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8章 一根线上的蚂蚱
    清晨,和煦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再脸颊上,萧皓缓缓睁开了眸子,这段时间以来,乱七八糟的事情让他夜不能寐,唯有昨晚睡得最是香甜。

    下床后,萧皓舒服得伸了个懒腰,一番洗漱后,打开房门来到院落中,或许是心情大好的原因,一时兴起将泰南手练了一遍。

    “啪啪啪”

    随着身体左右腾挪,全身骨骼发出愉悦的脆响,一招一式间充满了对力量的诠释。

    修炼完毕,萧皓缓步走向花园,经过长廊时,恰巧与一夜未归的黑蝴蝶相遇。

    两人皆是愣了下,随即黑蝴蝶紧忙低下脑袋,夺路而走

    看着离去的背影,萧皓站在原地,眉头紧锁,方才刹那间,他看得很是清楚,黑蝴蝶脸颊红肿淤青,精神很是憔悴,并且衣衫不整,种种迹象表明,她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不然的话,绝不会连个招呼都不打。

    就在狐疑之际,管家端着一盘热水,唉声叹气的迎面走来,见此情景,萧皓伸手拦住了他,沉声道:“你家主人昨晚去了哪里?”

    “去城主府赴宴。”

    管家本不是多嘴之人,或许是看见主人这幅惨状,心中义愤难平,所以不吐不快。

    “城主府”

    萧皓心中一凛,莫不是因为自己的事情连累了黑蝴蝶,稍稍思索,随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城主毕竟是城主,怎么可能会对一个女人动粗,再说她也不是一般的女人。

    想到这里,萧皓继续追问道:“你家主人怎么脸上有伤,到底出了什么变故”

    “昨晚主人接到城主请柬,说是天南城来了位特使大人,让她赶去一同赴宴,结果一夜未归,等到清晨回来时,主人就变成了这个样子。”管家回答道。

    萧皓暗自咂舌,赴宴赴到这个程度,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

    “哎,主人是女儿身,男儿心,这么多年,竟被男人们欺负,好赖不济那些男人们还懂得怜香惜玉,可是那个特使大人实在是太变态了,难不成地位权利越大的高官都有折磨女人的癖好。”

    管家终于道出了实情,他跟随主人多年,自然知晓那些男人晚上邀请主人都打着什么歪主意。

    闻言,萧皓瞠目结舌,管家的话已经说的够明白了,自己若是再听不懂,可真就是个未经人事的雏鸟了。

    傍晚,萧皓来到黑蝴蝶房间中,此时的黑蝴蝶脸颊已经消肿,只是眼角与嘴角依稀可见点点淤青。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下贱”

    黑蝴蝶没有了昔日的高雅与妩媚,穿着一件宽松的玫红色纱衣安静的坐在梳妆台。

    “人没有贵贱之分,唯一不同的是生活方式与接触的事物,富人也好,穷人也罢,终究都是人,谁也躲不过生老病死,所以上苍是公平的。”萧皓回答道。

    “你再逃避我的问题。”

    黑蝴蝶出奇的平静,那双美眸闪烁着从未有过的失落。

    “这个答案只有你自己最清楚,何必问我。”

    萧皓搞不懂黑蝴蝶把他叫到这里是什么意思,难道只是为了谈这些无聊的话题。

    “好,很好,你不是说过会帮我做一件事情嘛。”

    话毕,黑蝴蝶拿着木梳对着铜镜梳理起乌黑柔顺的长发,表情淡漠。

    “不错,只要不违反我的原则,我一定会兑现承诺。”萧皓斩钉截铁的道。

    “我要你帮我杀了特使大人!”黑蝴蝶冰冷的道。

    微微一怔,萧皓沉声道:“我不清楚你俩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你要想清楚,那样的后果会很严重。”

    放下木梳,黑蝴蝶用着讥讽的目光看向萧皓,淡笑道:“你怕了?”

    四目相对,萧皓久久不语,他在等,等一个能让自己出手的充分理由。

    苦笑了笑,黑蝴蝶道:“不用那么紧张,我是和你开玩笑的,你还不具备那个实力,我怎么会忍心让你去送死。”顿了顿,继续道:“我把你找来是想提醒你,刘公子在外面安插了大量的眼线,看样子他依旧不死心,或许用不了多久,就会对你们动手了。”

    萧皓似乎早有预料,闻听此言,并没有感到震惊,只要能把耶律兜三人安全转移出去,他不介意把天南城搅得天翻地覆,血流成河。

    “放心,我会在他们动手之前离开这里,绝不会连累你。”萧皓沉声道。

    “别异想天开了,我们已经是一根线上的蚂蚱,就算你们逃走了,刘公子与城主大人也不会放过我的。”黑蝴蝶苦笑道。

    萧皓震惊道:“事情没有那么严重吧?”

    “本来没那么严重,可是那位特使大人的出现,却把我推进了万丈深渊。”

    黑蝴蝶第一次感到沮丧与无助,稍稍平静了一下,紧接着把昨晚发生事情的讲了一遍。

    原来特使大人垂涎她的美色,有意要把黑蝴蝶带回太上城纳为妾室,若是换做普通女人必然很高兴,可是黑蝴蝶有着自己的理想,并不甘心成为那个老变态的**。

    但,特使大人身份地位比城主还要大上一级,即使她一万个不愿意也得罪不起,一夜之间,自己数年心血即将毁于一旦,悲哀的成为了高官权利交换的工具,心中的那份苦涩可想而知。

    另外,黑蝴蝶深知刘怀善根本不会让她离开天南城,这不是城主怜香惜玉,而是黑蝴蝶知道的秘密太多了,一个善于利用男人的女人是最可怕的,刘怀善肯定担心自己所做过的坏事败露出去,所以要想一劳永逸,黑蝴蝶必须得死,只有死人才会守住秘密。

    黑蝴蝶是个聪明女人,这些猜测绝非凭空想象,她太了解刘怀善的为人,所以她断定自己即将祸事来临。

    “那你打算怎么办?”萧皓问道。

    “与其畏首畏尾,不如我们联手与他们较量一番,或许我们还有一线生机。”

    当黑蝴蝶说出此话时,反而变得越加冷静,足见心机与心性超出普通女人数倍不止。

    萧皓用着欣赏的目光看向黑蝴蝶,淡笑道:“愿闻其详。”

    “刘公子倒好应对,我们最大的敌人是刘怀善,哼,别看他一手遮天,但他也有致命弱点,那就是百姓们的舆论,刘怀善很爱惜自己的羽毛,他最担心的就是名誉扫地,不得民心,只要我们牢牢抓住这个把柄,他就不敢乱来。”

    这次危机对黑蝴蝶来说是个巨大考验,不过她也有着自己的底牌,那就是错综复杂的关系网,只要利用好这群有权有势的人,刘怀善必然有所忌惮,因为那些人是他的中流砥柱,更是支撑着整个天南城的经济。

    “你似乎忽略了重要一点。”萧皓沉声道。

    “哪点?”黑蝴蝶问道。

    “刘怀善绝不会明着来,而是准备要暗杀掉你,你所谓的底牌根本利用不上。”

    萧皓也算是久经沙场的江湖人,看问题看得更加透彻。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们根本躲不过死劫。”

    黑蝴蝶表情略显颓废,其实她早就想到了那种可能性,只是不愿意去面对现实,依旧抱着乐观的态度,当萧皓直言不讳的说出来以后,方才那股不甘心,不认命的勇气,顿时烟消云散。

    沉吟半晌,萧皓表情郑重的看向黑蝴蝶,沉声道:“如果你信得过我,就听从我的安排。”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