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七章 那个叫的扑街
    谈啸能够为合成营带来什么,韩尚清和毛继红不知道,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看着谈啸离去的背影充满了期待。

    而回到营地的合成营,此时却是另外一番光景。

    爽朗的笑声时不时就会响起在这座偌大的营地的某个角落,跟临近年节一般,官兵们无人脸上不露出笑意。

    沈耘当然也乐呵,但是他很清楚,保持乐观的心态可以,但千万不能从乐观变成自负。

    “参谋长,我觉得咱们需要开个会。”

    找到夏锐,沈耘没有拐弯抹角,直接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我看不少官兵现在有些骄傲,且不说接下来还有很多训练,就过几天五团军官组团过来,他们现在这种状况就不合适。”

    沈耘可不是见不得战士们开心,只是他需要考虑的东西很多。

    五团的战斗力不弱,但只是装甲部队,总体的战斗能力都体现在坦克的技战术上,作战方式到底比较单一。

    如果合成营遇到的是步兵,那又是怎样的情况?沈耘可以肯定,如果自己这次遇到的是一个步兵团,估计虽然最后依旧能够胜利,但只能捞着一个惨胜。

    沈耘还是认为,这次协同做的还不是尽善尽美,装甲部队依然承担了主力,几个步兵兵种的作用没有充分发挥出来。

    而眼下官兵们如果一直持续这种骄傲,五团的军官们过来肯定会闹出不少矛盾,同时借由这些矛盾,还有可能更加激化他们心中的自负。

    夏锐想了想。

    他的脾气倔,但并不代表做事情就不圆滑。沈耘这番话给他敲响了警钟,在震惊的同时,也更加佩服沈耘了。

    能够在这种时候还保持理智,说明沈耘心中还有一个更大的计划。

    “好,赶在五团的军官来之前,咱们开个会。”

    沈耘笑笑:“何必等,看他们现在这么兴奋,直接浇盆凉水。”

    在夏锐惊讶的眼神中,沈耘从口袋里掏出哨子,嘟嘟嘟,尖锐的声音瞬间响彻整座营地。

    “紧急集合。”

    喧闹声顿时将先前的欢声笑语替换,所有人放下手头的活计,迅速回到宿舍楼打背包赶往操场集合。

    夏锐用惊讶的眼神从刚才两人对话的地方一直跟着沈耘来到操场,足足等了好长一段时间,这才看着所有战士全都来到这里。当然,有很多人都被拦在了队列之外。

    看着气喘吁吁的战士们,沈耘眼底里闪过一丝犹豫,不过最终还是将它压下去,冷声呵斥:

    “看在你们在不同的地方,我把时间放宽到了七分钟,结果呢?”

    扬起手中的计时器,虽然很多人看不到,但并不妨碍上边那个固定的时间——九分二十二秒。

    “演习打赢了一场,我这个当营长的都还没膨胀,你们就开始飘了。你们知不知道有个叫帘秋霁的扑街就是这么新增掉到底的?”

    沈耘的话引起了在场不少军官的强烈认同,当然仅限于后一句。

    “今天晚上给我加班加点维修保养装备,什么时候做完什么时候休息,明天开始照常训练。谁要是训练的时候还像今天这个样子,我就直接组织一个思想提升班让教导员专门给你们上课。”

    上政治课,在当下的社会本来就不是含有褒义的词汇。

    在部队里,上政治课更加难受,不仅要在每节课课后写思想报告,还需要做很多很多事情。

    很多战士宁愿流血流汗在操场上训练,也不敢接受这样的先进性教育。

    狠话说在前头,沈耘的语气逐渐软了下来。

    “我不是见不得营地里欢声笑语,事实上如果每天都能够这么乐呵,我何尝不开心。但是同志们,现在还没有到该乐呵的时候。”

    沈耘指了指营地外边。

    “五团的战斗力,在咱们第二装甲师算是不错的,可它毕竟只是一支装甲团。咱们未来要面对的,可能是步兵团,是工兵营,是炮团,是特战分队……”

    “甚至还有可能,是一个师。”

    “面对这些部队,你们自己摸着胸口说说,就凭这次体现的战斗力,咱们能咧开嘴笑出声来么?”

    “反正我觉得不能。”

    率先给出自己的答案之后,沈耘叹了口气:“咱们这段时间耗费的资源,已经能够培养一个加强团了,可是咱们的战斗力却仅仅体现在打赢了一个不满编的装甲团,你们跟我说说,我怎么向上边交代?”

    “除了十二月和一月,咱们能够训练的时间只有三个月了,我希望你们收起骄傲,记住今天这种胜利的感觉,好好训练,一直保持它,听清楚了吗?”

    大棒加甜枣,还别说,官兵们就吃这一套。

    骂了骂了,劝也劝了,鼓励也鼓励了,沈耘最后才想起最重要的事情。

    “对了,说个事情。五团过几天,上上下下十来号军官要过来到咱们营学习,你们尽早把心里那点小得意给我收起来。”

    “这次学习团规模宏大,上到团长,下到连长,训练的时候,你们可以六亲不认,但是训练之余,他们还是你们的首长,一个两个要还是跟今天一样,我可不给你们背黑锅。”

    官兵们会意地笑了笑,到底还是收起了内心的得意,开始仔细审视沈耘的教训。

    把两件事情都说完之后,沈耘也知道继续啰嗦似乎没有什么意义,还不如让战士们加紧对机械进行保养。

    “行了,各自带回,赶紧维修保养,今晚司务长拨了钱搞了不少猪肉,红烧肉在等着你们。”

    看着战士们各自带回,夏锐来到沈耘面前:“你这个营长,当的越来越有团长的气势了。我可是看出来了,你小子嘴上说的一套,其实心里比谁都骄傲呢。”

    沈耘张大了嘴巴,一脸惊奇的样子。

    “这都被看出来了,厉害了啊,参谋长。”

    “你说我一个营级军官搞出这么大的阵仗,表面上还要保持冷静,心里总得让我得意一下吧。也就今天一天,乐呵完了还得继续训练,到那个时候谁还有心思想这个。”

    夏锐只是提醒一下沈耘,见他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就知道沈耘说的是真的。

    点点头,夏锐径自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