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一对狗男女
    两日后,南宫家族传来了确切消息,青柯居住在城北凤舞山庄。

    “萧长老,我想提醒你一件事情,凤舞山庄来历可是有些不太寻常。”

    南宫寒似乎很担心萧皓的安危,毕竟双方刚达成协议,具体一些细节还要等着萧皓回到盘龙岭去做,他可不想发生任何意外。

    萧皓郑重的点了点头,虽然南宫寒没有把话挑明,但他也清楚里面的主人是谁,然后不着边际的瞅了眼,大厅右侧用屏风遮挡的位置。

    “事情完事以后,我会履行承诺的,告辞。”

    萧皓刚刚离去,大厅右侧通道内走出一名身穿华丽锦缎的中年男人,此人中等身材,五官端正,红光满面,双目炯炯有神,眉宇间透着淡淡的威严,一看就是那种常年养尊处优的上位者。

    他就是南宫家族家主,南宫傲!

    见状,南宫寒微微躬身:“家主。”

    南宫傲倒背着双手,微微皱眉,意味深长:“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啊。”

    大长老或许没有察觉到有什么异样,可是南宫傲却是明显感觉到萧皓已经发现了自己,那是强者之间的心灵感应。

    “家主,用不用我派人跟去盯着?”南宫寒恭敬的询问道。

    “你觉得我们能惹得起凤舞山庄么?”南宫傲反问道。

    “老夫明白了。”

    南宫寒不敢在言语。

    ……

    傍晚,银月挂空。

    萧皓悄无声息的来到山庄门口,抬头瞅了眼,大门上悬挂的牌匾“凤舞山庄”,心中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翻过墙壁,萧皓落入其中,只见山庄里面灯火通明,时不时就会有奴仆侍女在长廊内穿梭。

    萧皓犹如鬼魅般游走在山庄内,挨个房间寻找起来,半晌后,并没有发现青柯踪影,狐疑之际,只见两名侍女端着果盘绕过长廊,奔着后花园走去。

    凉亭内,一袭淡粉长裙的青柯坐在石凳上,静静看着湖面上倒映的月光,整个人魂游天外,美眸中有着淡淡的忧伤。

    殊不知,就在数丈之外的假山后面,同样有着一双闪烁着忧伤的眸子静静注视着她。

    萧皓身体轻轻颤抖着,他有好多话想要对青柯说,可是那种心碎让他如鲠在喉,滚动下喉咙,硬生生苦涩与心痛压了下去,就像他之前所言那样,一切都结束了,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保护好青柯,仅此而已。

    就在这时,身穿黑袍的宏烈悄悄来到身后,伸手将白色大氅披在了青柯身上,那双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在香肩上稍稍停留了一下,随即轻轻拿开。

    “夜晚的秋风最是寒冷,小心别着凉了。”

    话毕,宏烈坐在了青柯身边,目露深情。

    “谢谢!”

    青柯淡淡一笑,没有多说什么,依旧看着湖面月光。

    宏烈偷着使了个眼色,示意侍女全部退下,片刻后,柔声道:“只要你喜欢,我每天都会陪你赏月,只要你喜欢,你就是这座山庄的女主人,除了天上的月亮摘不下来,你想要什么,我都会满足你。”

    “我喜欢...我喜欢...”

    青柯有些失神的轻轻呢喃,脑海中回忆着自己与萧皓的点点滴滴,顿时泪眼朦胧。

    “你...你终于答应我了。”

    宏烈表情激动万分,豁然站起,情不自禁的伸手便欲去抱

    青柯。

    见此情景,萧皓万念俱灰,扶在岩石上的右手用力一握,“咔嚓”一声,瞬间将岩石一角掰断捏成齑粉。

    几乎在同时间,一道魁梧身影从另外一侧对着凉亭闪电般暴冲而去...

    “妈了个巴子,一对狗男女,老子活劈了你们!”

    吴塔手中双斧夹杂着雷霆暴击,纵向劈下,见状,宏烈大吃一惊,来不及多想,单手揽住青柯腰间,迅速跳出凉亭外。

    “咔嚓”

    “轰隆...”

    随着一声巨响,整座凉亭石柱断裂,轰然倒塌,吴塔身形一闪,拦住去路。

    “贱人,若不是老子亲眼所见,我实在难以相信,你竟然这么下贱,这么不知廉耻,你就是个臭婊子!”吴塔大骂道。

    “吴塔,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个样子,你听我解释。”青柯欲哭无泪的道。

    “呸,还解释个屁,我听的很仔细,是你自己说,我喜欢,我喜欢,真是恶心人,枉费萧皓对你一往情深,伤心欲绝,为了不让我兄弟在难过,在为情所伤,今天我便替他斩去情丝。”

    吴塔扭了扭脖子,双手攥得斧柄“咯咯”作响,全身散发着滔天杀气。

    眼角微微抽搐,宏烈伸手将青柯拦在身后,目光冰冷的注视着吴塔,冷笑道:“我不去找你们算账已经算是客气了,竟然还敢找上门来送死。”话毕,吹了声口哨,时间不长,二十几名强者出现在场中。

    青柯来不及解释,紧忙大喊道:“吴塔,你不是他们对手,快走。”

    “走?哼,老子既然来了,就没打算想走。”

    话毕,吴塔不再拖沓,抡起双斧冲向众强者。

    “不用留手,直接宰掉这头大狗熊。”

    宏烈面部狰狞,眼中充斥着疯狂,只要杀了他,那么萧皓与青柯之间就会恩断义绝,自己就会慢慢折磨,慢慢蹂躏青柯,让她永远活在痛苦中。

    “呼呼呼呼...”

    “叮叮当当...”

    二十几名强者将吴塔包围在中间,联手攻击,顿时刀光剑影,火花四溅。

    吴塔固然凶悍,可是面对的敌人同样都很厉害,至少比之前的几场血战所遇见的敌人,还要强上几分,尤其是他们的武技,招式变幻莫测,凌厉无比。

    “噗...”

    白光纵向划过,一名强者身体被劈成两半,吴塔双臂一展,仰天怒吼,紧接着战意澎湃的再次冲向众人。

    激战半晌后,吴塔又斩杀了六七名强者,可是身上也平添了几道深可见骨的刀伤,鲜血浸透衣服,宛如血人。

    “萧皓,老子先走一步了,我们九泉之下在相聚吧。”

    随着宏烈的强势出手,吴塔终于寡不敌众,胸口狠狠挨了一脚,直接摔飞出数丈,嘴巴一张,喷出一大口鲜血,顿时整个人萎靡不振。

    萧皓猛然从失神中清醒过来,见势不妙,大拇指扣动机关,诛天宝刀瞬间变成七尺长枪,双脚重踏地面,犹如离弦之箭,暴射而出...

    银光闪烁,青蛇乱舞,狂风大作,飞沙走石...

    “唰唰唰唰...”

    “噗噗噗”

    “啊...”

    长枪在手中旋转数圈,猛然一收,狠狠戳在地面,顿时青石碎裂,尘土飞扬,在看萧皓犹如九天战神降临般,挺拔着身躯,乍现场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