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8章 立字据,打欠条
    ,!

    事情已经真相大白,众人将装神弄鬼的三人捆了起来,由五位年轻人押回了城内,这几年死在他们手中的探险者不在少数,也算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四人舒服的休息了一个晚上,直到天亮方才离去。

    转眼过去了一个月,此时的天气已进入到深秋,并且越往北边行走,越能感受到严寒刺骨。

    萧皓是先天八重境界,自身体质就能屏蔽掉寒气,所以并没有感觉到不适,可是耶律兜与两个妹妹却没有这样的条件,无奈只好进入城内寻到一间销售服饰的店面,买几件合身的衣服。

    耶律兜出身贵族,穿戴极为挑剔,按照他所言,不求最好,但求最贵,前些时日,整天打扮成中年大叔,可是让他苦不堪言,现在终于逮到机会恢复模样,自然要好好捯饬捯饬。

    “老板,把那两件皮毛衣服给我打包起来。”

    耶律兜饶有兴致的继续参观着。

    “兜兜,我穿这件衣服好看嘛?”

    方琪穿上一件长款的雪白狐狸毛外衣,站在耶律兜面前嬉笑着。

    “还不错,很是合适你,老板,打包。”

    “好嘞!”

    难得遇见大客户,老板自然是欣喜万分,屁颠屁颠的忙先忙后。

    “哥,你看我穿这身适合嘛?”

    思绿穿了一件火红的皮毛外衣,站在萧皓面前,略显羞涩。

    “很漂亮!”萧皓微笑道。

    闻言,思绿非常开心,然后扭头看向老板,淡笑道:“老板,这件衣服多少银子?”

    “那件是店铺最贵的一件衣服,价值三万两。”老板回答道。

    眉头微蹙,思绿惊讶的道:“是用什么材质做的,怎么这么贵?”

    “这可是用火兔皮做的,而且是十分罕见的那种,你看它的毛色鲜艳似火就知道是绝非凡品了。”

    老板所言并非夸大其词,火兔乃是变异品种,整个东域也很少能看见,只有猎人在机缘巧合下才能捕捉到。

    而这件衣服更是整整扒了四只同属一窝的火兔子才拼凑上的,无论从颜色,还是质量,都是难得一见的珍品,这个价格更是在情理之中。

    表情略显失望,思绿便欲脱下来,见状,萧皓笑问道:“不喜欢嘛?”

    “这个价格太贵了。”

    思绿身无分文,更不想让萧皓破费。

    “我觉得物有所值啊,再说这点银子对于兜公子来说,完全就是九牛一毛的小事。”

    萧皓若有深意的看了眼耶律兜,满脸坏笑。

    “这话说的没毛病,可是本公子身上没有银子,这次还是由你来结账吧。”耶律兜不以为然的道。

    “没银子装什么大尾巴狼,老子供吃供喝,还要供着你挥霍嘛。”萧皓不悦的道。

    闻言,那名老板傻了眼,闹了半天,这些人没钱啊,那自己忙活了这么长时间,岂不是让他们当猴耍了。

    “岂有此理,你们到底要干啥,拿我寻开心呢。”老板怒道。

    耶律兜红着脸,无奈的道:“你先把钱垫付上,等我回到家,双倍还给你就是了。”

    向来爱财的萧皓等的就是这句话,嘿嘿笑了笑,看向老板:“去把纸笔拿过来,我要和他立下字据。”

    将纸笔放在了桌子上,萧皓对着耶律兜做了个“请”的手势。

    “你这个人可真是的,放着天大的人情不要,非惦记着这点破钱。”

    耶律兜气呼呼的拿起笔,然后在纸上龙飞凤舞的立下了字据,打下了一张百万欠条。

    吹了吹尚未干透的笔墨,随即小心翼翼的叠好放在怀中,萧皓咧嘴道:“好了,大家可以尽情选衣服了。”

    一番精挑细洋,四人穿着体面的走出了店面,而这次消费足足花了将近六万两,按照事先约定耶律兜可是欠下了十二万两。

    像这种伎俩,萧皓可谓是百试百灵,百试不厌,并且稳赚不赔,当然自身也要有底气去要回这些钱,这才是最关键的。

    四人本就年轻,再加上穿着如此阔气与时尚,行走再街道上顿时引起路人驻足观看,纷纷猜测着他们的身份。

    当然,绝大部分的人都是被思绿与方琪的美貌所吸引,偏北地区寒风凛冽,大多女子皮肤粗糙,脸颊上或多或少都有些红血丝,若不用胭脂水粉掩饰,姿色便会大打折扣,这也是偏北地域的一大特点。

