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五章 自请去农场改造
    

    指挥所这边遇袭,黄连口的战斗局势也并不乐观。

    有沈耘坐镇跟三位营长斗智斗勇,加上三个连出色的技术,虽然比马彬他们要晚了很多,但到底最终胜利的天平还是缓慢向合成营移动了。

    而乘车来到合成营指挥所的五团长,站在门口却忽然有些止步不前。

    嘴上虽然说的坦然,可是真正面对三位首长的时候,他的心里还是有些不自在的。

    “进来吧,杵在门口干什么?”

    黄曦虽然钟爱合成营,可是五团一样是他手心的肉。五团长的境遇他不得不出言帮忙,似此时徘徊不前的举动,就需要他化解其中的尴尬。

    五团长摇摇头,掀开帐篷,重新迎接灯火通明的环境,可是他的头却低了很多。目光所及之处,只是黄曦他们的胸膛。沉默了一阵子,这才重新抬头,抬手敬礼:

    “副司令员好,濮主任好,师长好。”

    被问好的三人点了点头,而毛继红则指了指自己身边的椅子:“过来坐。”

    五团长不怕挨骂不怕挨处分,可就是怕首长这种怀柔的态度。

    这让向来都有些骄傲的他忽然就有种羞愧到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感觉。

    “副司令员,败军之将,不敢言勇,我还是站着好了。”

    “叫你坐你就坐,哪来那么多臭毛病。过来,坐下。打次败仗就这个样子了,将来还怎么把更重的担子交给你?”

    毛继红一段训斥终于让五团长心里好受了不少,而黄曦此时却露出了一丝笑容。

    演习吃败仗,在不设剧本的情况下,对失败一方的主官来说是相当不利的一件事情。

    因为看重结果的首长会感觉这是带兵不力的体现。

    黄曦刚才非常担心五团长因为这次突然的对抗遭受牵连,以至于往后的路变得看客。

    但现在毛继红的话显然还有一层额外的意思,那就是五团长并不会因此担负太大的处分。

    “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连自己怎么失败的都不知道。现在你也算是退出对抗了,以旁观者的角度看,你觉得五团是怎么败的?”

    毛继红看着五团长,眼睛里没有一点责怪的意思。

    被首长这么安慰,五团长平生还是第一遭。

    得到重视的感觉油然而生,回答自然就非常诚恳了。没有回避,五团长沉声说道:

    “第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我跟我们的指挥层,对合成营都有一些轻视。”

    “如果我一开始知道合成营的战斗力,我是不会布口袋阵等他们上钩的。我很清楚,合成营装甲部队虽然只有一个营,但是他们的技战术确实比我们强很多很多,这一点上,我们五团需要虚心学习。”

    这算是一个简单的复盘了。

    五团长直接从头否定了自己等人的部署。

    而他还在继续。

    “第二个就是我们在保障层面一直处于弱势。他们的工兵部队在我的地盘上肆意构建路障,他们的通信兵直接监听我们的战斗部署,可是我们却无能为力。”

    “第三个就是我们这些军官的问题了,心里还是胜负欲太重,以至于在大局上还是有些犯浑……”

    五团长越是坦然,越是发现自己这边有很多问题。

    反正也放开了,有什么说什么,到最后还真是把自己剖析了一遍。

    毛继红一直在认真地聆听,看到五团长终于说完,却并没有第一时间发表意见,而是抬头看着站在一边的夏锐:

    “夏参谋长,你认为呢?”

    夏锐闻言,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

    “五团长只看到了自己这边的失误和劣势,却没有发现这场对抗真正的胜负点在哪里。”

    “事实上,从战斗爆发的那一刻开始,五团就一直在跟着我们的节奏进行运动,整体来说非常被动。正如五团长所言,他们被胜负欲冲昏了头脑。”

    “但这只是主观层面的原因,客观来讲,是你们没有认真剖析我们的战斗思想,所以根本还是拿以前演习的那种思路组织对抗的。”

    “我们是合成营,你们很清楚我们有什么,却不知道我们拿着这些部队做什么。小分队突袭你的指挥部估计你想都没想过,因为这是特种部队才有可能做的斩首行动。”

    “你们觉得我们攻击你们的二营是围点打援,可是却没有想到我们会主动出击。”

    “我们的电子对抗分队不仅在监听你们的战斗部署,还在屏蔽你们的通信信号,以达到拖延时间的目的。这些往常都是一个师才能完成的任务,被我们一个合成营完成了,你肯定是想不通的。”

    “合成营的价值就体现在这里。”

    夏锐的一番分析,其实就是把合成营的优势说了一遍。

    这也是夏锐的一点小心思,合成营想要在首长面前留下深刻的印象,除了踩对手上位,只能是主动介绍自己的能力了。

    毛继红点点头,示意一直站着的夏锐坐下来。

    “你们各自都说了一些原因,我觉得已经基本上能够作为这场对抗的总结了。你也不要担心,我们不会因为这次对抗,就否定你们五团的军政主官的能力。相信今天换做其他一个团过来,也只能是这个结果。”

    毛继红直接地安慰了一句五团长,似乎还觉得不放心,刻意嘱咐了黄曦一句:

    “你是师长,应该明白今天这场战斗中各种因素的不对等。不要因此耽误了这些优秀军官的前途。”

    五团长此时眼睛里只剩下感激了,想了想,他还是当着毛继红的面请求道:

    “首长能够格外宽宥我们,我们心里很感激。但是吃了败仗,不接受一些惩罚也不太好。我主动要求,这次对抗的事宜处理完之后,我去团农场呆一段时间,把我心里的官僚气息打磨一下。”

    “此外,我还有一个请求,在接下来这段时间,我团的连级及以上军官能够到合成营,以普通一兵的身份学习他们的先进作战思想和高超的技战术。”

    五团长的态度让毛继红很满意。

    “很好,我没有看错你。你也别去农场改造了,也来合成营,当一回兵,跟他们好好学习。”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