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0章 斗兽场与黑蝴蝶
    ,!

    见耶律兜有兴趣,刘公子面带喜色的介绍起比赛规则与投注方式。

    斗兽场每隔半个月会举行一次,一天有三场比赛,分别是初级,中级,高级,而这个等级划分是根据斗兽的种类来决定的。

    比如,斗狗,斗狼,斗豹,这些体型偏小,战斗力偏低的属于初级。

    斗虎,斗狮,斗熊,则是属于中级。

    而那些变异种类的凶兽本就是特殊的存在,所以不分大小,只要战斗力高于中级别,就直接划分到高级别。

    至于投注方式,那就显得容易很多,完全凭个人喜好,喜欢哪个斗兽便可以投注。

    当然,坐在下方的普通人能力有限,无非就是凑个热闹,投注也很小,真正的大玩家都坐在二楼贵宾席上,也就是萧皓等人坐的位置。

    对于这种比赛,萧皓提不起任何兴趣,不过看大家都很开心,自己也没必要扫兴,于是懒散的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第一场初级比什么?”耶律兜问道。

    “斗豹,两只体重相同,并且都在同一个年龄的,唯一不同的是驯兽师,好一点的驯兽师驯化出来的野兽更加厉害些。”

    显然刘公子对斗兽情有独钟,也很在行。

    “兔子蹬鹰也有一搏,我可不信驯兽师那套玩意,我就选这只黑豹了。”

    话毕,耶律兜指向下方几名工作人员运进来的铁笼,而铁笼里装着一只漆黑如墨,瞳孔散发着绿芒,张牙舞爪,凶残无比的黑豹。

    不大会,工作人员又运送进来一个铁笼,而这里面装的则是一只红黄相间的花豹。

    随着两只斗豹被运进来,场中气氛瞬间被点燃,疯狂的人们呐喊着,然后纷纷跑到指定位置去投注。

    “兜公子,你准备投注多少?”刘公子笑问道。

    “呃,你不玩嘛?”耶律兜好奇的反问道。

    “当然要玩啊,只不过我准备投高级别的,这种小局子开胃菜,我实在是提不起兴趣。”

    话毕,刘公子若有深意的看了眼两位姑娘,显然有着炫富的嫌疑。

    然而,他却不知道,坐在他面前的耶律兜真实身份,说句难听的,只要耶律兜愿意,买下整个斗兽场都不费吹灰之力,岂会在乎,这点小钱。

    另外,耶律兜身边还跟随着一位财力雄厚,贪得无厌的财神爷,只要耶律兜愿意玩,萧皓自然是痛痛快快的付钱,之前的字据可是写的明白,双倍奉还。

    回头瞅了瞅身后那群有钱人,耶律兜询问道:“他们投注多少?”

    “这种小局子,他们最多也就投注几万两,就当是热身了。”刘公子笑道。

    点了点头,耶律兜沉吟片刻,咧嘴道:“那我就投三十万吧!”

    “呃,你说什么?”

    刘公子瞠目结舌。

    伸出三根手指晃了晃,耶律兜微笑道:“三十万啊,怎么有问题嘛?”

    “没...没问题。”

    刘公子表情有些尴尬,像他们这些贵宾即使投注高级斗兽,最多也就几十万上下。

    但,他万没有想到,眼前四人居然这么阔气,阔气到张嘴就三十万,并且看表情似乎输赢都无关紧要。

    耶律兜嘿嘿笑了笑,随即伸出手指轻轻戳了一下萧皓腰间,示意让他拿钱。

    萧皓眼睛都没睁,伸手从怀中掏出厚厚一沓银票递了过去。

    “看好了这可是印有帝国官印的万两银票。”

    耶律兜数出来三十张银票又递给了刘公子。

    略显颤抖的接过,刘公子表情明显很激动,随即站了起来,笑道:“稍等,我这就帮你去下注。”话毕,迅速转身离去。

    “财不可外露,很容易招灾。”萧皓提醒道。

    “能招什么灾,我们可是探险过**的人,啥场面没见过,难道还能让活人给吓唬住嘛,再说有你这样的强者不离左右,哪个眼瞎的敢触霉头。”耶律兜不以为然的道。

    对这种二货的思维,萧皓也是甘拜下风了,也真真切切体会到了什么叫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他奶奶的,自己又不是保镖,有啥义务保护他。

    耶律兜似乎猜出萧皓心中所想,提醒道:“我可警告你,我要是不能安全回到北域,你一分钱也别想得到。”

    斜撇了眼,萧皓不屑的道:“你以为我差这几十万银子嘛,大不了,我不要了。”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可是你在乎的是更多的银子,如果我花了几百万,获利最大者肯定会是你,咳咳,你舍得丢下我不管嘛。”

    耶律兜贪玩,但他并不脑残,如此肤浅的道理自然都懂,另外以他北域域主之子的身份,也断定向萧皓这样的强者绝不会弃之不管。

    果不其然,这句话的确戳中了萧皓软肋,狠狠瞪了眼,便不再理睬他。

    “叮叮当当...”

