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九章 我,怕了
    着急,紧张,在十二集团军军部研讨室里诸位的心绪,似乎冥冥中映照进了周舜和郝强的心间。

    面对有些不可收拾的局面,尤其是想破头都想不到合成营的指挥所在哪里的情况下,郝强看着电子沙盘上越来越向陆航团驻地迫近的合成营装甲部队,最终还是咬了咬牙关。

    “团长,咱们撤退吧。”

    很难想象,这句话会从一名常胜军官的口中说出来。这是郝强从军这么多年,第一次在战场上认怂。

    但是周舜并没有发表反对意见。

    郝强能够想到的,仅仅一句话,他也能够想到。眼下局势已经糟糕到这种程度,如果继续之前的作战思路,接下来只有死路一条。

    放下所谓的尊严,换种思考的方式,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往哪里撤?”

    这是个问题。本来郝强是想去备用起降场的,但是想起还被阻拦在半路上的油料运输部队,郝强知道,这次只怕他们真的要亲手抽掉自己的脊梁骨,凭借一股子气来支撑陆航团这偌大的架子了。

    “去毛家营子。”

    郝强口中的毛家营子绝对是个特殊的地方。

    有多特殊?它是三个村落组成,而且附近就是陆航团驻地所在县最大的水域干流。而在这干流不远,又是一片连绵的山地。

    郝强之所以选择这里,完全是因为一条干流能够带给他们最大的地形优势。就算是合成营有工兵分队,但是这条干流最窄处都有三十米,搭建桥梁很费事。

    而距离毛家营子最近的桥梁建筑也有二十公里远。

    下定决心要决一死战的郝强已经完全顾不上其他了,抛开飞行大队这个包袱,将陆航团当做单纯的步兵,依据之前战士们的训练状况,郝强现在只有一条路可选,那就是在选定的地域内跟合成营打游击。

    从郝强口中说出的这个地名没有一个字遗漏传进了周舜耳朵里,看着眼前的沙盘,周舜默默地点了点头,表示赞同郝强的意见。

    两位指挥主官都没有意见,命令自然立刻下达到了每个陆航团战士的耳朵里。

    陆航团的官兵,一个个都沉默了。

    而飞行大队的大队长则直接走进了指挥所:“团长,参谋长,大部队撤离了,那我们飞行大队怎么办?”

    一直不曾说话的周舜此时用严厉的声音回答道:“飞机直接当做炸毁,你们跟着转移。”

    “这怎么可以。”

    飞行员们的反对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说真的放弃飞机对周舜和郝强来说都是一个艰难的决定,更不用说向来视飞机为生命的飞行员们了。炸了飞机,那不是要断了他们的命根子。

    郝强这会儿没有心情解释这个,所以这么糟心的事情,只能由周舜来办:

    “你现在,可以把咱们的情况当做是当年咱们这支军队最为困难的时候。看情况油料是无法在撤离前送回来了,既然咱们带不走,也不能资敌啊,虽然合成营不一定有人会开飞机。”

    “我的大队长啊,你要记住一句话,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

    保存有生力量,道理当然谁都明白,可是这事儿遭到自个身上,确实难以接受。看着大队长还一脸不痛快的样子,周舜本来还残存的一点好脾气也彻底没了。

    “行了,该干嘛干嘛去。有本事让你的队员把飞机给我推到毛家营子,我就让你留着飞机。”

    将自己的手下爱将赶出去之后,周舜这才苦笑道:

    “终于当了一回败兵之将,这滋味还真是不爽快。老好人,这口气我可是憋在嗓子眼里了,接下来要是出不来,我估计要被气死。”

    谁都不爽,包括郝强自己也不爽,但眼下的形势是之前一次又一次对形势的误判滚雪球滚起来的。

    想要破局,就只能另起炉灶玩另一个游戏。

    听到周舜的感慨,郝强挤出一丝笑容:“这回,咱们认真对待这场对抗。咱们就当自己是当初最为艰难的我军,把合成营当做最为巅峰的蓝军,先辈们做到的事情,咱们也要做到。”

    绝境下的豪气干云,似乎总是显得那么伤感。

    但好歹也还有一丝豪气不是。当陆航团的驻地随着一辆又一辆的车驶出而变得空荡荡的时候,这种豪气中似乎又多了几分无奈和英雄迟暮。

    郝强和周舜必须要感谢这漆黑的夜色。

    正是因为有了它,所以深入到合成营装甲部队身后的步兵们,倒是有机会抽身而去了。

    从之前被投放的战场,到达毛家营子,通过平坦的乡道行军,足足有十七公里的路程。乘坐飞机也就那么一眨眼的事情,可是在夜间行军的情况下耗时却有些漫长。

    虽然没有跟合成营刚正面,可是这一整天战士们的精神都处于紧绷的状态。

    到了暮色降临的时候,即便平时接受过抗疲劳训练,却依旧有不少人陷入了疲惫。

    所以这十七公里路程,竟然走的比平时二十公里武装越野还要久。

    直至晚间九点五十的时候,这些战士才终于跟陆航团的指挥所会合。

    周舜本来是想集结了陆航团所有人之后,就在这夜色里给大家伙做个动员的。

    可是当他看到走路的时候不断点头的战士,一时间忽然就忘记应该说什么了。当脑海中的这片空白终于被填补之后,周舜低声叹了一口气。

    “好了,同志们,现在咱们还处于安全的环境,赶紧休息。今天晚上,所有人都养足精神。现在你们只需要告诉自己一句话,那就是真正的战斗,才刚刚开始。”

    说完之后,周舜便走进了紧急搭建的帐篷。

    看着还趴在地图上的郝强,周舜摇了摇头:“老好人,你也休息吧,累了一天了。”

    闻言,郝强抬头,看着周舜凄惨地笑了一声。

    “哪里能睡得着啊,吃了这么大的亏,我这个心里,当真是难受的紧。说真的,老周,我现在心里七上八下的,怎么也把不准明天以后的战场走向。”

    “我,怕了。”

    < =”-: 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