    所以,当思绿与方琪淡妆出现时,那娇嫩如水的洁白皮肤与高雅的气质,瞬间成为了焦点。

    “一看就是外地人,这俩小娘们长得可带劲。”

    “是啊,而且看起来他们还是个有钱人。”

    “哼,你看给那两个男人嘚瑟的,有什么好显摆的,这要是让刘公子看见了,哭都来不及。”

    路人的谈话自然逃不过萧皓的耳朵,微微皱了皱眉,心中很是不悦,要不是看在他们都是普通人,不愿与其斤斤计较,早就一大巴掌呼过去了。

    片刻后,四人走进一个酒楼,随即在二楼大厅寻找一个位置落座。

    “伙计,把你们酒楼最拿手的特色菜给我们上十道,切记,本公子不吃辣的,另外再给我拿一坛好酒。”

    “客官稍等,我这就去准备。”

    耶律兜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四下瞅了瞅,嘿嘿笑道:“都说偏北的地方民风彪悍,依我看,显然是夸大其词了,这里的人多热情,多善良啊。”

    斜撇了眼,萧皓没有言语,若是把方才听到的闲言碎语告诉耶律兜,或许他就不会这么想了。

    “兜兜,你为什么喜欢把头发高高扎起来,两鬓还要特意留出两缕头发垂下来?”方琪笑问道。

    甩了甩头发,耶律兜得意道:“这是本公子独创的造型,你就没发现很帅嘛,不瞒你说,我发明了很多做头发的工具,只是都放在了家里,等到你和我回到家里,准保让你大开眼界。”

    “你让我和你一起回到家里?”方琪震惊的道。

    “是啊,难不成你要永远跟着你哥嘛,与这种尖酸刻薄,并且很小气的人在一起生活,哪还有什么乐趣。”

    耶律兜说的很自然,也很随意,可是方琪却将脑袋深深低了下去,修长的指甲镶嵌进肌肤中渐渐泛红。

    “呃,你怎么了?”耶律兜关心的问道。

    “没事。”

    方琪声音有些沙哑。

    见状,思绿伸手轻轻拉住方琪,目光中充满了怜悯与同情,她看得出来,方琪已经深深爱上了耶律兜,可是又觉得自己根本配不上人家,那种显赫的身份与地位,即使方琪不是出自青楼,依旧相差太远,远到遥不可及。

    萧皓接过话语,表情郑重的看向耶律兜,认真的道:“我妹妹跟着你有什么好处,给你做牛做马嘛?”

    “开什么玩笑,我家有的是女仆和丫鬟,我又不缺。”耶律兜回答道。

    “那你缺什么?”萧皓追问道。

    “缺...缺...”

    余光偷偷瞟了眼方琪,耶律兜表情显得有些紧张。

    “说话是要负责任的,警告你以后别乱言乱语。”

    萧皓不想让方琪为情所伤,无奈只好硬着头皮,充当起坏人。

    在他看来,这分明就是个没有结果的结局,与其这样,不如直接扼杀在萌芽中。

    “菜都上来了,我们快吃饭吧。”

    思绿打断了尴尬的气氛,拿起筷子夹起一块肉放在了萧皓碗中。

    “刘公子,里面请,里面请!”

    就在这时,楼下传来掌柜热情洋溢,充满尊敬的声音,显然是酒楼来了大人物。

    大不一会,一群黑衣劲装的男人簇拥着一位满脸雀斑的年轻公子走了上来,然后再萧皓等人临近的桌子坐了下来。

    “麻烦掌柜给我炒两道素菜,口味越清淡越好,哦,顺便给我来壶温开水。”刘公子微笑道。

    掌柜满脸懵逼,但不敢多问什么,随即笑呵呵的转身走开。

    回头看了眼六名护卫,刘公子语气柔和的道:“辛苦你们了,兄弟们都下坐吧,愿意吃什么随意点,我请客。”

    一连串的举动让人如沐春风,四人不由得多了看几眼,一个有钱有势的公子能对下人如此文质彬彬,这可是不多见。

    “公子,都怪我办事不利,不小心把阿虎弄丢了,你还是责罚我吧,不然我会内疚一辈子的。”一名护卫双眼泛红,声音嘶哑道。

    “老五,在外场我们是主仆关系,可是私下底我们胜似亲兄弟,一条狗丢了就丢了,大不了,我们在买回来一条。”

    “可阿虎是公子花了大量心血一手调教出来的,其中所付出的精力与代价岂是能用钱来衡量的。”

    “不必再说了,我还是那句话,兄弟比什么都重要。”

    一句“兄弟”似乎触动了萧皓,兄弟就是这样的,不计较得失,不计较付出,甚至不计较生死。

    耶律兜放下筷子,笑呵呵的道:“这位公子真是气度不凡,敬佩,敬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