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章 活见鬼
    ,!

    这一场闹剧让人哭笑不得,萧皓制止了耶律兜继续胡作非为,照这么打下去,**又要多添几具尸体不可。

    看五位年轻人穿着打扮,很显然也是富家子弟,就像他们所说那样,几个人闲的蛋疼,喝点猫尿,便有人提议跑到**探险。

    结果刚刚来到这里,就被萧皓等人发现,还未来得及解释,就活活挨了顿暴揍。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

    鼻青脸肿的五位公子也只能认倒霉,蹲在地上揉着腮帮子,不发一语。

    “你们来**就不怕死在这里嘛?”萧皓笑问道。

    这么一问,五位年轻人来了兴致,其中一人道:“实不相瞒,据我们分析,**之所以名气这么大,绝大部分原因是以讹传讹,夸大其实,都说**有鬼,试问谁又真正见过鬼,依我看,这些只是道听途说罢了。”

    “啧啧啧,没想到你们还挺理智的。”

    萧皓倒是很欣赏他们几人的探险精神,只不过他们手无缚鸡之力,一旦真遇到险情,估计连逃生的机会都没有。

    再说,这么大个村落,村民都搬走了,必然是有原因的,绝非以讹传讹那么简单,要说一点危险都没有,估计也不太可能。

    “请问兄台,你们也是来探险的吧?”一人问道。

    “算是吧。”萧皓笑道。

    “既然如此,不如我们结伴探险,我们人多力量大,互相也好有个照应。”那人提议道。

    耶律兜用扁担戳了一下那人,满脸不屑的道:“给脸不要脸是不是,就凭你们几个烂葱能干什么。”

    五人满脸通红,不敢言语。

    照着耶律兜屁股踢了脚,萧皓不悦的道:“这里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

    将扁担扛在肩上,耶律兜咧嘴道:“随便你吧,本公子要去当开路先锋了。”话毕,哼哼着小曲,率先挺进**。

    “呃,他也是公子?”

    五位年轻人面面相窥,实在搞不懂,这位看起来中年大叔模样的人,哪来的那么大自信与厚脸皮,真是恬不知耻。

    “好了,我们也出发吧。”

    话音刚落,萧皓笑容瞬间凝固,紧忙闭上了眼睛,收敛住心神窥探丹田,愕然发现罡气已达到满溢的状态,此时此刻,正是晋级的最佳时机。

    “哥,你怎么了?”思绿关心的问道。

    片刻后,萧皓睁开眼睛,四下瞅了瞅,微笑道:“看来我现在不能进**。”

    “为什么?”

    思绿茫然不解。

    “有点特殊情况。”

    萧皓不方便说出实情。

    闻言,方琪瞪大双眼,难以置信的道:“哥,你不会也来...”

    伸手掐了下方琪,思绿皱着眉头,微怒道:“死丫头,想什么呢,哥是男人,又不是女人。”

    “对对对,是我糊涂了。”

    方琪羞臊的满脸通红,心中责怪自己口无遮拦。

    望了眼耶律兜消失的背影,萧皓皱了皱眉,沉声道:“他一个人进去太危险,你们赶快去支援他,给我些时间,稍后我会去找你们的。”

    众人点了点头,随即结伴而行走进**。

    萧皓身体一晃,消失不见。

    月黑风高,阴风骤起。

    众人行走在荒破的村落内,方才真真切切体会到那种阴森恐怖的气氛。

    院落中敞开的大门,摔碎的罐子,坍塌的土墙,以及躺在马棚中化为枯骨的马,种种迹象足以证明,村民逃离时非常仓促。

    “一般只有闹瘟疫的时候才会出现全村迁移的情况。”

    “不可能,如果闹瘟疫,城内早就传扬开了。”

    “是啊,最让人费解的是那些村民去了哪里,到现在都没有人知道。”

    “莫非真有不干净的东西存在。”

    五位年轻人边走边嘀咕。

    “思绿姐,我有些害怕。”方琪紧张的道。

    抬头看了眼天象,紧接着又辨别了一下**所在的方位,思绿微笑着安慰道:“按照五行方位,这里属火,火代表着阳,也就是说,这个村落是极阳之地,根本不适合妖魔鬼怪栖息。”

    “话虽如此,可是这里所有的景象却是恰恰相反啊。”方琪战战兢兢的道。

    “切,有我在你怕什么。”

    话毕,耶律兜伸手将方琪揽入怀中,动作洒脱,丝毫没有违和感。

    方琪俏脸绯红,但并没有挣扎,反而心中窃喜,能被域主之子这样保护着,是每个女人梦寐以求的。

    “靠,这个居然喜欢同性!”

    “呕...尼玛,太恶心了。”

    “这口味也太重了吧。”

    思绿与方琪是女扮男装,五位年轻人自然不知晓,当看见中年大叔紧紧抱着一个小鲜肉,都是恶心够呛。

    时间不长,率先跑到前方探险的五位年轻人齐声发出惊悚的尖叫声。

    “什么情况?”

