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二章 对抗中止
    单兵反坦克装置的弹药,陆航团总共就那么多。

    烟雾横生枝节,瞄准器无法准确地锁定目标,陆航团数百号战士傻眼了。

    利用这短暂的愣神的时间,四连已经向前推进了一段好长的距离。于此同时,五连不甘寂寞,作为辅助进攻位置,迅速向陆航团发起攻击。

    如果这样陆航团的人手还处于可以招架的状态,可是还有一个六连,默默地绕着河岸迅速转移到了陆航团主攻单位的身后。

    猛吃一记千年杀,陆航团才迟钝地进行反击,但这种事情,分秒都能决定很多人的生死,如果从合成营的装甲炮膛里射出的是真的炮弹,单纯炮弹的冲击波都能让他们晕一阵子,更不要提反击了。

    十二集团军研讨室内站着的高级军官们一直关注着战场上的动向。

    经历和谈啸和宋明生一场长达两小时的沙盘演武,即便过程中对于合成营和陆航团的各种数据不断进行修正,可是最后得出的最好结果就是平手。

    从概率学的角度来说,有八成的可能合成营会赢,而且会赢的非常彻底。

    所以演武结束,它存在的最大意义就是用来跟现实对应。

    可是看到陆航团出了昏招迫不及待要打合成营的措手不及,谈啸就知道这场对抗依旧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

    “我说,这场对抗,是不是可以终止了。继续下去,还不如让他们过来在这沙盘上斗一番。”

    叫停对抗,可循的先例太少。

    可是在场的军官们并没有因此就反对谈啸的意见。

    沉默了不到一分钟,韩尚清就率先点头:“我原则上同意停止对抗,两支部队的普通战士回去休息,让他们的主要军官来集团军开会。”

    一把手既然发话了,其他人也没有表示反对。

    一分钟后,停战的命令同时下达到了两方指挥所。听到集团军参谋有些谨慎的通知,周舜紧紧地捏住了拳头。

    “怎么感觉就这么憋屈呢。”

    年逾四十的他本来应该是过了争强好胜的年纪,如他平时所表现的一样睿智精明,可是这通知忽然就让他如鲠在喉偏偏又吐不出来。

    郝强之前强行振作的精神,此时也一泄如注。

    脸上的疲态让他看起来似乎老了几岁,步履缓慢地来到周舜面前,抬起手,似乎想要拍拍周舜的后背略作安慰,只是抬起来的瞬间,却又颓然地放下去。

    “唉。下命令吧。”

    从指挥所到前线,中间经历了什么,远在指挥所的指挥官们不知道。

    或许,他们真的不愿意知道。因为战士们脸上那种错愕中带着隐隐的放松,以及哭丧着脸不甘不愿的表情,很有可能会在他们的心里锁上一道沉重的枷锁。

    而作为这盘大棋的棋手之一,沈耘接到夏锐的通报之后,却并没有太过惊讶。

    从今天早上他就非常清楚,只要双方的指挥官不是猪油蒙心下了什么奇葩的命令,这次对抗注定会成为一场漫长的消耗战。

    知道宋明生的身份之后,沈耘很清楚这场对抗绝对不允许绵延太久的时间。

    除非自己真的能够逆天,带着合成营这么多人开了挂一样对陆航团发起攻击,在不计伤亡的情况下快速解决战斗,不然这场对抗只能被中途打断。

    不过这些已经都不重要了。

    沈耘这会儿唯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立刻驱车回到营地祭出他在合成营独自呆了大半年的手速,把一身的臭汗洗掉,然后换一套干净衣服前往集团军军部。

    虽然比不上单身汉的手速,但是沈耘洗换衣服之后匆匆驱车前往军部时,夏锐也不过晃悠着来到大门口。

    两人隔着车窗相视一笑,验证过身份之后将车辆驶进大门,待车辆停下,下车后的夏锐这才笑道:“赶紧上楼,我感觉咱俩再不出现,首长们可就发火了。”

    沈耘嘿嘿一笑,紧跟着夏锐的脚步:

    “估计谈参谋长这回就开始骂了,稍微有点成绩咱俩就上天了,呆会儿肯定要给咱们念念紧箍咒。”

    该严肃的时候严肃的生人勿进,该活泼的时候跟个逗比似的,沈耘这种转换自如的性格让夏锐都有些哭笑不得:

    “行了,别贫了,赶紧走。”

    两人来到会议室门口的时候,包括陆航团首要军官在内,所有人都已经到齐,就等他俩了。

    虽然沈耘在上楼的时候说的轻巧,可是面对这么多高级军官,尤其还都是军区首长,头皮也有些发麻。

    “报告,对不起,我们迟到了,请各位首长批评。”

    “行了行了,别玩那套虚的,当我们不知道沈耘这小子去营地换了身衣服似的。赶紧坐下,准备开会。”

    观察对抗的时候,谈啸恨不得在沙盘上把合成营虐得跟孙子似的。可是对抗结束,换了心态之后,他就把合成营当成了亲孙子,是打也舍不得打,骂也舍不得骂。

    迅速给了夏锐和沈耘一个台阶,笑眯眯地看着两人就坐之后,谈啸这才看了看韩尚清。

    对自己这位老战友的暗示,韩尚清哪里能不明白。

    “同志们,经过这不到两天的对抗,相信你们已经能够充分认识到各自的不足。之所以终止对抗呢,也是出于战况逐渐进入胶着态势,依照你们双方的指挥和战斗能力,短时间内无法得出胜负,本着以学习为目的的原则,我们做了这样的决定,希望你们能够理解。”

    “今天叫你们来呢,是希望在一场大战之后,你们能够根据自己的队伍表现出来的能力,详细介绍一下军改以来你们的成绩。”

    提及“成绩”二字,周舜和郝强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败兵之将,何足言勇,虽然表面上现在还没有分出胜负,可是对抗中断前是个什么状况两人心里还是有数的。

    至于沈耘和夏锐,则是一脸茫然。

    本来以为过来是要听什么指示的,结果这会儿需要自己夸自己,这完全不是他们擅长的事情啊。

    在某一个时刻,沈耘真想说:“首长,要不,我给您把我们教导员叫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