐在椅子上独自发呆。

    “咚咚”

    门外响起敲门声。

    “请进!”

    “吱嘎”

    大长老南宫寒缓步走了进来。

    萧皓勉强打起精神,微笑道:“这次多谢南宫家族出手相救,在下,代表东界家族感激不尽。”

    南宫寒摆了摆手,示意不用那么客气,顿了顿,眉宇间涌上一抹凝重,试探的问道:“吴长老的伤势显然不轻,莫非是凤舞山庄的人所为?”

    点了点头,萧皓表示不置可否。

    深吸口气,南宫寒眉头紧锁,沉声道:“凤舞山庄在星耀城算是个超然存在,即便是南宫家族都不敢轻易招惹,恕我直言,你们太莽撞了。”

    虽然南宫寒没有把话挑明,但是从言谈举止中也能看出来,他们早就知晓凤舞山庄的主人是谁。

    东界家族敢找上门大打出手,这是南宫寒万万没有想到的,一旦凤舞山庄的主人追究下来,说轻点,东界家族要付出惨痛代价,说重点,搞不好南宫家族都要受到牵连。

    “大长老请放心,东界家族绝对不会坑害朋友的,这件事情,我一个人来扛。”

    萧皓知道南宫寒在担忧着什么,于是表明了态度。

    这句话,并没有彻底打消南宫寒的顾虑,任何事情都是有始有终,既然已经开了头,岂会那么容易不了了之。

    另外,他实在想不通东界家族与凤舞山庄之间到底有着什么深仇大恨,难道就为了一个女人,一个悍匪的女儿,看来那个叫青柯的女子很不简单,她不但与东界家族有着密切关联,私底下更是与凤舞山庄私交不错。

    想到这里,南宫寒暗自庆幸,幸好自己没有打青柯的歪主意,不然的话,非得给家族惹来大麻烦。

    “萧长老,你们决定何时返回风华城?”南宫寒问道。

    “三天以后。”

    虽然吴塔皮糙肉厚,但并非是钢筋铁骨,这么严重的外伤,如果不静养几日,恐怕伤口很难愈合,萧皓知道南宫家族有着难处,所以也不想厚着脸皮,赖着不走。

    “那好,到时候我会安排你们安全离去。”

    南宫寒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他们想要掩人耳目送走两个人,还是很容易能够做到的。

    ……

    凤舞山庄

    “查的怎么样了?”

    “回禀少庄主,他们住进了南宫家族。”

    宏烈双眼微眯,冷笑道:“果然是一丘之貉。”

    那名心腹恭敬道:“少庄主,用不用我们潜入进去干掉他俩。”

    “你认为会成功嘛?”

    宏烈可是从始至终都没有小瞧过萧皓,尤其是前晚一战,萧皓所展现出来的实力绝对是强大到极点。

    “那怎么办,难不成就这样放过他俩了。”那名心腹不甘的道。

    “放过?哼,来都来了,想走可是由不得他们说了算的。”宏烈顿了顿,若有所思:“盯紧他俩,另外这件事情千万不要走漏出去,尤其不能让我父亲和青柯知道。”

    “属下,明白。”那名心腹阴森森的笑道。

    满意的点了点头,宏烈忽然又想起什么事情,沉声道:“那只凶兽驯服的怎么样了?”

    那名心腹回答:“饿了十几天,还是野性十足,依旧没有什么进展。”

    “黄善自称是东域最强驯兽师,连只凶兽都搞不定,真是废物至极,告诉他,不用考虑凶兽死活,继续饿着它,驯服不了的东西,我宁愿不要。”

    那只似狮似狗的凶兽,宏烈可是废了好大力气才捕获到的,本以为会成为自己的一大助力,然而却没想到,竟然这么难驯服。

    那名心腹犹豫不决:“少庄主,万一把那只凶兽弄死了,青柯小姐那边,可是没有办法交待啊。”

    “哼,一个下贱的女人,用不了几天,我就会让她心甘情愿献出身体,到时候,我还会在乎她的感受嘛,真是笑话,照我的意思去办吧。”

    “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