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五章 打,直升飞机
    低空视野下看到合成营的车队似乎有些拙劣的伪装,半空中的飞行员们总算是扬眉吐气了。

    之前袭击装甲部队的时候,那边有步兵带着大炮筒子捅他们菊花。但是现在他们可不觉得这些车辆上能够有那么专业的人才来一发千年杀。

    毕竟合成营的步兵就算再牛,也不可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就跟着过来。

    “娘的,这回我要好好出一口恶气。我就不信了,把他们的指挥中心给炸了,他们还能像之前那么嚣张。”

    飞行员中最为年轻的一个,年龄也不过二十六岁。

    之前被合成营一直摁在地上摩擦,心里一直憋着火呢。这会儿终于有机会可安然无忧地报复回来,他如何能不在通信频道里发泄一下喜悦和快感。

    作为这毛头小子的前辈,其他飞行员虽然也带着喜色,不过到底还是残存了一点理智:

    “小子,可别高兴太早。我感觉这里边有埋伏啊。之前的两次交手,他们隐蔽的功夫可没这么差。”

    “行了,别说了,直接在最大射程内开火。我也感觉有些不对头。”

    看这架势,如果不阻止的话,很有可能对话就会一直延续下去,飞行小队的小队长适时出面,下达了命令。

    放在以前,作为陆航团的飞行员,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他都是下命令阻止队员们在摧毁目标之后不要得意忘形,不能仗着胜利做那些高难度动作。

    但现在不一样了。

    在合成营手里吃了两次亏,他们之前的骄傲被尽数摧毁,如果剩下的除了复仇的**,就只有十分的小心了。

    华夏军队的飞行员,如果从能力上来说,绝对不容小觑。万米高空驾驶舱玻璃掉了都能够安全落地,遑论在低空域测算飞机跟目标之间的距离。

    近了,更近了。

    一架架飞机上的飞行员心里都在默默测算着距离,当飞机好不容易来到最佳的射击位置的时候,一个个争先恐后打开了火控开关,对准目标就开始发射炸弹。

    本来就准备被当做弃子的几辆车自然逃脱不了这些人的虎视眈眈,看着车辆上边全都冒出彩色烟雾,飞行员们欣喜万分。

    搞了半天,太阳都快要落山了,终于对合成营造成了损伤。

    对陆航团全体来说,这都是崭新的一页。

    当然了,轰炸结束之后,还有一些扫尾的工作要做。本来飞行高度非常高的武装直升机,这个时候终于舍得下降高度,以印证外界对它们的没有——树梢上的游骑兵。

    扫尾的工作当然就是由舱内的步兵进行,陆航团的兵,无论是伞降还是索降,对他们来说都是必备的专业技能。

    不过,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的方式就是直升机寻找地方降落,然后将舱内的战士全都放出来,然后对方才轰炸过的车辆进行仔细的搜索。

    知道是地方的指挥官,生死不论,带到他们的指挥所,那这次行动就算是圆满完成了。

    只是,他们忘了一开始对自己的警告。

    这么容易得到的一切,真的就这么容易成为事实吗?

    潜藏在这些车辆不远处的沈耘,脸上露出一丝讥讽,随即将这种看似有些骄傲的表情收起来,回头看看身边的上官鸣灵:

    “要降落了,有想法吗?”

    上官鸣灵眨了眨眼睛。

    一种不敢置信的想法从她脑海升起,随即化为质疑冲沈耘说道:“营长,你不会想要打飞机吧?”

    沈耘没有出声,这种既不算确认也不算否认的答案使得上官鸣灵不得不认真地对他讲道理:

    “现在射击的干扰因素太多了,一击不中,就会引起他们的注意。陆航团的这些飞行员,一个个都不是弱手。如果他们紧急降落,把那些士兵都送下来,到时候吃亏的可是咱们。”

    拿起望远镜,沈耘看了看不远处隐蔽的汽车班战士,嘴角忽然扯出一丝笑容。

    “他们下来,然后发现炸的是空车,岂不是更加麻烦。咱们现在要给参谋长争取时间,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对方觉得车炸了,但是人还在这里。”

    “看清楚了,机会只有一次。”

    沈耘放下望远镜,端起属于自己的那支狙击步枪。一瞬间气息忽然变得缓慢下来,如果不是还能够看到因为呼吸身体有微弱的颤动,上官鸣灵还以为沈耘这是挂了呢。

    而在沈耘的瞄准镜内,一架飞机正好落入他的视野。

    这是第一架要降落的飞机,所以此时还在小心地平动,籍此调整合适的降落位置。

    也正是因为它平动,给了沈耘最佳的射击机会。

    “距离,一千三百米;风向,西北;风速,3;空气湿度,83……”

    一些列的数据,在沈耘的脑海中飞速地构建成了一个模型。这一千三百米的距离内的空气流动,乃至温度变化,那种在三维模型中以何种角度射击才能准确命中目标的曲线,使得沈耘在这一刻全然沉浸在这样的虚拟世界里。

    上官鸣灵依旧抱着沈耘会失败的想法,居然无法阻止沈耘,那她能够做的,就只有在沈耘失误的时候,尽最大的可能补救了。

    完全不知道上官鸣灵抱着这种想法的沈耘,终于迎来了最佳的射击机会。

    没有任何征兆,一枚在阳光下闪烁着致命冷光的子弹从枪口射出。

    依照沈耘在脑海中那个模型演示的轨迹,短短一点八秒的时间内,便在直升机的油箱上炸出一朵璀璨的颜料花朵。

    与此同时,激光信号也准确地触发了飞机的接收器,彩色的烟雾瞬间自这架满载着收获喜悦的飞机上飘散。

    “黄雀,怎么回事,你怎么冒烟了。”

    “我不知道啊,怎么回事,预警系统根本就没有任何提示啊。可是为什么会这样?”

    就连飞行员都是懵逼的,但没有人敢说这是激光模拟系统的问题。系统触发是需要一定频率的能量的,根本不可能毫无征兆就出岔子。

    可是,为什么?

    还在思索这个问题的第二架飞机,因为他们对于世界观的认知不足,同样付出了代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