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七章 咱们再等等
    “报告,电子对抗分队已就位。”

    凌晨五点半,夜色的掩映下,第一支分队按照部署到达既定位置。敌未动我先动的计划就此从背地转为明面,而工兵分队也不甘落后。

    将沈耘一行接应过河之后,短短两个小时,他们就在五团右翼兵力支援的必经之路上设下大量障碍。

    “报告参谋长,工兵分队完成任务,请指示。”

    “找安全位置休息,等战斗打响,你们负责帮助装甲部队进行快速运动。”

    这一夜就属工兵分队最累,干的都是体力活,到现在位置还没有任何休息的时间。夏锐很清楚工兵在战斗打响之后的巨大作用,所以并没有继续给他们加担子。

    工兵分队进入短暂的修整,而装甲部队还在运动的路上。

    沈耘此时格外注重对情报的收集。

    “电子对抗分队,现在开始尝试着破译他们的通信频道,然后监听他们的指挥情况。不要求成功,但不能被发现,明白了没有。”

    今天的电子对抗分队可不像之前那么草鸡了。

    对运动的路线有了选择,他们直接选择绕路而行。这样不用遭受之前那些路段的折磨,此时正舒服着呢。

    听到沈耘的吩咐,黄靖只是选了两个人进行破译,其他人还是进行休息。

    了解电子对抗的人就知道,这是一个人多了也并没有什么用的活。懂行的,两个人就可以搞定,不懂行的,就算来一个营,照样不行。

    他们现在就是欺负五团没有跟他们一个级别的电子对抗手段。

    两个人的速度很快,在黎明的曙光刚刚照在掩蔽他们通信车辆的枝叶上,结果就已经注定了。

    “营长,现在我把他们的通信频率转接到你的接收器上,你随时可以听到他们的通信内容。”

    在信息方面实现了全覆盖,此时的五团对沈耘来说,简直就是一丝不挂的姑娘。

    当然了,在这个时间点,五团的通信频道里还没有太多的有用信息。

    毕竟他们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发现沈耘他们的任何痕迹。

    而在五团的指挥部,经过轮番休息之后的五团三巨头,此时正一起趴在地图前,不断地用尺规进行比划。

    “不对啊,师长不是说了合成营晚上就会出发的,就这点距离,乌龟都能爬到地方了,你说这合成营怎么还没到。”

    五团长这会儿就纳闷了,其实依照他的估计,昨天晚上合成营很有可能长途奔袭的,所以他让四个营的兵力整整警戒了一个晚上。

    但这一夜是白等了,还有些疲惫的五团政委摇摇头:“难道他们是在用疲兵之计?”

    疲兵之计,自然就是让自己这边虚耗兵力,使得战士们在战斗来临的时候无法以最佳的状态来应对。

    以双方的兵力对比,未尝没有这种可能。五团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很有可能,既然这样,那就让战士们吃过早饭之后,依旧分批休息。”

    “团长,这样做,他们打突袭的时候会不会反应不过来?”参谋长还是有些担心,不过五团长已经做出了决定:“就这样办,到时候让战士们加强警戒就是了。”

    他的命令立刻通过无线电信号向属于五团的四个营地传播,只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居然还有一个接收器接驳了进来。

    听到这项命令,沈耘笑了。

    “那个谁,在小本本上记录一下,五团在尚未了解敌人动向的时候开始轮番休息,可以作为攻击的契机。”

    “营长,这个要当做命令发出去吗?”

    一脸严肃的战士有些激动地问道,不过沈耘却摇了摇头:“这次的指挥都听参谋长他们的,把情况汇报过去就行了,不过当命令。对了,闲着没事,让战士们出去把装甲都做一下伪装,然后咱们躲进林子里休息。”

    沈耘笃定,夏锐不会在这个时候发起攻击。

    到底还是对抗,自己这边占尽了便宜的情况下,如果还要趁人之危,在首长面前总归有些吃相难看。

    五团到底还是二师的团,说起来还是合成营的老大哥,这么搞,很容易没朋友的。

    看着这名战士顿时没了先前那种兴冲冲的表情,沈耘笑骂一声:“你个小家伙,还是太年轻,就知道一味冲杀。别的不说,现在难道肚子不感觉到饿吗?”

    这不说不知道,一说还真是提醒了所有人,此起彼伏的肚子咕咕叫的声音让沈耘一阵摇头。

    “各单位注意,伪装战车,然后就地吃饭休息。距离战斗开始还有一些时间,争取都养好了精神,先拿个头彩。”

    沈耘激励士气的本事是合成营公认的,经他这么一说,所有人迅速下车利用附近的树枝和灌木将各自的装甲隐藏好,然后花费十多分钟的时间做好无烟灶,就地埋锅做饭。

    沈耘猜测的没错。

    夏锐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内心就陷入了挣扎。

    他非常清楚,如果这个时候发起战斗,肯定能够取得相当大的成绩。可他夏锐是什么人,从一个团级参谋长调到合成营,跟很多人一样,他迫切地想要证明自己的能力。

    但是,夏锐又跟别人不一样。

    能够被郎天平嘴上骂着驴脾气,却依旧看重的人,自然不会为了证明自己就不顾一切。

    除了证明他自己,他还想证明合成营。

    在上官鸣灵等几个参谋有些期待的眼神里,夏锐轻轻摇头:“不,最佳时机还没有到,咱们再等等。”

    夏锐到底在等什么?除了沈耘,估计没有人会知道。

    跟着夏锐差不多一年过,沈耘非常清楚夏锐对指挥艺术的理解。谋打赢对夏锐来说,可不是战略上稍胜一筹的意思。

    如果不能用最小的代价来获得最大的胜利,对夏锐来说这就是失败。这次的胜利,不仅包括瓦解五团的战斗力,更重要的是让首长们看到合成营的优势。

    通过电子对抗占便宜,实在有些太过简单了。

    夏锐觉得还不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