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一章 又是烟雾弹
    ,!

    看着陆航团终于按照他们所想的办法行事,坐在十二集团军研讨室内的高级军官们倒是露出满意的神色。

    不过,对于接下来双方战斗的胜负,他们似乎也已经有了一个隐形的答案。

    “周舜和郝强两个人,胆魄有了。”

    “固守在毛家营子也没有问题,借助步兵的机动灵活,在水域脉络形成一个口袋状的地方遏制住咽喉。”

    “这种借助地形扎口袋诱敌深入的办法有些冒险了,很容易让人家反包围。不过向后撤离,在毛家营子西北西南方向都有便于单兵快速通过的桥梁,周舜和郝强对于这片区域的地形掌握还是非常厉害的。”

    “看来,陆航团想要赢,就要做好打拉锯战的准备。不过毛家营子也不是久留之地,依我说,最好撤到东北方向的黑鹞子山,一方面,借助地形跟合成营的主力周旋,另一方面,跟合成营学习,也派人去干扰合成营的补给线路。”

    坦克装的也不是永动机,加一次油最多也就走四百多公里,这还是在平坦的道路上。

    像现在这种崎岖的山路,还要进行战术动作,油耗就更大了。

    只要截断合成营的油料补给,同样能够将合成营逼迫到跟他们自己一样的地步。

    而且坦克行驶两百公里左右就要小修,四百公里以上就要对发动机进行大修。

    昨天一天合成营装甲部队的行驶距离普遍在六十公里以上,算上之前连续演练的路程,只要再拖一两天,陆航团就能够等到反攻的机会。

    利用机械性能进行作战,不仅仅是沈耘会用。只要大致了解各类装备的某些性能弱势,具备针对性的攻击,就算是铁王八也能让它底朝天。

    谈啸忽然升起的好胜心让它时时刻刻在为陆航团考虑,所以经过周详的考虑之后他给出的方法,基本上算是眼下最能够让陆航团反败为胜的方法了。

    一扯笑声里,韩尚清点点头:“不愧是咱们的参谋长,我怎么感觉现在是你跟合成营的指挥体系打擂台啊。”

    “嘿嘿,手痒难耐。虽然每年军区都有演习,但是哪里像这次这样,短短一天就打三个会合,战况还这么精彩。”

    谈啸的话引得宋明生一阵不满:“你多少还能捞着场演习,我这几年到哪里都是一个路数,那才叫手痒难耐呢。”

    听宋明生这么说,谈啸乐了:“要不,咱们这会儿就在这里当一回双方的指挥官,来一场沙盘演武怎么样?”

    本就心痒难耐,这会儿谈啸还盛情相邀,宋明生如何能够拒绝。

    研讨室一时间陷入了激烈的讨论当中,而现实当然跟宋明生和谈啸的对局有所不同,当合成营来到毛厂滩的时候,陆航团已经忍不住对合成营发起了第一波攻势。

    相较于毛家营子周围高低起伏的环境,毛厂滩的地势相对平坦,非常利于装甲集群展开。

    与此同时,装甲也就失去了地形的遮蔽。

    周舜和郝强之所以主动发起攻击,一方面是想趁着合成营立足未稳搞点事情,另一个就是靠近毛厂滩附近的地方,占据一定的位置优势,步兵完全可以使用单兵反坦克武器对合成营造成损伤。

    陆航团迫切地需要一场胜利。

    陆航团的动静沈耘早就已经从夏锐那里得知,看着时间差不多已经到了下午三点,而自己的敌人马上就要到来,沈耘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战意。

    “四连,呈冲刺阵型,去西南方向一公里。五连,分散一点,去正东方向,小心对方的单兵反坦克装置。六连,你们绕后,确定对方位置后,展开反包围。”

    硬碰硬,从来都不是合成营的弱项。

    沈耘并不害怕兵力上的弱势会让双方的差距扩大,有条不紊地安排好人员之后,静静等候着指挥所的通报。

    三点三十五分,夏锐的声音非常清晰的传入沈耘的耳朵。

    “小心,他们已经就位了,主要进攻力量在你们的西南方向。”

    西南方向,经验很老道么。沈耘心里暗道。

    此时的阳光在他们这个方向来看,正好是直射进眼睛。尤其是对装甲车来说,观测当中难免会受一点影响。

    而他们使用装备瞄准的时候却不会受影响。

    这算盘,连这么细微的事情都算好了,不得不说陆航团的指挥官们确实是心思细腻之辈。

    走下指挥装甲,沈耘手持望远镜,看着视野之内密密麻麻的人头,眼睛里流露出一丝精芒。

    “六连,沿东南方向的河岸绕行到对面屁股后边。四连,现在就开始冲刺,打运动靶是你们的长项,好好发挥,不要顾及对面的反坦克装备。”

    “五连,你们负责牵制。”

    “防化分队,现在风向不是特别有利于我们,能够释放烟雾掩护四连前进吗?”

    防化分队来到合成营之后,再也不是为驻地百姓捅马蜂窝封白蚁洞的军民共建模范了,放烟雾的技能在沈耘的压迫下已经点到了满级。

    虽然此时风向东北,可是这并不妨碍防化分队接受这项任务。

    “营长,您就放心吧,风速4,我们可以保证五分钟后烟雾笼罩这片区域,持续时间八分钟。”

    根据风速和烟雾弹发烟时间,防化分队队长非常精确地报出一组时间,而后便带着手底下的战士们驱车来到了战场东南侧。

    与合成营实时调整的作战计划不同,陆航团在指挥体系上还是弱了一环,所以在战场上的陆航团战士根本就没有发现有一队人马来到了上风口。

    五分钟时间,足够陆航团的战士们按照事先计划进行布置。

    可是一切就位的他们,却忽然发现一道道浓白的烟雾,缓缓冲进战场,如同象棋棋盘上的楚河汉界,将双方非常明确地划开。

    “娘的,这群不要脸的,居然放烟。”

    第一人称射击游戏里,闪光弹和烟雾弹往往是最恶心的东西。因为很多无耻之徒凭借这些玩意儿随随便便就能够阴人。

    真实战场上也是一样,烟雾弹能够为突击方提供最好的环境掩护,被动防御的一方除非使用强大的火力压制,这样才能够保证自己不吃亏。

    可是弹药消耗到一定程度,烟雾结束,对方就算损失一部分,剩下的却依旧弹药充足。

    这般算下来,吃亏的还是被动防御的一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