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七章 一盘烂棋
    己方无一人伤亡,还留下陆航团两架飞机和七名战士。

    沈耘对这个结果已经非常满意了,所以即便没有抓到飞行员,他依旧安慰着眼前有些垂头丧气的汽车班战士们:

    “一个个的,哭丧着脸干嘛呀?啊?来来来,听我口令,咧嘴,嘴角上扬吗,呲牙,对,就这样。虽然没抓住飞行员,但是零伤亡消灭七个敌人,也是大功一件。”

    “这仗要是一直这么打下去,就冲你们这个战绩,咱们早晚得赢。行了,这会儿没事干就开着我们的这辆车去前边晃悠晃悠,让对面看清楚咱们这边人都还在。”

    沈耘指了指自己来时驾驶的那辆越野车,看着眼前几名汽车班战士:“悠着点啊,你们这一群人都上去,那可是严重超载了。”

    至于自己和上官鸣灵,沈耘则另有安排。

    “上官参谋,饿了不?”

    莫名其妙的话,如果不是上官鸣灵知道沈耘的德行,还真以为是在调戏她呢。摇摇头,上官鸣灵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沈耘,示意他说出自己的计划。

    “不饿啊,好,那咱们来个急行军吧。眼看着再过一个多小时这天就要黑了,咱们两个,趁着夜色前往白山头,跟白小军他们会合。接下来的战斗,他们六连是主力。”

    六连是唯一暴露在陆航团眼皮子底下的装甲部队,周顺和郝强肯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之前六连没有遭受大规模袭击,只是因为他们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合成营的指挥车辆上,现在强插不成反被什么,不管是出于发泄,还是出于战略上的需求,六连都是他们的第一目标。

    夜间战斗沈耘并不担心。

    这绝对是合成营装甲部队的长项之一。

    沈耘唯一担心的就是六连单独承受陆航团大部分兵力的进攻,在心理层面有一些低沉的反应。

    他这次过去,并不是为了参加战斗的,也不是去指挥的。而是去给六连站台的,白小军虽然已经初具中级军官的气概,但到底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来磨炼的。

    上官鸣灵闻言,看着沈耘无奈地摇了摇头:“那还是先吃东西吧,好几十里地呢。”

    看着一脸郁闷的上官鸣灵,沈耘哈哈大笑起来:“你这个样子,跟白小军那小子倒是没两样。前一刻好强的要死,后一刻怂的要死。”

    深秋时节,在这山里随便找找就能够找到不少可以补充能量的东西。草草吃了一些,两人便向白山头区域进发。

    跟在沈耘身后,看着沈耘那宛如猿猴般的动作,上官鸣灵恍惚间感觉自己回到了特战分队。

    很多很久不用的战术动作,此时居然被沈耘带着做了出来。

    心里暗自吃惊的同时,对沈耘也更加佩服起来。

    而此时的陆航团指挥室,气氛却一片凝重。

    己方的飞机三番五次出事,就连周舜和郝强两人都有些脸上烧灼了。

    “你是说,你们只是猜测,他们用狙击枪将飞机打了下来?”

    通讯器中,郝强的声音有些低沉,任谁都能够感受到这句话里头隐藏的愤怒——连自己是怎么失败的都不知道,这绝对不是一件可以容忍的事情。

    哪怕飞行大队是陆航团的心头肉,但郝强该骂的时候一点也不留情面。

    “包括飞行员,每架飞机上都快十个人了,你们干什么吃的,连原因都要靠猜。”

    “飞机坠落后,你们有考虑过营救吗?现在两名飞行员和飞机上的战士呢?”

    一连串的发问总算是给了飞行大队长喘息的机会:“他们已经逃出来了,我已经派人去接。相信二十分钟之后,飞机被击落的具体原因就清楚了。”

    听到郝强切断通讯信号,飞行大队还残存的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不过他们脑海中此时盘旋的依旧是那个问题,合成营到底是怎么把他们的飞机打下来的。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陆航团的飞行员们一片哀鸿,但他们不知道,运送油料的队伍也不是那么太平。

    一个连的人,护送一辆重达数十吨的油罐车,保卫之严密,一路上已经让很多过往的车辆感到惊讶。

    只是对于普通民众来说的惊讶,对于战士来说也不过就是让目标变得更加显眼罢了。

    接到沈耘的命令之后,侦查分队很快就判断出了陆航团运送油料的路线。正如郝强想要埋伏计划中回援的装甲部队一样,侦查分队同样在陆航团的油料运输路线上设下了埋伏。

    人不多,连护送的这个连人数的一半都没有。

    但是这并不妨碍侦察分队的战士们借助有利的地形,达到迟滞运输速度的目的。同样的,还有些不满足的马彬,顺带让战士们消灭了不少于他们人数的陆航团战士。

    半空中呼啸了足足大半天的飞行大队在运送回两名飞行员和剩余的不到十名战士之后,也不得不面临一个尴尬的问题——他们的飞机,没油了。

    飞行大队的大队长不得不硬着头皮走进指挥室。

    “报告团长,报告参谋长,飞机坠落的原因查清楚了,合成营使用狙击枪,将飞机的油箱打穿,触发激光模拟系统。”

    “唔。”

    郝强点点头,似乎思索着什么,随即提醒:“告诉飞行员们,之后的战斗要千万注意,尽可能避免类似的情况出现。”

    “团长,参谋长,还有一件事情,咱们的飞机没油了。”

    尚在思索下一步行动计划的郝强身体一僵,随即目光灼灼地看着一边的参谋:“运输油料的队伍怎么回事,这都大半天了,怎么还没有动静?”

    被质问的参谋苦笑着摇摇头:

    “从卫星地图上来看,油罐车走走停停,显然是遭遇了阻击。但是我问过护送队伍,他们说阻击是有,但他们有能力解决,而且油罐车是安全的。”

    郝强并没有迁怒参谋,而是陷入了深深的自省当中。

    目前的情况,驻地已经无法增派兵力去护送油料了。所以无论怎么安排,也只能让这支护送队伍咬牙坚持。

    而且现在飞机也没有油料,想要从前线撤回来一部分兵力去搞后勤,似乎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本来好好的一盘棋,忽然下成了这样,郝强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出了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