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2章 幽冥老魔刑天
    万幽谷。

    一个隐蔽山洞外,欧阳修双膝跪在地上,不敢抬头,表情极为恭敬。

    “一别多年,没想到你我两人还有相见之日。”

    山洞内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

    “弟子不孝,连累师傅为我受罪多年。”

    话毕,欧阳修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山洞内没有回音,半晌后,那道苍老声音再次响起:“时隔多年,此事已经过去了,而你我也已断了师徒关系,你走吧。”

    闻言,欧阳修抬起头看向山洞内,表情激动的道:“师傅,现在九幽宗正是用人之际,弟子岂会袖手旁观。”

    “老夫说的已经很清楚了,九幽宗的事情与你毫无关系。”

    “师傅,你就真的甘心嘛?”

    话音刚落,山洞内阴风阵阵,一道黑色闪电掠了出来。

    欧阳修面露激动的注视着眼前鹤发童颜的师傅,一时间竟然变得语塞。

    老者袖袍一挥,一股柔和的无形力量将欧阳修托了起来,四目相对,老者沉声道:“阿修,你的性格还是没有改变。”

    “师傅曾经教导过弟子,做一件事情必须要认真,哪怕是不择手段也要达到目的,这句话影响了我一生,现在我可以当着师傅的面,再说一次,九幽宗欠我们师徒俩的一定要还回来。”欧阳修郑重的道。

    老者目露欣慰:“这又是何苦,据我所知,你一手建立起来的黄泉门在东域颇有威望,难道这样,还不能平息你心中的仇恨嘛?”

    “当年徒儿失手杀死阿井,宗主何曾放过我,千里追杀,命悬一线,若不是师傅暗中帮我逃出东域,此时的我早就化为枯骨埋藏在地下,而师傅也不会受罚囚禁在暗无天日的山洞内度日如年。”

    往事记忆犹新,一场宗门切磋导致的意外,失手打死宗主得意弟子,欧阳修眉宇间涌上一抹怒火,那是他刻骨铭心的仇恨。

    直到师傅替他赎罪,欧阳修才敢重新返回东域,又一手建立起黄泉门,他就是要证明给宗门看,当初你们的决定是多么的愚蠢至极。

    “你这次重返宗门,难道是为了报仇?”老者问道。

    “仇自然是要报,不过是为了师傅报的,以师傅的天赋与实力才是宗主最佳人选,此次三花大会正是我们师徒俩翻身的绝佳机会,所以徒儿冒死前来拜见师傅,以表忠心。”欧阳修沉声道。

    闻言,老者眼中划过一丝精芒,随即消失不见,倒背着双手,站在原地沉默不语,良久后,沉声问道:“看来你已经有了详细计划,说来听听。”

    “这次九幽宗提前举办三花大会显然是有意挑起各大宗门之间的纷争,以宗主谨慎的性格敢这么做,必然有着很大的把握同时对抗多个宗门前来兴师问罪,徒儿所料不错的话,宗主应该是突破了生死境,晋级到轮回境。”欧阳修推断道。

    捋了捋胡须,老者表情凝重道:“不错,宗主确实在半年前进入到轮回境了,这次他就是要趁机吞并其他宗门,一举成为超级大宗门。”

    “所以三花大会,只不过是他小试牛刀用来试探下其他宗门的动向,看看哪个宗门是敌对,哪个宗门是中立的,以此来决定最先吞掉谁。”

    对宗门的事情,欧阳修在清楚不过,这些年来,表面上看起来他与九幽宗已经毫无瓜葛,实则暗中一直虎视眈眈的紧盯着,他就是在等一个时机,而这个时机就是师傅释放之日。

    他早就料到九幽宗正是用人之际,宗主岂会放着师傅这样的顶尖强者不去用,所以这是一个必然的结果。

    “这是一步险棋,但若是成功了,九幽宗便会千古不灭,一统整个东域,并且还有很大机会与其他三域,乃至中域角逐天下,说实话,老夫很赞成宗主的做法。”老者毫无避讳的道。

    “师傅这么多年始终囚禁在山洞内,想必也达到轮回境了吧?”欧阳修谨慎的问道。

    闻言,老者微微挺起胸膛,一副傲然之色,轮回境那是兽万人敬仰,梦寐以求的境界,他绝对拥有这个资格,因为他是黑暗的化身幽冥老魔,邢天!

    见状,欧阳修老泪纵横,再次双膝跪地,喜极而泣:“恭喜师傅,贺喜师傅。”

    “阿修,你都这把年纪了,怎么还像个孩子似的,快起来。”

    话毕,邢天伸出双手将欧阳修搀扶起来,脸庞浮现一抹难得的笑容。

    擦了擦眼泪,欧阳修道:“不瞒师傅,宗主想法虽好,但却太过天真,自古以来,哪有千古不灭的宗门,追根究底,那些宗主眼界还是太低了。”

    愣了愣,刑天沉声道:“此话何意?”

