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黑白无常
    ,精彩无弹窗免费!

    四匹战马从城主府向着不同方向飞奔而去,半晌后,已经封闭三天的厚重城门缓缓打开,当得知这一消息后,着急赶着出城的百姓们飞快向城门赶去。

    守卫没有检查任何人,直接退让到大门两侧,百姓们兴奋的涌出城门,十几辆马车混杂在其中一并离去。

    城门上方,大将军目光死死盯着马车离去的方向,随即挥了挥手,时间不长,北方的天空上升起一枚绚烂夺目的信号弹。

    抬头看了眼北方上空,萧皓微微皱了眉,隐约预感到不妙,随即拎着半死不活的刘宝,放缓了脚步。

    城主府大门前,数千支火把将这片区域照得无比明亮,士兵们顶盔掼甲严阵以待,就在这时,萧皓出现在街道尽头,并且向着这边缓缓走来。

    见状,一位统领挥了下手,紧接着士兵们退到两侧让开道路,一双双冰冷的目光全部投在萧皓身上。

    刘怀善站在大门口,微眯着双眼看向萧皓,还有满身是血,奄奄一息的儿子,眉宇间涌上一抹怒火,沉声道:“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打开了城门,你也应该兑现承诺该放刘宝了吧。”

    萧皓身处千军万马中,表情淡定自若,丝毫不为所动,扭了扭脖子,淡笑道:“书信上写得很明白,你必须亲自驾车把我送出城门,我才能放了刘宝,你难道老糊涂了吧。”

    “大胆狂徒,我只要一声令下,便会把你碎尸万段,劝你识相点,立刻放了刘公子,不然的话,今晚就是你的死期。”一位统领勃然大怒道。

    单臂将刘宝举过头顶,萧皓灿然一笑:“那你就下令吧,看看是他先被摔死,还是我先被碎尸万段。”

    “住手,我答应你就是了。”

    话毕,刘怀善快步走了过来,然后命令士兵开过来一辆马车。

    萧皓上了马车后,刘怀善坐在外面,手里拿牵着缰绳,扭头沉声问道:“去哪里?”

    “出城南。”

    萧皓故意反向而行,给黑蝴蝶逃生创造出时间。

    “驾”

    双手一抖缰绳,马匹飞奔而出,再其身后,跟着大批士兵。

    一路颠簸,刘宝苏醒过来,紧闭着双眼,嘴中轻声喊道:“父亲救我,父亲救我。”

    “你再坚持一下。”

    刘怀善淡漠的语气让萧皓感到狐疑,听起来根本不像父子,反倒是给他一种为了做事而做事的感觉。

    既然刘怀善能冒着生命危险救儿子,就说明刘宝对他很重要,为何语气却是自相矛盾,这完全不符合常理。

    想到这里,萧皓伸手放在刘宝肩胛骨上,用力一捏,顿时坚硬的骨头被捏得粉碎。

    “啊...”

    刘宝如遭雷击,凄厉无比的惨叫起来。

    刘怀善没有回头,依旧驾驶着马车,背对着萧皓,沉声道:“你太过分了。”

    “把车停下!”萧皓命令道。

    刘怀善没有照做,反而挥舞着马鞭加快速度,冰冷道:“你不是想逃出去嘛,为何改变主意要停下来?”

    这一举动更是让萧皓确定此人并非是刘怀善本尊,而是另有其人。

    就在这时,萧皓忽然察觉到车厢上方传来一道尖锐的破风声,心中一凛,就知道中了埋伏,来不及多想,抖手将刘宝扔飞出去,自己则是身体向后一撞,瞬间从车厢内闪了出去。

    “哗啦”

    车厢坍塌而倒,上方那道身影在半空中旋转了几圈,随即稳稳落在地上,此人一身白袍,头戴一顶白色高筒帽,白脸白须,手持一把白色招魂幡,站在原地活脱脱就是一个刚从阴间跑上来的白无常。

    而假刘怀善飞快跳下车马,伸手接住了刘宝以后,也恢复了原貌,穿着打扮与白无常基本无疑,唯一区别就是此人从头到脚一身黑。

    “如此年轻就有这般实力,难怪敢与城主作对。”白无常阴森森的道。

    萧皓面不改色,冷笑道:“有人不当,偏装鬼,你俩这把年纪活到狗身上去了吧。”

    “小子,死到临头还敢嘴硬,你可知道我俩是谁?”黑无常面无表情的道。

    “哦,我倒是孤陋寡闻了。”萧皓轻蔑的微笑道。

    “我俩就是鬼王殿的黑白无常。”黑无常冷声道。

    耸了耸肩,萧皓咧嘴道:“抱歉,没听过。”

    萧皓的无所谓可是让黑白无常怒不可遏,鬼王殿再东域乃是一流势力,江湖强者听到“鬼王殿”皆是闻风丧胆,今天却是碰见个愣头青,也不知道,眼前年轻人是装疯卖傻,还是心不畏惧。

    “不要和他啰嗦,擒下之后交给城主有他好果子吃。”白无常沉声道。

    “好”

    话毕,黑无常率先冲了上去,手中招魂幡带起一阵阴风呼啸而来,似有鬼哭狼嚎之声伴随其中。

    萧皓嘴上虽说不在乎,但心中可不敢轻敌,这两人实力皆是不弱,并且所使用的兵器也是古怪至极,若不加以小心应对,一旦着了道,可是追悔莫及。

    想到这里,萧皓没有硬拼,而是脚下一划,迅速后退闪避,黑无常一招落空后,怪叫一声,双脚重踏地面,再次暴冲而上。

    “唰唰唰...”

    果不其然,黑无常手中的招魂幡攻击路线极为诡异,能扫能劈能勾,招招不离周身左右,若不是萧皓身法了得,换做别人,早就败下阵来。

    “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白无常身形一闪,加入战圈,一前一后,一左一右,配合得天衣无缝,萧皓困在其中,居然一时间无法摆脱。

    “妈的咧,竟然是先天强者。”

    交手几个回合后,萧皓震惊发现两人竟然也是先天强者,这可是有些大出预料,虽然自己有自保能力,但是被这两个家伙死缠上,可是件非常头疼的事情。

    其实,黑白无常比萧皓还要感到震惊,本以为是手到擒来的小事,却没想到,却在天南城也会遇到同级别的强者,并且看样子实力还要超过他俩。

    先天强者可不是大白菜随处可见,能达到这种境界的哪个不是精彩绝伦之辈,而且身后必然有着极其强大的背景。

    有了这种顾虑,黑白无常同时跳出了战圈,表情凝重的看向萧皓,沉声道:“小子,你是出自哪个门派?”

    萧皓眼睛一转,正色道:“大魔王宗!”

    “大魔王宗?”

    两人回忆下并没有任何印象,纷纷猜测莫不是自己孤陋寡闻,又或者这个大魔王宗不是东域的。

    “一群鼠辈竟然连大魔王宗都没有听说过,就凭这点,你们就该死。”

    萧皓又耍起了嘴皮子,那副高傲自大的气势还真就把黑白无常给吓唬住了。

    “小兄弟,以你的实力本应该是城主的座上宾,你们之间怎么会产生矛盾,如果其中有误会,我们可以从中调解。”

    黑白无常也是刘怀善的座上宾,这次事情恰巧赶上了,两人碍于情面方才替城主出头,但因为此事惹上大宗门,实在是有些不值得,无奈这才说出此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