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0章 一个老变态
    “城主大人。”

    大将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这回天南城军队的脸算是彻底丢尽了,在他看来,城主就应该正气凛然的赴死,最起码能换得应有尊严,而不是现在这幅卑微下贱的模样。

    不过转念想想也就释然了,若是换做自己,或许更猥琐,更下贱,关键是不舍得死啊。

    对,不舍得死,绝对没毛病!

    “几位公子,为何不去劝劝他?”

    黑蝴蝶心再狠,但也是个女人,萧皓肆无忌惮的羞辱于城主,在她看来,这比杀了那两位先天强者还要恐怖万分。

    “劝有用嘛?”

    三位大少皆是摇头,雷络满意的点了点,然后扭头看向黑蝴蝶,笑道:“爱莫能助啊!”

    黑蝴蝶哑然无语。

    萧皓俯视着跪在地上的刘怀善,沉声问道:“我废了你的儿子,你会记恨于我嘛?”

    刘怀善颓废的道:“不会。”

    “为什么不会,你不是惜子如命嘛?”萧皓追问道。

    “前辈,我知道自己铸成大错,咎由自取,求你高抬贵手放过我父子俩吧。”

    刘怀善放弃了尊严,连连磕头。

    “放过你俩可以,现在你就当着士兵们的面前说出来到底谁才是杀害特使大人的真凶。”萧皓冰冷的道。

    闻言,刘怀善身体剧烈颤抖,目露哀求之色,杀害特使大人是暗中进行的,就连心腹都未曾告诉,他就怕事情败露出去,因为那是诛九罪的重罪。

    “说还是不说?”

    萧皓眸子射出两道寒光。

    全场鸦雀无声。

    “特...特使大人是被我亲手杀死的。”

    刘怀善精神终于崩溃,眼前一黑,晕死过去。

    “什么,特使大人居然是城主杀死的。”

    “那我们岂不是成了城主的傀儡。”

    “天呐,帝国律法有一条讲的可是清楚,同党与其同罪。”

    一片哗然声响起,士兵们人人自危,就连大将军与三位统领皆是惊慌失措。

    扫了眼众人,萧皓沉声道:“你们都听清楚了吧,该怎么自救,你们自己看着办吧。”话毕,挥了手,带着四位大少与黑蝴蝶转身离去。

    ……

    兄弟们重聚本应该喜极而泣,又或者找个地方好好庆祝一下,萧皓直接省略掉了,一个一个叫到密林中单独谈话。

    无一例外,四位大少全都被揍得鼻青脸肿,惨不忍睹。

    “萧公子怎么了?”黑蝴蝶有些惶恐不安的道。

    揉着肿胀的脸颊,夜极呲牙咧嘴的道:“哦,没事,这是我们兄弟见面打招呼的方式,打得越狠越说明彼此甚是想念。”

    话音刚落,夜极只感觉一只手揪住了自己头发,紧接着发出一声凄惨无比的鬼哭狼嚎,然后就被萧皓再次拖进密林中。

    “呃,看来萧公子与夜公子感情极为深厚呀。”黑蝴蝶震惊的道。

    “是啊,我们也这么认为,嘿嘿...”

    三位大少捧腹大笑,满脸幸灾乐祸的表情。

    闹玩过后,六人围坐在火堆旁架起了两只野兔。

    “你们怎么会找到我的?”萧皓问道。

    “这还多亏了夜极,我们在返回的途中遇到了一男两女,男的自然就不用说了,只不过那两个女人却是吸引住了夜极,一番死缠烂打后,那个男的报出了你的名字,我们这才知晓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于是就改道找你来了。”萧星长话短说。

    “这还真是凑巧了。”萧皓笑了笑,随即忽然想起来什么,继续道:“哦,对了,你们怎么会这么快晋级到先天境界?”

    “哎,一言难尽啊。”

    萧星叹了口气,不敢回忆晋级先天的整个过程。

    见状,萧皓茫然不解,于是扭头看向兰夜,示意让他为自己解开谜团。

    整理下思绪,兰夜开口道:“我们惹下祸逃走以后,本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全力以赴的修炼,却没想到,在一座深山中遇见了一个老变态,我们四人合力都不是他的对手,结果反被他给生擒活捉,于是把我们囚禁在一个山洞中。”

    说到这里,兰夜不再言语,显然再山洞中的那段时光不堪回首。

    “夜极,你继续往下说。”萧皓沉声道。

    “那个老变态嗜酒如命,每天喝的酩酊大醉以后都会暴揍我们一顿,身上的骨头都不知道断了多少根,幸好那个老变态没有要杀死我们的打算,只是拿我们寻开心,然后他帮我们续上骨头,然后再打断,打完再续上,反反复复,暗无天日。”

    话毕,夜极目露痛恨之色,掰断一根干柴扔进火堆中。

    “那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

    能把四位大少祸害成这样,足见那个老变态实力恐怖如斯,就连自己都未必是他的对手。

    雷络接过话语,继续道:“罪是遭了不少,可是我们实力却在飞速提高,每次挨完揍,我们四人都会私下底商量该如何战胜他,一来二去,竟然都达到了后天巅峰的瓶颈,幸好我们有着强大的功法,就这样我们先后偷偷的晋级到了先天境界。”

    “看样子那个老变态的下场很凄惨吧?”