    “据我翻阅古籍观察来看,宗门的延续与改朝换代有着极大的关联,也就是说,当一个帝国灭亡的时候,不出百年,各大宗门都会相继灭亡,而当一个全新帝国崛起时,就会有一批新的宗门出现,师傅,可知晓其中原因?”

    欧阳修故意卖了个官司。

    沉吟片刻,邢天不太确定的道:“你的意思是宗门的命运掌握在帝国手中?”

    “正是如此,都说宗门强大,那为何没有一个宗门敢去和帝国争夺天下,原因很简单,那是在以卵击石,帝国之中不是没有强者,而是他们根本就不屑于我们,那样的强者堪称天下枭雄!”欧阳修郑重的道。

    皱了皱眉,刑天沉声问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因为我就在他们麾下办事。”

    欧阳修说的很是硬气,根本没有羞愧难当的感觉,反而觉得非常庆幸。

    “阿修,你是江湖人,为何会甘愿给那些人鞍前马后?”

    “因为我要让九幽宗与黄泉门千古不灭,成为整个江湖的主宰!”

    欧阳修的志向太宏大了,这让刑天感到震惊万分,江湖主宰那是所有人武者的梦想,但梦想终究是梦想,想要做到难如登天。

    “用不了多久,天下大势就会转变,而大罗帝国也将不复存在,只要我们师徒俩抓住这个机会,当一个新帝国崛起时,九幽宗就会成为新帝国认可的国宗,而您老人家自然而然就成为了国师。”

    欧阳修目光死死盯着师傅表情变化,心脏剧烈跳动着,如果他能说服师傅与自己站在同一个阵营,大事可成。

    “你想叛国谋反?”

    刑天满脸的难以置信。

    “师傅误会了,谋反是枭雄该做的事情,而我们是在为宗门传承延续做努力,试想,帝国认可的国宗,何人敢去招惹,何人敢去覆灭,只要帝国不灭,我们就相当于有了一块免死金牌。”

    见师傅表情挣扎,欧阳修心中大喜,于是不留余地的继续怂恿着。

    果不其然,刑天心中升起一丝希望,就像徒弟所言,他们眼界确实低了,低到只看见了事物的表面,而没有看透内在的东西。

    与其跟那些宗门争来争去,不如一锤定音,而自己活了将近一百五十年,余生已是不多,生死更是看淡,若是在埋入黄土前,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也不枉此生。

    想到这里,刑天主动问道:“阿修,你可有把握?”

    “只要师傅能坐上宗主之位,大事必成。”欧阳修激动道。

    ……

    “花姑娘,哦,不,花公子,哎呀,我好纠结啊,我到底该怎么称呼你?”

    “讨厌呢。”

    “这不是讨厌的问题,我对你的性别,以及癖好实在是很感兴趣,你能否跟我讲讲,你小时候都经历了什么事情,让你变成今天这样。”

    “死鬼,真烦人。”

    众人结伴而行,渐渐也就熟络了起来,耶律兜百般无聊,于是与花子期死缠烂打起来。

    让众人大跌眼镜的是,花子期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引以为豪,对这种男人之间的**很是享受。

    说话间,众人来到了谷口,此时这里进进出出的人络绎不绝,显然有人早已提前数日赶到了这里。

    见到陌生面孔,负责接待的宗门弟子走了过来,然后按照规定,让众人在纸上登上了记。

    完事以后,宗门弟子递给众人每人一块木牌,上面刻着房间号,这是九幽宗为前来参加三花大会的人特意准备出来的房间供其休息。

    “按照历届规定,但凡住进谷中的客人们不许在谷中私斗,如有发现,立即取消比赛资格,并且逐出谷中,若是发生人命案,九幽宗还会追究责任。”宗门弟子表情郑重的提醒道。

    众人皆是点头。

    进入谷中后,眼前是一番美不胜收的景象,与谷外杂草丛生,荒野之象截然相反。

    近处青石小路,奇花异草,瀑布倾斜,小溪环抱,远处绿意盎然,环宇楼阁,瑞气千条,一副人间仙境!

    “大手笔,绝对大手笔啊。”

    如此人间仙境可不是天然形成,很显然是动用了大量人力物力打造而成,这也彰显了一个宗门的底蕴。

    “假如有一天我能与心爱的人住在这种仙境,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该有多好。”方琪感慨道。

    斜撇了眼,耶律兜不屑的道:“你估计是没机会了。”

    “为啥?”方琪撅起小嘴,不悦的道。

    “因为本公子不喜欢住在这里,嘿嘿...”耶律兜调戏道。

    萧皓照着屁股上去就是一脚,横眉立目:“嘿你妈个头,你要是在敢拿我妹妹寻开心,我就找根尖竹子给你来个大暴举。”

    “老大!”

    四位大少满脸黑线的看向萧皓,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为啥非要提起竹子,这不是往伤口撒盐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