    投注结束,斗兽场内传来铜铃声,顿时鸦雀无声。

    一位妖娆妩媚,风情万种的蓝衣女人走上高台,一颦一笑间,透着让男人无法抗拒的诱惑。

    斗兽场之所以火爆,与这名女人有着密切关系,她就是斗兽场当之无愧的大老板,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所有人都称呼她为黑蝴蝶。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能有今天这般辉煌,绝不是靠着美貌来征服男人那么简单,她更善于交际,游走在男人之间,进可攻退可守,不会被男人所支配。

    她的高雅让男人所痴迷,她的毒辣让男人所忌惮,这便是黑蝴蝶的魅力之处。

    黑蝴蝶先是抬头看了眼二楼贵宾席,当目光落在萧皓四人身上时,微微愣了愣,城内有头有脸,有权有势的人,她都认识,而这四人却是未曾见过,尤其是那两名貌美如花的女人,即便是她都感觉自叹不如,羡慕不已。

    不过,当黑蝴蝶目光移向刘公子时,彼此间一个眼神交流,瞬间一切释然了,于是轻笑了笑,再次将目光移向下方众人,声如天籁:“诸位,初级斗兽马上就开始了,为了不影响斗兽发挥,还请大家声音小一些,不然输掉比赛,可是得不偿失啊。”

    闻言,众人皆是大笑,显然黑蝴蝶的开场白很符合胃口,关键是那酥麻的声音让他们陶醉其中,无法自拔,似乎永远也听不够,听不厌,更甚者长袍下忽然微微鼓起。

    “那晚,你与黑蝴蝶同床共枕搞了几次?”

    “从进屋那刻起直到天亮,具体多少次,我都不记得了,哦,对了,你上次搞了多久?”

    “哈哈,不瞒你说,那夜过后,我感觉自己身体仿佛被掏空似的,都快半年了,我都没缓过劲。”

    “我听说有种丹药专治阳气不足的,不如买来试试,嘿嘿...”

    贵宾们夸夸其谈着与黑蝴蝶的春事,无一例外,这里的人都与黑蝴蝶有着不一样的关系。

    “咦,这小娘们真是来者不拒,海纳百川啊。”

    他们的谈话没有刻意的掩饰,自然而然都被四人听见,萧皓闭着眼睛,罔若未闻,思绿与方琪却是羞臊的低下了脑袋,然而耶律兜则是赞叹不已。

    “哦,兜公子也对黑蝴蝶感兴趣?”刘公子微笑道。

    “我...我还是算了吧,我怕被淹死。”耶律兜尴尬的回答道。

    “这种女人最大的魅力不是身体,而是智慧!”

    “愿闻其详。”

    “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且懂得如何摆脱男人们的纠缠,实不相瞒,城内有权有势的人都是她的知己,其中也包括城主大人,这就是道,一个属于她自己的道!”

    刘公子丝毫不掩饰对黑蝴蝶的欣赏,话里话外,也透露着他与黑蝴蝶之间也存在着**上的关系。

    “照你这么说,我倒是有些蠢蠢欲动了。”

    话音未落,耶律兜便感觉腰间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顿时倒吸口冷气,用着求饶的目光看向方琪。

    就在谈话之际,下方比赛已经宣布开始,巨大牢笼之中,黑豹与花豹呲牙咧嘴的彼此对视着,瞳孔中闪烁着凶残与嗜血,锋利无比的爪子挠了挠地面,矫健的身躯弯成弓字型,纷纷摆出进攻的姿势。

    “嗖...”

    一声怒吼过后,花豹抢先发动了攻击,向前一跃,迅速飞扑向黑豹...

    与此同时,黑豹也不甘示弱,凭借着敏捷的速度迅速闪避开,紧接着张开血盆大口,反扑了上去。

    两只斗兽之前都被驯兽师驯化过,无论是爆发力,还是致命攻击,都明显超过普通的野兽,打起架来,更是堪称视觉盛宴。

    彼此试探了几个回合后,两只斗豹终于缠在一起,彼此间疯狂撕咬起来,爪子挥舞间都被把对方的皮毛撕扯下来,并且伴随着鲜血染红地面。

    男人们彻底疯狂了,声嘶底里,呐喊助威,场面越是血腥,男人们就会更加兴奋,这是与生俱来的天性。

    半晌后,黑豹终于逮到机会,一口咬专豹的脖颈,然后四肢死死将其摁下身下。

    脖颈永远都是最脆弱,最致命的,花豹拼命挣扎了片刻后,最终因为体力不支,放弃了抵抗,惨死场中。

    “我赢了,我赢了,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