    四位大少居然用了“偷偷”两字,很显然他们是准备来次漂亮的反击,估计不把那个老变态骨头全部打粉碎,很难解气。

    雷络苦笑道:“结果我们还是打不过那个老变态,他妈的,我们四人联手可以取长补短,互相供给转换罡气,按理说,万无一失,谁知道,那个老变态到底是个什么修为,完全就是吊打我们,萧星够狠了吧,不管隐匿在哪里,都会被抓小鸡似的拎出来,夜极够狠了吧,那个玉镯可以转换出两倍以上的罡气,结果呢,那个老变态伸出一根手指头就戳碎的他整只右手。”

    萧皓瞠目结舌的石化在原地。

    “天无绝人之路,终于有一天那个老变态当着我们面前失声痛哭起来,当时把我们造一愣,于是询问起缘由,或许是他喝了太多的原因,居然说出一个让我们险些吐血的事情。”

    雷络卖了个官司,不再言语。

    “妈的咧,继续说啊。”萧皓气急败坏的道。

    “他说他想徒弟了。”雷洛笑道。

    “呃...”

    萧皓哑然无语。

    “尼玛,你想徒弟就去找啊,干我们屁事,你心情不好拿我们出什么气,真他妈的,不可理喻,咳咳,当然我们只是想想,并不敢表露出来,依旧装作关心的继续询问着,你猜怎么着?”

    雷络说到关键处,停顿了一下,眼睛大放异彩,好像发现了新大陆般兴奋至极。

    “我看你真是欠揍没够,我猜你大爷,有屁快放。”萧皓怒骂道。

    伸了伸舌头,雷络从怀中掏出一张画像,然后递给了萧皓,咧嘴道:“你自己看吧。”

    打开一看,萧皓眉头紧锁道:“你给我看一头熊脸是啥意思?”

    四位大少面面相觑,夜极眨巴几下眼睛,谨慎的道:“那个老变态绘画手法是差了些,但是你没感觉特像一个人嘛?”

    闻言,萧皓拿起画像仔细瞅了瞅,片刻后,倒吸口冷气,震惊的道:“别告诉我,那个老变态画的是吴塔。”

    “能长成这副熊样,世间罕见,我实在想不出来还会有谁。”夜极坏笑道。

    萧皓表示不置可否,回忆起吴塔曾经的确谈起过有个师傅,再结合四位大少所言非虚,看样子那个老变态十之**就是吴塔的师傅。

    不过,吴塔当初可是偷着跑出来的,这要是被师傅抓了回去,搞不好就得活活被扒皮。

    想到这里,萧皓急切的问道:“你们没有告诉那个老变态吧?”

    “切,当然不会了,他把我们四个祸害那么惨,我们凭什么让他如愿以偿。”夜极撇嘴道。

    “那就好!”

    萧皓松了口气。

    “不过,他给我们定下了期限,半年之内必须把吴塔带到他的面前,否则...”

    话说一半,夜极垂头丧气的不再言语,满脸的苦涩。

    “否则什么?”

    萧皓茫然不解。

    四位大少久久不语,看其表情似乎难以启齿。

    “快说啊。”萧皓怒道。

    夜极咬了咬牙,欲哭无泪:“否则他就用最粗最尖的竹子给我们挨个**!”

    闻言,黑蝴蝶双手捂住嘴巴,险些惊呼出声,一张俏脸充满了惊恐与难以置信。

    萧皓满脸黑线,不得不承认,这绝对是天底下最残酷的折磨人手段,仅仅只是幻想一下那个场景,都会让人不寒而栗,紧缩后庭。

    “别听那个老变态酒后胡言乱语,他连自己徒弟都找不到,还能去你们寻仇。”萧皓安慰道。

    “哎,不用他去找,我们也会主动去找他。”夜极苦涩道。

    “为啥?”

    萧皓茫然不解。

    “因为他给我们服下了毒药,他说此毒只有他能解,就连大罗金仙下凡也束手无策。”

    四位大少表情痛苦万分,一方面是兄弟情义,他们总不能昧着良心把吴塔绑起来送出去,另外一方面是自己小命,半年时间,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是太短暂了,好不容易晋级到先天强者就要半途夭折,实在是心有不甘。

    “你们先不用灰心,时间还很充足,等我们见到了吴塔,看他怎么说,毕竟他们是师徒,又不是敌人,总不会敌我不分的乱来。”

    这件事情说严重也严重,说不严重也不严重,完全取决于吴塔和他师傅的态度,总之萧皓绝不会眼睁睁看着四位大少被活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