    耶律兜拎着扁担跑了过来。

    “骨...骨头,是人的头骨!”

    其中一人颤抖的指着,方才不小心踩到的森白头骨。

    “快看,那边也有。”

    另外一人惊讶发现,不远处散落着大量的人骨。

    这幅场景顿时让所有人炸了毛,紧紧靠在一起,不断颤抖着。

    “不过是一些骨头罢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话毕,耶律兜“噗通”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兜兜,兜兜...”

    方琪抱着耶律兜脑袋不停椅着。

    在这个节骨眼上,耶律兜再次陷入昏迷,搞得众人手足无措,进退两难。

    “我们先找一个屋子进去再说。”

    思绿虽是女子,但心性成熟,在这种情况下,反倒是极为冷静,这里满是尸骨,那就说明,此地存在着危险,停留在这里,只会徒增危险。

    众人七手八脚的将耶律兜抬了起来,然后寻找一个房屋,破门而入,随即反锁上大门。

    “你们男人为什么非要寻刺激,这下可好,鬼没看到,反倒是差点被吓死。”方琪边哭边埋怨道。

    “切,好像你不是男人似的。”

    “就是啊,这位大叔体质弱怪得了谁。”

    “何止是弱,简直是弱爆了。”

    五位年轻人纷纷反驳道。

    “嘘,外面好像有动静。”

    思绿做了个“嘘”的手势,见状,众人全部凑到窗户旁,偷偷看向外面。

    黑夜中,一道巨大黑影从远处渐渐走了过来,众人看不清他的模样,不过从那道黑影上半身来判断,怎么看也不像是个人,因为那颗硕大的头颅两边似乎长着两根弯弯的犄角,最让他们胆战心惊的是,那个怪物居然是站立行走,这完全超出了人类瞎想的范围。

    “咔嚓...”

    怪物的步伐很沉重,脚下头骨不断的被踩碎,那种怪怪的声音,让人听起来不寒而栗。

    “它...它手中拿的是什么?”

    “好像是一把大刀。”

    “我的妈呀,那把刀看起来足有七尺多长。”

    “天哪,这东西都哪冒出来的,我不想死在这里。”

    众人脸色苍白,心如死灰,双腿不停打颤。

    随着大怪物逐渐走近,众人终于看清了模样,居然是个牛头人身的怪物,眼大如铃,红芒闪烁,鼻孔栓个铜环,喘息间清晰可见两道白色炙热的气息流动,棕褐色的毛发披于身后充满着狂野,两根锋利的犄角顶在脑袋上威风凛凛,巨大身躯穿着一套金鳞金甲,乍一看犹如牛魔王转世,恐怖森然。

    不看倒好,这么一看,瞬间又吓晕两位年轻人,其余三位没被吓晕的,此时此刻,也吓尿裤子了。

    “哞哞...”

    大怪物抬起头颅,怪叫连连,震得房屋颤抖,尘土散落。

    众人紧紧捂着嘴巴,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汗水浸透了衣服。

    这时,大怪物止住叫声,大鼻子动了动,似乎嗅到了人类的味道,摇头晃脑的左右瞅了瞅,随即拎着大刀,迈开脚步,四处找寻起来。

    “我...我们怎么办,它要是找到这里,我们谁也活不成。”

    趁着大怪物找寻其他地方,众人凑到一起商议起来,这个房屋唯一的出口就是大门,眼下还有三人昏迷不醒,要么坐以待毙,要么冲出去送死,似乎哪条选择都是通向死亡。

    就在众人手足无措的时候,外面又出现一道朦朦胧胧的身影,定睛一看,众人再次瞠目结舌,肝胆俱裂。

    这道身影身高与普通人无异,差别在于它行走的方式诡异至极,居然一跳一跳的,那青面獠牙的面孔,布满血丝的双眼,一身青紫相间的色寿衣,灰褐色的双手,足以说明,这家伙是个人,但不是活人。

    活见鬼!

    当众人看见传说中的鬼怪真实出现在眼前,早就没有了惊喜与兴奋,一个个吓得心脏都要快停止跳动了。

    或许他们躲藏的房屋位置极佳,大怪物与那个僵尸鬼怪,并没有发现,更没有寻来。

    两个鬼怪凑到一起,用着古怪离奇的声音互相沟通着,众人偷听半天,也搞不懂它俩在说些什么。

    不过,有一点母庸置疑,这俩玩意很和谐,就像老朋友似的。

    片刻后,它俩沟通无果,牛魔王摊了摊双手,调头离去,僵尸挠了挠头,跟在后面,一跳一跳的也跟着离开。

    “我感觉它俩好像要走了。”思绿惊喜道。

    “太好了,万幸,万幸啊。”

    众人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脸庞浮现劫后余生的喜悦之色。

    “阿嚏...阿嚏...”

    就在这个时候,耶律兜猛的坐了起来,张开嘴巴,不断打起喷嚏。

    这么大动静,自然没有逃过鬼怪的耳朵,顿时止住脚步,转身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眼中凶光毕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